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水面下的情景 – 之一百零四 – 意味著什麼?

「承影……。」

「你不會明白的……愛上我的你只會……。」夜承影的雙眸無光、愣愣地低喃著。

霍地,她發現自己正面對著昊天承,便趕緊眨巴了幾下眼睛,昂起頭試著把又將蓄滿的淚水給強逼回去,看著昊天承那擰起的眉頭淡淡地道:「我們之間真不適合……也不可能,總之你別愛上我,也別再逼我。」

「妳……。」昊天承覺得夜承影的話中有話,可他一時間無法理解出夜承影話裡話外的真正意思,只是見她那雙含著淚光點點的眼眸以及還在偽裝著堅強的形容,心裡對她十分心疼。

夜承影在此時瞥見昊天承困住自己的雙臂似是鬆動了幾分,用力地推開了其中一隻手,頭也不回、飛也似地跑走了。

昊天承這回未再去追她,只是望著她的背影將手撫上了自己的唇,回味著先前的吻。

在距離昊天承不遠處的地方,有一個男子悄悄地靠近了一根雕花柱,跟著,他伸出手摀住了那柱子後方藏著的一個嬌俏身影的嘴。

那女子起初是被嚇了一跳,正欲掙扎時認出了環抱著自己的人,便由著那人將自己帶離開。

她們離開時,昊天承只是朝她們離開的方向望了一眼,便也往自己的居所方向去。

 

「如何,妳看到了什麼?有精彩麼?」溫潤的聲音在女子的耳畔處響起。

「呵呵,策哥哥,可精彩的了,可惜你沒看見。」

「這樣呀。那真是可惜了。」

「嗯……承影藥師說的『你不會明白的……愛上我的你只會……。』會是什麼意思呢……?」

「怎麼了?妳在喃喃自語著什麼?」

「沒什麼。對了,策哥哥,承哥哥同承影藥師的事你都知道吧?能說給我聽聽麼?」

「嗯,回府我再同妳說說。」

 

鞏毓靈在義莊裡休養了三日,身子並未完全好轉,她感覺身子比先前更沉,早晨亦是都睡到了日上三竿才起得來。

這日,她才醒來,揉著惺忪的睡眼正要起身的時候,辛媽開了門進來。

「哎呀,我來的正是時候呢。」

「辛姨早安……阿姨有什麼事麼?」

「三得藥鋪的元谷藥師來了,說是要幫妳看一看身體恢復的情形。」

「這樣呀,那待我洗漱一下好麼?」

「嗯,那樣也好。」

待鞏毓靈洗漱好,辛媽便到廊下請了元谷藥師進屋。

「鞏姑娘。」

「元谷藥師。」

二人互相做了揖,鞏毓靈奇怪道:「藥師今日來有什麼事麼?」

元谷藥師笑了笑,「是金掌櫃讓來的,金掌櫃見姑娘落水後都三日了還未去過藥鋪,怕是姑娘有什麼意外過不去鋪子裡,便讓我來看看姑娘有無大礙。」

鞏毓靈挑了挑眉頭,暗道:是你想念我體內的蠱蟲了吧……。

她腦子裡雖然是這麼想的,可她還是勾了勾唇道:「金掌櫃真是客氣了,麻煩藥師回去幫我謝謝他的惦記還有他幫的大忙,等我身體大好,再回頭做些點心送到藥鋪裡。」

元谷藥師頷了首道:「好,我會轉達的。」

話落,他目光往身旁的辛媽看去,辛媽忙道:「藥師……怎麼了嗎?」

「嗯……我這個人看病一向不喜旁人待在身側,可以麻煩妳在外頭候著嗎?」

「這……。」辛媽的目光看向鞏毓靈,鞏毓靈道:「辛阿姨,上次我在三得藥鋪讓這位藥師看診的時候,他也是會讓病人以外的人在診間外等候。」

鞏毓靈看著辛媽的眼神,想了想又補充道:「他是個正直的人,阿姨妳不用擔心的。」

「這樣呀,那好吧,我先去隔壁看看小葉子。」

「麻煩妳了。」

辛媽一離開房間,果然元谷藥師已是端不住了,他的神情已轉換成像是一隻見到肉骨頭的狗兒一般,十分興奮的樣子。

鞏毓靈見他面色有如川劇的變臉之快,不由笑了出來,只是她再如何覺得好笑,依然是不忘將手往前伸直,示意元谷藥師先別動。

「怎麼了?」元谷藥師見她要自己先別靠近,不解地問道。

「藥師,我想先問問,這回你要檢查蠱蟲的狀況,能不像上次那般疼麼?」

「噢,原來妳是怕痛呀。」他的手忙著前後煽了煽,急道:「不會了、不會了!」

「哎呀,都說一回生二回熟麼,那回可是第一次,蠱蟲對我陌生得緊,我愈是要牠浮出來,牠反抗的力道當然就愈強,妳就理所當然地跟著受罪了。
經過了那回,蠱蟲已經知道我不會傷害牠,也就不會那麼地反抗了……噢,對了,妳落水昏迷時我就有讓牠再浮出來,那時妳也沒感覺到痛吧。
而且妳落水這事讓牠的元氣大損,這回我再讓牠出來,牠不會有什麼反抗,妳就不會那麼疼了。」他蜷縮起後三指,將食指與大姆指靠得極近向她道:「這回只會有一點點的異物感而已,妳放心。」

鞏毓靈點了點頭,面上道:「好吧。」可心裡卻腹誹道:昏迷時會感覺到痛麼?

元谷藥師要鞏毓靈坐好,便喚了蠱蟲上浮,他看見蠱蟲活力很差,還從原本肥肥圓圓的胖蟲子變得瘦瘦長長,心裡感到十分地不舍,忍不住說道:「妳可要好好地養著,還我個大胖蟲子來。」

「蛤?」鞏毓靈對於元谷藥師突如其來的話語弄得是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禁不住直接蛤了一聲。

元谷藥師看了她一眼,手一搭,改換成給她切脈。

切脈時,他淡淡地道:「說好的,妳到時拔蠱要找我的,這蠱蟲就是被我給訂了,妳不好好地替我養著,難不成還要讓牠給餓死?」

「我……。」鞏毓靈不曉得該回什麼,只好尷尬地望著天。

終於,元谷藥師切好脈,低頭刷刷刷地寫著方子,還一邊碎念道:「能吃儘量多吃點,別餓到我的小可愛了。」

「是。」

「好了,這方子能幫上蠱蟲的忙又能看顧妳的身子。蠱蟲好了,妳的身體也不會那麼地困倦……不過上回也說過,妳的身子基底被假孕藥給掏空了,沒法兒像常人那樣恢復得很快,最好的情形便是比現在這情況再好一點了。」

鞏毓靈蹙眉:「是麼……。」

「別貪心了,妳還懷著身子呢,能恢復一點是一點。」

「好的,我知道了。」

鞏毓靈在心中暗暗地想著:看來很多事都得改變計畫才行……。

元谷藥師伸手揉了揉她的頭頂,將她的頭髮揉成了一個鳥窩,「行了,養身子重要,別思慮那麼重。」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