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水面下的情景 – 之一百一十 – 尾巴

劉大爺不禁伸出手想將那二塊玉石給搶回來,誰知他出手了幾下,鞏毓靈都是輕而易舉地躲過。

就在這時,院子那處傳來了二聲的貓叫聲,鞏毓靈覷了眼院子角落的狗群,那些狗竟一點兒反應也沒有。

她心下了然,也不打算再與劉大爺多說什麼,徑自將玉石收回錦囊之中。

劉大爺面色難看地開口,那聲線聽起來有些無奈:「姑娘呀,妳別收起來,二塊小玉石要價三百兩,我想這價也是沒有多少質庫能一口氣拿得出來的,妳這是要坐地起價?」

鞏毓靈一臉無辜地眨了眨眼:「沒有呀,只是過年要到了,我想將玉石找個有眼力的人、賣個好價錢而已。」

劉大爺搓了搓手,他方才還想著這齊大人怎麼來的動作之慢,可這會兒因鞏毓靈將玉石收回去,價卻還未講好而感覺到齊大人來的時機還真不是時候……。

現在與眼前這位姑娘講價也不曉得齊大人會不會聽見,萬一自己收購的價讓那赫連皇太子給知道了……這似乎也不太好。

而且,上回聽這赫連皇太子的意思是在找一位姑娘……萬一這姑娘就是他要找的人……現在將玉石的價講得如此之低,到時這姑娘會不會在他面前告上一狀呢……?

劉大爺想到這兒,背後已是冷汗涔涔。

可他都已將面前姑娘到質庫的消息放給齊大人知道,而齊大人也到了質庫……這木已成舟,眼下就是個騎虎難下的情形,他只好向鞏毓靈道:「好吧,那姑娘打算一塊賣多少錢?」

「我知道東西稀有的時候呢,價兒經常都是會翻倍兒的,不過姑娘我只是想過個好年,希望劉大爺能比平常開價高一點兒而已……。」

劉大爺聽著,在鞏毓靈說到停頓處時點了點頭,鞏毓靈便笑著續道:「我希望一塊能賣個二百兩。」

「二百兩!」

「對!」

「這可是比原先多了三成多……。」

「嗯,是呀。」

「這、這……。」

鞏毓靈微微往前傾,一手放在自己的頰上,那形容就像是在給劉大爺說什麼悄悄話似的:「我知道,你先前同我收那塊玉石時雖然給了我三百兩銀子,可你這一轉手就是上千兩呢!」

劉大爺面色微微一變,在心底詫異鞏毓靈怎會知曉自己將那塊玉石賣給赫連皇太子的價便是一千兩銀子。

鞏毓靈見劉大爺的樣子,心知自己隨口一說的數字就詐出了這劉大爺真正賣出的數額,她勾唇一笑,將二塊玉石置於掌心,在劉大爺的面前轉了轉。

「所以,劉大爺,你到底是要收還是不要收呀?」

劉大爺想了想,把心一橫朝,門外喊道:「掌櫃的,拿四百兩的小額銀票及銅錢過來。」

「是。」

「真是多謝劉郎君了,劉郎君真是一個痛快的人。」

劉大爺覺得自己似是被眼前這位年歲不大的姑娘給唬得一愣一愣,他拿出了棉帕擦了擦額上的汗,只能安慰自己,等這姑娘走了之後,那位齊大人總是會送來先前說好的謝禮,如此算下來,這筆買賣總的來說也不算是太虧了。

「噯,劉大爺,錢我拿過來了。」

「拿給姑娘點數看看數額有沒有對。」

「是。」

鞏毓靈點了點,數額是正確的,她將之收好便欠了欠身道:「謝謝劉大爺及掌櫃的,這天色不早了,我今兒就先回去了。」

「好。」劉大爺又瞧了眼廊下及院子裡,疑惑著這姑娘都要回去了,齊大人怎不進來瞧。

他又想,該不會是齊大人已經看過這位姑娘,可她並非是他要找的人,他念頭才如此一轉,心下就跟著著急了起來,生怕那齊大人會賴帳。

劉大爺急著去找齊大人,便向鞏毓靈敷衍地道:「那姑娘走好,劉某就不送了。掌櫃的,去送送姑娘。」

「謝謝,就不勞二位相送了,我自個兒出去便行。」說著,鞏毓靈便推了廳堂的門走了出去。

鞏毓靈一離開廳裡,劉大爺迫不及待地走到廳外的廊下想找人,他來回看了兩回,終於在廊下的一隅看見了一個小布包。

他走過去撿起來一瞧,裡頭包著的便是當初與齊濱所約定好的謝禮,只是這東西在人卻不在的現實,讓劉大爺忍不住道:「怪了,這齊大人怎麼把謝禮放在這處……。」

一小會兒後他有些懊惱:「怎沒見著面呢,看來我還得再去找一趟齊大人賣玉石了!」

豈知他才嘟噥完,頭上出現了一個聲音道:「今兒,我奉我家皇太子殿下的命令,將郡主放你這兒的二塊玉石取走了!」

劉大爺被那聲音給嚇了一跳,跟著往上一瞧,上方只飄落了一張似銀票的紙。而紙就像是計算好似的,一下來就直直地落在了劉大爺的手上,他定睛去瞧,那紙確實是一張銀票,一張五百兩的銀票。

當質庫的掌櫃聽見廊下的動靜過來察看時,他只見劉大爺一動不動地站在那處,頭與肩整個耷拉下來、淚流滿面的形容。

 

鞏毓靈離開了裕通質庫後,回想到上次在這處為了避免世家的公子看見自己,結果不小心到了煙花巷被人調戲一事,還心有餘悸,因此,她這回除了注意附近有無熟人之外,也仔細看著路走。

只是她走著走著覺得有些怪,回頭瞧了瞧,唔……那些尾巴好像變短了?

可原本的二條卻變成了三條尾巴!

鞏毓靈不由得蹙了蹙眉,可她因為想儘快離開這處,便也不去探究原因,提著季筱彤給她的那包香料,快步地往北城門的方向去。

在鞏毓靈看不見的那處,其實是暗潮洶湧。

當鞏毓靈前腳踏出裕通質庫的同時,三批人馬在暗處蠢蠢欲動。

其中一批人馬先前派了隊上的一人離開,便躲在質庫附近的暗處盯著鞏毓靈,待到收到通知的佐文匆忙而來時,鞏毓靈已經是要離開質庫了,佐文指揮著小隊跟在鞏毓靈的身後想看看有無機會可乘。

另一方的齊濱看鞏毓靈離開,讓一個暗衛去廊下送謝禮之餘,順道把鞏毓靈才賣出的二塊玉石給收回,叫了兩個暗衛跟著鞏毓靈,自己則帶著兩人往別處去。

石衛瞇著眼見齊濱的動作覺得有些奇怪,讓小二十三及東南西北跟在鞏毓靈的身後,自己則帶著兩人偷偷地跟著齊濱。

待鞏毓靈走回到了玄武路,她瞧了眼天色,腳步頓了頓,就轉往街角湯圓攤的方向去。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