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九十一 – 會看眼色

話落,面上還是忍不住淚痕交錯的德妃,再無心抬手擦去淚水,她只曉得自己得不停地把頭叩向地面,期望光武帝能心軟、放過自己唯一的兒子。

光武帝睨著這已陪伴自己三十載的女子。

昔日對妝容一絲不茍的她,現下頭髮多少散亂了些。她跪著的地上雖鋪有冬日裡使用的厚毯,額上還是因她連續用力的叩頭動作出現紅痕……

繼續閱讀…

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八十九 – 首次敬酒

光武帝點點頭,看向一眾道:「另一件喜事,就是你們世叔母及世叔父要認靈兒為義女。」

鞏毓靈聞言驚了一驚,她看向昊天嶺,想證實這事情的真實性,昊天嶺勾了唇角、輕捏她的掌心。

「靈兒,明日的晉封典儀是我們兩國國主一起挑選出來的好日子,可見妳義父義母對於收妳為義女一事的重視程度。」

雪皇接……

繼續閱讀…

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八十八 – 喜事

鞏毓靈垂下眼眸,避免昊天嶺看見自己即將奪眶而出的淚水。

昊天嶺輕輕地吻了鞏毓靈的額頭,「寶貝,我們既相愛又已互許,無論如何,都別離開我好麼?答應我,不管妳我去到哪裡,另一個人都要相隨好麼?」

鞏毓靈未料昊天嶺會說出這番話,她霍地抬眸,淚水不可控地自頰旁滑落,她哽咽道:「可、可我……可我若……

繼續閱讀…

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八十七 – 彼時還未……

「嗯……」夜承影轉向一旁的醫官們問道:「娘娘的傷,最開始是誰看的?」

排在第二列、第一位的醫官聞言出列,「回藥師,是下官看的。」

「你是……?」

「下官是醫副長林程。」

「林程,可以說說當時你是如何診治的麼?」

「是。當是時,下官隨行在隊伍之中,所以娘娘一出事,下官就上……

繼續閱讀…

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八十六 – 傷痕

她的話音還未落下,隔屏之後就有一隱隱約約的身影站起,不多時,一位中年男子就從屏風後轉了出來。

「藥師免禮。」

「陛下。」

「真是多年不見了……
寒暄的話就不多說了,寡人今日找你來,是因為主后的腿,請藥師務必治好。」

「陛下與承影也是相識多年,想必知道承影是個重諾的人,如果承……

繼續閱讀…

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八十五 – 核桃

「這位官長,我家藥師一向習慣我在身旁侍候,還請通融通融。」

侍衛長冷著臉搖頭道:「抱歉,鄙人也是依著陛下的旨意。」

修苒神情焦急,她明白自己不可能在這兒明目張膽地與琮瓍的侍衛槓上,只得在心中想著對策。

馬車上的夜承影一點兒都不受影響,她道:「苒兒,東西給我就行了,好好地在這裡休息。……

繼續閱讀…

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八十四 – 入丹園

「是,把去探訪的人回傳的消息歸併後可以發現,約莫是十年前左右,有朝廷的人以重金買走了雙生。
雙生最初是由幾代前的鎮國巫女所練,並做了實驗確認其功效可讓使用之二人串連起二人各自的命數、讓人同生同死,因此,當時有許多人手捧重金去向巫女求取雙生。
可雙生在實際使用時,經常是會應用在瀕死之人身上。
那……

繼續閱讀…

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八十三 – 尋找雙生

「師父還能撐一段時間,再不濟,我們會進樓閣裡。」

「樓閣!」慧也可達的眼眸亮了亮,卻很快又暗了下來,「樓閣擋得住那些人麼?」

老者輕嘆了口氣道:「若是能知曉廉貞到底想做什麼就容易了……偏生……」

一名白衣、廣袖及身上不少處綴有靛青色飾帶的少年扭頭向老者道:「師父,還是無法同宇極碧影……

繼續閱讀…

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八十二 – 開解

「有時候,要理解一件事,需要的只是時間而已。
所以,真想不透的事可以放下個幾天,沒準兒就會突然蹦出答案來,又或者是回頭再想、或妳請教人的時候,忽然就能理解過來。」

「好的,姐姐,芳昱會試試看的。」

「嗯。」鞏毓靈笑著點頭。

「毓靈呀,老夫能理解在上位的人為了通盤考量而讓許多事情被……

繼續閱讀…

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八十一 – 殿下對姐姐不好嗎?

偏殿裡,鞏毓靈行雲流水地沏著茶,鞏老爺有些玩味地瞅著鞏毓靈、等她開口。

鞏毓靈知道老爺子一直盯著自己,她咬了咬唇,面有緋色道:「老爺子,您都知道了?」

「是已經知道一陣子了。
王妃您……」

鞏毓靈打斷了鞏老爺的話,佯怒道:「老爺子,毓靈是您的晚輩,若不是您,毓靈今兒也沒法兒站在這……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