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六十一 – 有人求見

流風不知是如何從洞底的石牆前靠近過來的,或許他是一個箭步就近了夏文嫣的身吧。總之,他趕在那百足蟲的最後一隻腳正要進入夏文嫣體內的當口兒,人已站在夏文嫣的身前。

他一把從夏文嫣的小手裡搶過香爐,另一手粗魯地將香爐的頂蓋彈開,不管不顧地拿起了裡頭正燃著的香料,看準了百足蟲的最後一腳進夏文嫣口的瞬間……

繼續閱讀…

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六十 – 聖女

「妳、妳是誰?」她強壓心底的恐懼,仔細地看著女子。

這一瞧,可就看出眼前的女子年歲不大,約莫只有二八年華。

那張臉蛋除卻睜眼時、眼眸處只有兩個烏溜溜的圓洞不看,可說是國色天香也不為過,再以衣著來判斷,這女子很可能在她的族人之中擁有很高的地位,可為何會一副生活在此處的模樣,令人想不通。……

繼續閱讀…

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五十九 – 青煙招來的女子

夏文嫣睨了流風一眼,見他唇角的笑意頓覺得有些詭異,她蹙起眉頭正眼看向了他。

對於那二道有如箭矢般飛來的探察目光,流風並不以為意,他只是淡然地道:「嗬,既是姑姑讓流風來保護公主的,流風此時不挺身而出、又該何時挺身而出?」

話落,還不待夏文嫣有所反應,他已是毫不猶豫地往前走了去。

夏文……

繼續閱讀…

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五十八 – 青煙

就在此時,她的前胸有一股灼熱感,那熱感隨著時間愈漸燙人,到後來可說是有如一塊烙鐵直接燙熨在了胸口,到了讓人無法忽略的地步。

她忍著疼拉了拉前襟,發現那炙燒感的位置來自掛在頸項上的那塊麒麟玉珮,她當機立斷把那玉珮從衣裳裡掏出來,想察看個究竟。

麒麟玉珮一出,胸口不疼了,玉珮的溫度甚至在極短……

繼續閱讀…

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五十七 – 枯草堆裡的東西

她逐漸靠近了那堆枯草,輕易便看清了那草堆上飛舞著的,真是這季節裡根本不可能會有的螢火蟲。

夏文嫣凝眉,看向了跟在身後的流風。

流風並未理會她眸中求助的眼神,只是淡然地看著她那不受控的身子繼續往前行。

當夏文嫣走近到枯草堆前幾步的距離時,那堆枯草已是藏不住裡頭所包覆的點點螢光。……

繼續閱讀…

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五十六 – 那道光

「那……我們就不報仇了?」

「當然不是這樣,我們與她之間的仇當然還是要報的,妳先沉住氣聽我說。
這個御王……等等,我想起來了……
方才那姑娘所說的御王該不會是那個大名鼎鼎的戰神御王吧……?」

鞏毓秀聞言蹙起了眉,「來了這麼久,御王的功蹟也聽說了不少,好像不曾聽聞過有其他同為御王名號的……

繼續閱讀…

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五十五 – 合謀?

「十多日之前吧。」鞏毓秀鬼使神差地回道。

「十多日之前……?」夏文嫣的左手食指在自己的左頰上點了點,笑意嫣然地道:「嗬……妳真的確定她已經死透了麼?
本宮倒是知道一個與妳長得有幾分相似的女娃還活著呢。」

鞏毓秀的秀眉微揚,驚道:「怎麼可能!」

「本宮知道的那個女娃娃就住在天耀王朝……

繼續閱讀…

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五十四 – 死了?

「王爺,修苒說她已經把暗語發散到江湖裡了,就看東方師兄能不能在看見暗語之後同我們聯繫了。」

「好,我知道了。
對了,夏立那處的情形如何?」

「……屬下本想這事不急,明早再稟的……咳咳……屬下多言了。
暗衛回報,夏文嫣如王爺所預料的,果真是利用夏文淵進了夏立都城、意圖逼宮,可夏皇不退讓……

繼續閱讀…

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五十三 – 定下日期

「二位兄弟,能請問一下嗎?」

「蕭大夫請說。」

「我想請問你們是否知道殿下平日都在哪兒處理公務的?」

「回蕭大夫,郡主這回病重以來,殿下就都是在前廳這裡處理公務的。」

「所以殿下現在只要在府內,基本上都是在蓮華芳沁囉?」

「是的。」

「那現在郡主沒事兒了,殿下還是……

繼續閱讀…

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五十二 – 他對妳好嗎?

她曉得自己左手的狀況後閉了閉眼,換成右手去試。

右手的情況雖較左手來得好,可也很難實實地握緊湯杓。

她好不容易握好了湯杓,直接就試著去舀粥。

這一連串的動作看得蕭鳴鴻心疼得緊,他很想去幫她,可又曉得她在這方面一向是倔得很,能自己來絕不拜託別人。

再說,這復健本就是傷者自己的功……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