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水面下的情景 – 之一百二十九 – 情報交換處

所以說,從將軍們的口中是可以知曉昊天嶺這人是個賞罰分明的人,即便他再嗜血,也不會是沒來由的。

自己印象中的他則一向是公正不迷信,亦不如某些掌權就得大頭病的人那般,喜歡以自己的身份特權去草菅人命。由這些看來,這祭天一事著實是不太像他的手筆。

那麼,要小武小香祭天……是不是引自己現身的一個圈……

繼續閱讀…

十三、水面下的情景 – 之一百二十八 – 憶起

鞏毓靈看著手中的那顆珠子懷疑其功用時,耳畔開始出現模模糊糊的說話聲,她屏氣斂息,忙往四周看去。

可她瞧了半晌,周圍就只有她一人站在一顆樹的下方,周身幾尺內並無其他人。她甚至還抬頭往頂上的樹椏上看去,樹上一樣也是沒有人在。

那聲音偏巧在此時停歇了下來,鞏毓靈伸出小指挖了挖耳朵,她忍不住在心……

繼續閱讀…

十三、水面下的情景 – 之一百二十七 – 草味兒

那人撓撓頭道:「好像一個叫小武……一個叫小、小……小……。」

在那人舉起手來撓頭的當口兒,鞏毓靈聞到一股似是草根的味兒,她旋即不動聲色地往四周瞧了瞧,在那三人其中一人的前方藥櫃上看見了一座由一片片黃色、疑似是草根切片後的藥草堆疊而成的黃色小山。

她猜測那味兒可能是從那處所傳來,只是……鋪……

繼續閱讀…

十三、水面下的情景 – 之一百二十六 -處刑的消息

「咳咳咳!」石衛忍不住地咳了咳。

說真的,自己現在手底下帶的這幾個小隊,大多數的人原本都是常年在外地出任務的暗衛,這回因自家郡主不好好地待在御王府、跑出門到處流浪的緣故,才被自家主子給召回來在義莊附近保護著她。

會將這些人召回來的原因之一,是這些人在御王府一眾暗衛裡頭都算是佼佼者,要保護……

繼續閱讀…

十三、水面下的情景 – 之一百二十五 – 真氣運用小學堂

蕭鳴鴻的上身略略往後退了些表達了驚訝之後,才又往前指著珠串問道:「妳就這樣戴著?」

「放心,這蠱蟲是休眠著的,而且你身上多多少少蹭到了我身上的味兒,再如何牠們也不會對你怎樣的。」承影藥師驕傲地說。

「噢。」蕭鳴鴻頷了頷首,又問道:「那珠串不都用繩串成一串的麼,妳是如何讓這珠串中的珠子可以……

繼續閱讀…

十三、水面下的情景 – 之一百二十四 – 真氣

「蕭兄,你方才可有看清楚?」

「嗯,」蕭鳴鴻點了點頭,略想了想便道:「那就是你們說的什麼真氣的應用麼?」

「是的,蕭大夫也來杯熱茶吧。」修苒拿了杯熱茶遞給了蕭鳴鴻。

「謝謝。」蕭鳴鴻接過了茶盞喝茶,夜承影就開口問道:「蕭兄,嶺兒的那個暗衛長……冥殤是怎麼教你真氣的部份的?」……

繼續閱讀…

十三、水面下的情景 – 之一百二十三 – 演示

修苒見夜承影一臉興趣濃厚的形容,並不好打斷她,可眼鏡蛇的窩偏生就離那沙漠中心不遠,他們很可能還未能靠近多少便會被發現,因此她忙道:「藥師,修苒不好擾了您的興頭,不過,修苒還是希望您能在眼鏡蛇窩被摘除了之後再去採擷。」

夜承影覷了修苒一眼,嘴角勾了起來、雙手像是在拍灰塵似地拍了拍,一臉挑釁又帶著……

繼續閱讀…

十三、水面下的情景 – 之一百二十二 – 乘船往南

霍地,昊天承似是想通了什麼,抬眸看向昊天嶺道:「嶺兒,你先前在尋的靈兒……該不會就是蕭鳴鴻要找的鞏毓靈吧?」

「嗯。」

昊天承被昊天嶺直接的承認給驚了一驚,「所以他們倆打小就認識?」

「嗯……應該是。」

「應該是?」昊天承疑惑地看向了昊天嶺。

「先前同鳴鴻聊過幾句,從他……

繼續閱讀…

十三、水面下的情景 – 之一百二十一 – 冰寒珠的功用

可說也奇怪,冰寒珠這稀有真珠的名氣在擁有不少百歲以上老前輩的江湖中卻是個沒什麼人知曉的東西。

昊天承好不容易打聽到了江湖上的一位老老前輩手上似是有那麼一顆,立刻就親自前去,想與老老前輩打個商量。

可昊天承到了那處才知曉,老老前輩早已在他深愛的夫人過世的那個晚上,將他自己僅有的那顆冰寒珠放……

繼續閱讀…

十三、水面下的情景 – 之一百二十 – 冰寒珠

被許多人惦記著的鞏毓靈,在帶著孩子們回了義莊,看著他們躺好在自己的床榻上睡下後,才回了自己的屋子。

可她洗漱後躺在榻上卻是睡不著,她起身披了件外袍,坐到窗下托人特製的長板凳上,瞧著窗外的一輪明月,整理著腦中的思緒。

今日發生的事情,明擺著自己的行蹤已昭然曝光的事實,雖然目前看起來義莊及孩……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