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水面下的情景 – 之一百一十八 – 收養?

佐文單膝跪在那處好一會兒卻未聽聞夏文嫣發號施令的聲音,他不由得抬眸。

只是一抬眸,入眼的是夏文嫣正愕然地看著自己的手腕一動不動的神情。

他略微抬高身子往她的手腕上一看,那處有一條青色的細線貼著一般藥師切脈時的位置、由她的掌根開始,一直延續到了手肘的內側。

只是為何自家主子會看著那線如此驚愕?

他再望了一眼,猜測可能是因為掌根那處的線,眼下與其它部份不同,那是好一段長度的線都呈黑色,那黑色之中還透出了鴉青色如緞的光澤。

「主子。」佐文有些憂慮地低喚著,夏文嫣才如夢初醒地看著他。

佐文見自家主子看著自己,便低了頭:「還請主子吩咐。」

夏文嫣壓下了心中的不安道:「佐文,姑姑她好像出事了,可能是中了毒……你、你將聯絡姑姑這事擺第一優先。」

「是。」

「還有……。」夏文嫣撫著自己不知為何驟然突出並狂跳的太陽穴道:「本宮突然覺得……那德安郡主怕是不能留了,你儘快將她抓住並囚禁起來,待本宮問過赫連辰,儘快地處置她。
還有還有,去查查本宮的那些送嫁禮的車都到哪兒了,讓人催促他們快點兒趕路過來,本宮看這聯姻的事不能再拖,得速戰速決了。」

「是。」

這夜裡,心不平靜的還有昊天澤夫婦,他們倆相互依偎在自家宅邸的觀星小築看著附近一盞盞飄上夜空的天燈,心中對於鞏毓靈在下午所託之事,他們正等著人回報情形,因此還未有定見。

季筱彤下午在送走了鞏毓靈之後,花了一些時間將自己同鞏毓靈的說話內容理了理,隨後便差了人去凜懍堂本鋪找昊天澤,自己將書案上調到一半的香處理好、拾掇拾掇後則直接回了自家宅邸。

她到府沒多久,昊天澤也回來了,夫妻二人有默契地進了書齋後才說話。

「相公,朝中的事你都清楚吧?
嶺兒現在是打算迎娶那位夏立國的長公主?」

「這……」昊天澤蹙眉想了想才道:「嶺兒沒提過,我也不甚清楚他的想法,若要說他與那位公主嘛……他前段時間確實同那位公主走得很近。」

「前段時間?」

「額……就是在他原本要大婚前的那段時間……在文嫣公主到訪我國一直到他得知靈兒離府之前的那段時間,他們之間可說是過從甚密,這事兒是很多人都有目共睹的。
不過,在靈兒離了府後,他要找她,再加上他師門那處好像有事,便少與那夏文嫣往來了。」

「相公,你有見過那位前御王妃吧,她同那夏文嫣長得真的十分相像麼?」

「嗯,真是毫無二致……只是若真要論差別嘛……那小雨骨子裡明顯是個和善的人,這夏文嫣……像是上古神話裡的美女蛇。」

「美女蛇?
你的意思是,她用外貌去迷惑眾人,是個不擇手段要達到目的的人?」

「是呀,雖然嶺兒沒與我們說什麼,但凜懍堂在夏立的幾個分鋪也是會有些消息傳來的,許多消息都直指夏立皇室出的許多事皆是與這位長公主有極大關係呢。」

「哦?你是說夏立的那幾件大事呀……,」季筱彤嘆了口氣:「我是知道她不簡單,但沒想到她是那樣一個有野心的人……也難怪靈兒她……。
不說她了,今日讓你早些回來,是要問你知不知道靈兒有身孕的事。」

「靈兒有了身孕?」昊天澤搖了搖頭:「這事嶺兒未同我說起過,所以,我並不知情。不過,靈兒失蹤之後,嶺兒不是封鎖城門也沒找到人嘛,他們倆的婚儀也取消了,怎麼這會兒會有了身孕?」

「你忘了他們行婚儀前,我被嶺兒請去皇宮裡的事?
那次靈兒被人算計,從而讓體內的制情蠱發作了……我想興許是那次懷上的。」

「唔……妳的意思是,那次她發作時,是嶺兒做了她臨時的解藥?」

「嗯……不然靈兒也不會為了皇室血脈一事而找上門來了。
你也知道她是個識大體的好孩子,若她懷的不是嶺兒的孩子,她怕將來這與天嶺有血緣關係的孩子會對這天耀有所影響,她何須來找我。」

「疑?夫人妳這樣說不是很奇怪麼?靈兒找到妳這兒來了?」

昊天澤邊想邊說道:「這陣子嶺兒下面的人時不時便會拿靈兒的繡品到凜懍堂來寄賣,昨個兒還說要託妳想想辦法,看能不能不動聲色地備些繡品需要用到的物件兒讓她的繡品成品能更高檔些,好讓價格也能更好……。」

昊天澤說到此拍了拍自己的額頭,一臉了然的神色道:「所以說,嶺兒應該是已經找到的她,卻是未讓她回府。」

「應該是,她今日避人耳目的來找我,是希望我能安排她到一個安全的地方將孩子生下來,還希望我們做孩子的養父母。」

「希望咱們做她孩子的養父母?」

「嗯,算算時間,她走的時候大約還不知道自己有了身孕吧。
她當時可能是被嶺兒傷得一心想走,因此現在也不知道該不該、能不能回的御王府吧。」

「嗯……那妳答應她了?」

「我不敢,雖然我也很想當個便宜娘,可嶺兒那個脾氣我也是略之一二,況且這事要安排的話,恐怕還是得向嶺兒調人吧,他那頭的人的能力才真是能保護得了她。」

「這倒是……,而且嶺兒既然找到了她,依他那麼愛她的形容,怎地沒帶她回御王府也是個怪事,這其中可能有什麼咱們不清楚的考量……。」

「是呀,現在他們之間到底是個什麼狀況都還未搞清楚,貿然就這樣下決定也不對,我想,我們是不是先同嶺兒問問他對於靈兒、還有子嗣的想法,如若他同意我們收養,這樣我們也好安排她在哪處將養,對不?」

昊天澤以指尖點了點季筱彤的鼻尖,寵溺地道:「嗯,夫人想得周到。」

季筱彤輕輕地捉住了昊天澤的手指道:「噯,對了,我都忘了,靈兒其實不讓咱們同嶺兒說她來找過我的事耶……你看這會是因為她與嶺兒有些心結,還是因為赫連帝國提的和親有關?
唔……我看可能就是因為她現在不曉得能不能回御王府,又怕被人抓了去,所以才一直隱匿行蹤吧。你能同我說說,那赫連宸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為何一定要靈兒和親去赫連呢?」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