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十八 – 蕭鳴鴻醒了

屋子裡所有的人都看著夜承影,夜承影看著廳門道:「我馬上過去。」

「承影,我陪妳去。」

夜承影扭頭看向了昊天承,見他都已經站了起來,她眼珠子轉了轉後才點了點頭。

她徑自往門那處走,昊天承緊跟在她的身後,臨出門的時候,夜承影回頭向屋裡頭的一眾道:「你們先用膳吧,我去去就回。
藥人以及其他的那些,晚些我們再商議吧。」

「沒關係,就等妳吧,我要先去看看靈兒。」

「我也要回一趟王府陪晴兒吃個晚膳。」

夜承影看了眼昊天嶺,目光有些複雜地道:「嶺兒,他醒了,恐怕一見到承兒就會向承兒問起鞏毓靈的事,那事……回頭,你自己解釋。」

「知道了。」

言罷,幾人往各自要去的地方去,在廳內的修苒及雲頎對看了眼,也先離開這處,去辦各自要辦的事。

 

昊天嶺的腳甫進了蓮華芳沁的後廳,不一小會兒小武也端著個托盤進來道:「主子,郡主的晚膳……」

「端過來吧,我來餵。」

「是。」

小武把托盤放在床榻旁的小几上,就準備要退下。

她走了兩步,身後的昊天嶺忽然開口道:「地龍的溫度降了。」

小武回身站好,躬了躬身子道:「是,下午您在議事,藥師有來過。」

她瞧了眼昊天嶺正在把自家郡主溫柔地抱起,拿了那碗薄粥正要餵食。

這樣的情景,過往在府內是不曾聽聞過的,即便是前王妃還在府內的那段日子裡,主子的眼眸裡雖帶了些柔和寵溺,可也不曾對誰有像如今這樣,什麼都儘可能的事必躬親,主子對郡主的感情之深,由此可見一斑。

這對於她們這些王府的奴僕、下人來說,能看見主子們過得好,自己也才能過得好。

尤其,她自己可說是看著主子與郡主這樣一路而來,對於位高權重的主子能這般地愛護郡主,郡主也愛慕著主子,再過一段時間,也會有小世子或小郡主的出世,自己都忍不住想去趟金閣寺、燒香感謝上天了。

只是……最近在府外,似是不太平。

許多流言蜚語都扯上了郡主,可自家主子不僅不管,還彷彿是置身事外的形容。

周夫人為此,特地召了她們幾個在蓮華芳沁侍候的侍女去說說話,要她們好好地作好自己的事,別亂嚼什麼舌根。

「走神了?」

昊天嶺的聲線冷冷地響起,小武嚇了一跳,趕緊撫著小心臟道:「奴婢不敢。」

「為什麼地龍的溫度降了?藥師是怎麼說的?」

「是,慶長藥師說承影藥師先送回來的熱沙花子,在郡主體內的藥效良好,現在開始,地龍只要保持一般的溫度便行。
另外,一日要讓外頭的寒風透進來二回,好刺激郡主的身體恢復。」

「藥師有說郡主何時能醒麼?」

「回主子,沒有。
不過藥師有說,今晚開始的藥膳粥先吃個幾回,為郡主多補些氣,應該就可以曉得郡主何時能醒來了。」

「知道了,妳先下去吧。」

昊天嶺在小武離開一會兒後才把藥膳粥及藥湯餵完,只是他今晚,並未如以往那般,幫她撫了撫後背就讓她躺下。

他抱著她,讓她的頭窩在自己的肩窩,長指捲著她的長髮玩。

「寶貝,妳要何時才肯醒來呢……?」他的聲音飽含著繾綣,其中還有淡淡的希冀與祈求,可他懷裡的人兒並未因這悅耳低沉的男聲而有任何動靜。

昊天嶺怔愣地看著床榻尾端的床欄,靜默了好一會兒後復又道:「蕭鳴鴻回來了……妳想見見他嗎?」

 

夜承影與昊天承踏進琉璃居的廂房時,蕭鳴鴻正好被小藥童餵完藥湯要側躺下來。

「蕭兄,你可終於醒了。」

榻上的蕭鳴鴻經過這幾日的救治,面色已不若剛中那些帶毒血刃時的黑沉,不過,因為當初大量的失血,面上顯得有些蒼白與虛弱。

「夜兄。」蕭鳴鴻抬眼先看見夜承影,後來才看見她身後的昊天承,便掙扎著要起來行禮。

昊天承一個錯步,上前扶了蕭鳴鴻一把道:「你受了傷,就不必多禮了。」

「多謝殿下。」

「你現在覺得如何?」

「還行……就口有些乾」

昊天承為夜承影搬了張椅凳過來,夜承影也不客氣,就坐了下來。

她抬手摸蕭鳴鴻的額頭時,蕭鳴鴻看著昊天承與夜承影,他們看起來不如往日那般,見面總是針鋒相對的形容,不禁勾了勾唇。

夜承影並未注意到蕭鳴鴻在笑,只是說道:「熱度退下去了,再過兩日毒素就能全排出來了。
來,你趴著,我瞧瞧傷口有沒有再裂開來。」

蕭鳴鴻聞言,面上有些猶豫,可夜承影又催促他,「你那後腰傷得很深,因為毒素的關係很難癒合,再加上這幾日趕著回來,路上難免顛簸,我都是在你喝過藥的時候換的傷口。」

蕭鳴鴻是看昊天承與夜承影之間不僅相安無事,還似是湧動著什麼情愫,想他們或許已把對彼此的愛戀都說了開來,所以昊天承在這兒杵著,是不是自己找別人來處理傷口比較好。

可不待蕭鳴鴻開口,夜承影又道:「哎呀,要幫你處理那些傷口,你全身上下我哪兒都看過了,你有什麼好害羞的。」

此話一出,昊天承的神色沉了下去,蕭鳴鴻那蒼白略帶著中毒黑沉的臉起了一抹紅暈,他不自然地咳了咳。

「怎麼?又想吐血了?」

夜承影的上身往蕭鳴鴻的身側靠,右手把旁邊的小銅盆拿了過來放在蕭鳴鴻的嘴前,左手撫上蕭鳴鴻的後背,輕聲道:「真要吐就別忍著,那些毒血及積鬱的血能吐出來是好事。」

「沒、沒事……」

夜承影鬆了口氣,把小銅盆放回原本的位置道:「那就快趴下,讓我瞧瞧傷口。」

「這……能讓小藥童或誰來處理嗎?」

「蕭兄,你信不過我?」

「不、絕對不是這樣的,妳的醫術我怎可能不相信呢。」

「那到底是……?
可以別這樣磨磨嘰嘰的麼,你還是不是男子漢大丈夫呀!」

蕭鳴鴻窘迫地抬眸看向了昊天承。

昊天承看見他投來求救的目光,立刻就瞭解了蕭鳴鴻的意思,神情也不再那麼沉。

昊天承出手按住了夜承影的肩膀道:「承影,妳別這樣,蕭鳴鴻被妳嚇到了。」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