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水面下的情景 – 之一百零六 – 再見季筱彤

「噯,對對對!是素手浣香沒錯。」

鞏毓靈聽聞張媽的話,心中暗道:太好了!

她點頭道:「張媽,那能不能麻煩妳晚點回家時幫我跑一趟『素手浣香』?
我這兒有些不錯而且符合老爺子風格的香的配方可以讓老爺子參酌著用,只是那些配方裡有些是愈靠近過年就愈難買到,我想現在就先買點兒回來備著,到時老爺子回來,便能直接選用了。」

「好呀,沒問題!」張媽才應下,隨即卻露出有些憂心的神情道:「哎呀,不曉得南方到底怎麼回事,老爺子都去了有半月了,怎地還不回來……。」

「嗯?看阿姨的反應,老爺子以前很少到外地去麼?」

「不是的,是因為這次的情形不同。」

鞏毓靈偏著頭問道:「哦?是怎個不同法?」

「以往老爺子外出,鞏家大宅不曾斷過義莊的銀子,而且……。」

「而且?」

「我昨日去北門市集時,聽聞南方好像正在準備打仗。」

「打仗?」

「對呀,那些商販不是平日居住在京都裡的人士,都是常年到處趕集市的人,有一些從南方上來的商販說延州現在情勢緊張,延安城已經進入備戰狀態,隨時都會與即墨那處開戰。」

鞏毓靈蹙眉,「延安城與即墨開戰?現在即墨不是赫連的領土麼?天耀與赫連要開戰?」

「好像是那樣……,所以我擔心老爺子南下危險,會不會老爺子正是去往延安城處理鞏氏一族的物資,而鞏家大宅那處怕有戰爭,為了縮減用度,才會斷了義莊的銀錢呢?」

「唔……。」鞏毓靈快速地將才得到的訊息在腦子裡轉了轉,她輕輕地拍了拍張媽的手臂:「阿姨,這回不是宋局主陪同咱老爺子南下的麼,而且我聽說宋局主過往曾是在天耀的軍營為國效命,我想他是個審時度勢一把手的人,咱們老爺子有他保護著應該出不了大事的,妳可別先自己嚇壞自己了。」

「嗯,也對唷!我都差點兒忘了宋局主有一塊兒同行呢!」

「是呀。而且,咱天耀還有個別國可沒有的戰神,這會兒若真的開戰,相信殿下絕不會放著不管的。有他出馬,這些事還怕擺不平麼?」

「對唷!妳說得對!殿下可是厲害得很,我不該杞人憂天的。」

「不過眼下這冬日也才過了不到一半,也不曉得在開春之前天氣會如何變化,所以,大宅那處未給咱們銀錢,可咱們還是得想辦法儲蓄一些米糧,以免大雪天會出事。」

張媽點頭如搗蒜,「毓靈,妳說得很是,回頭我去跟妳孫叔他們說說。」

「再一個半月多就過年了,既然老爺子不在,咱們也是得慢慢準備祠堂祭祀所需的東西還有給孩子們過年的事……。」

鞏毓靈從袖袋中抽出一張折疊好的紙給張媽,「麻煩阿姨將這清單給櫃檯的人,她們便會幫我準備好我需要的香料,到時再看誰有空了去拿便行。」

張媽接過那紙,很爽快地應了聲:「好。」

 

素手浣香?

小二十三在院子裡的大樹上撓了撓頭,他覺得「素手浣香」四字十分耳熟卻又不很確定,想了小半會兒,他以手肘戳了戳身旁的暗衛。

「素手浣香是不是大皇子妃名下的產業?」

「是呀。」

「這樣需要回報給石隊知道嗎?」

「唔……聽起來應該是一般的狀況,不過郡主若是要出門,就讓東西南北跟著比較保險。」

「嗯。」

兩位暗衛交流後不久的午後,溫暖的冬陽令人昏昏欲睡。

鞏毓靈趁孩子們午睡、精神頭還行的時候,在書齋批改孩子們連日來的作業的同時,心裡估摸著什麼時候再去趟裕通質庫換點銀兩以讓孩子們能平安度過這個冬天並過個好年。

白駒過隙、時光匆匆,一轉眼兒就到了十一月十五日天燈節的這日,午飯前鞏毓靈終於帶著孩子們做好了天燈,孩子們十分地興奮,拿著小小的天燈,期待晚上放天燈的時刻來臨。

午飯時,張媽叫住了鞏毓靈。

「毓靈,素手浣香那處好像來了回覆。」

「哦?」

「他們送了信過來。」張媽將手中的信遞給鞏毓靈,「諾,信在這兒呢。」

「好,謝謝。」

鞏毓靈接過信後,展開了信,信上只有四行字:

今香已完備

冬日易保存

只要未沾水

可放四時後

鞏毓靈看完了信,眨了眨眼睛,不動聲色地將午飯吃完,待孩子們去午睡,便外出了。

隱在暗處的東南西北四位暗衛一見她外出,步伐不停地立即跟上,卻是在幾條街之後失了她的蹤跡。

 

鞏毓靈出了義莊的大門,在拐了二個小巷之後往附近大雜院人家的院子鑽去,再穿過幾個草叢裡的狗洞之後狂奔。

那些孩子們喜歡的小路在此時竟派上了用場,讓她順利地甩掉了身後的尾巴。只是她擔心還是被跟蹤,在進了城門後,她抱著有些疼的小肚子在北門附近繞了繞才往城東商賈群聚的商業區去。

城東的商業區未有西城門附近的那麼大,可這處所販售的商貨都是屬於列位較為高等的,甚至有些是專供給宮裡頭使用,全中土大陸都有的凜懍堂本鋪亦是選址在此處。

不過,雖然這樣說,在近東城門附近的也有一些較為親民的店鋪,因而在這區走動的人們,是各個階層的人都有。

當鞏毓靈好不容易走到了素手浣香的門口,時辰已經過了未時初,她略微整理了儀容才進了商鋪,而一進了商鋪,鞏毓靈目不斜視,逕直走到了櫃檯前。

在鞏毓靈一進門的時候,櫃檯前的女掌櫃便已是注意到她了,又,像她這樣一進門就往櫃檯走的客倌,通常不外乎是已訂有香料就是已下過拜帖這二種情形,因此待鞏毓靈走到櫃檯前,她很客氣地開口詢問道:「姑娘有什麼事嗎?」

「在下鞏毓靈,數日前有下過拜帖,店主回覆讓我今日未時的時候到鋪子裡來。」

「原來是鞏姑娘,請進,我們店主已恭候多時。」

「謝謝。」

掌櫃將她一路帶到了後堂書房的院子入口道:「鞏姑娘,我就送妳到這兒了,」掌櫃往院子裡指了指,「我們店主就在院子深處的書房裡等妳,請妳自己進去吧。」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