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水面下的情景 – 之一百一十五 – 南下

就在鞏毓靈帶隊回義莊的同時,石衛正站在太湖某樹的頂端望向遠方。

「他們發現郡主已經回到義莊了嗎?」

「回石隊,赫連皇太子的人已經找到城北方十里的範圍去了,文嫣公主的人則是在半個時辰前收隊了。需要再做什麼假動作麼?」

「不必,只要能混淆他們的視聽便行,他們遲早都會知道郡主回義莊了。」

「石隊。」

「小二十三,你回來了。收隊了?」

「是,郡主放完天燈帶著孩子們回義莊了,我讓其他人跟在郡主後方保護著。」

「嗯。」

「石隊,我們是不是應該早點讓郡主回府?方才在暗中有好幾人意圖接近郡主,看那形容,似是想將郡主給擄走。」

「知道是誰麼?」

「不曉得,但以交手的武功來看,是天耀人。」

石衛蹙了蹙眉,「天耀人?」

「是的,看身手應該是軍人或者出身軍職。不過,比較特別的是,那些人之中還摻有幾個像是江湖上的殺手,只是那些人接近郡主時並未帶有殺氣,應該只是要將郡主帶走而已。」

「傳令下去,去查出那些人背後的人是誰。」

「是,已有派人去跟蹤了。」

「很好。」

「那郡主回府的事……。」

「現在還不是時候,我會將這些事稟報給主子知道。」

 

「噯,沒想到會在這兒看見天燈。」

「那是當然的呀,今日是天燈節嘛。」

「天燈節?難怪會有這麼多天燈接二連三地不停升空。」

「是呀,我都忘了今兒是天燈節呢,真是巧,要是早一天離開這天耀的國境也沒機會看見這景色了。
不過,我跟你說,這天耀王朝也是挺妙的,一年之中有三個天燈節呢!」

「三個?」

「嗯,他們正月十五元宵節要放天燈、七月十五中元節要放天燈,這十一月十五的天燈節也要放天燈。」

「這中土大陸上的其他國家也是這樣麼?」

「才沒有!」

「這麼有意思呀,不過妳方才提了三個日子,就只有這十一月十五日才叫天燈節嘛,那為何……。」

男子開口問到一半,有個人忽地翻上了屋頂,原本在屋頂上的二人轉頭望了過去,那人影在月光下明顯能看出柔美的身段之外,最重要的是,她手上還提了二壺酒。

屋頂上的另一男子見狀,開心地道:「修苒,妳果然是夠世故呀,知道要提酒上來。」

「承影藥師過獎了,主子吩咐一定要將您照顧好,修苒怎能怠慢呢。」

夜承影聽她這樣說,擺了擺手,修苒恭敬地道:「這二壺酒已經溫好,還請二位慢用,修苒就不打擾了。」

「這月色這麼美,美人兒不坐坐?」

修苒勾了勾唇:「承蒙藥師相邀,不過修苒還得再去處理及安排一些事情,就不與二位共飲了。」

夜承影搖了搖頭,「哎,這昊天承也真是懶,什麼事都丟給妳。」

修苒笑了笑,輕聲說了句「修苒告退」,只留下了二壺佳釀就下了屋頂。

承影藥師拿了壺酒,豪邁地飲了一口,「好酒,來,蕭兄,你也喝些。」

蕭鳴鴻接過了酒壺,蹙了蹙眉,「明兒不是還要趕路麼,妳可別喝醉了。」

「嗬嗬,用內力堵著能有多醉?哎呀,少廢話了,別浪費這良辰美景才是。」

蕭鳴鴻想了想,默默地拿起了酒壺,陪夜承影喝起了酒。

雖說對他們這種人來說,只要用內力堵著酒力,再烈的酒都有如是白水一般,可說實話,他其實並不喜歡看夜承影喝酒的形容。

她喝酒的時候總是一副滿懷心事的樣子,經常散發出有如萬年冰山難以消融般的冷氣還有百年般的孤寂。可做為知心好友的自己也只是能義無反顧地陪她、聽她說,在適當的時機點她及支持她的決定之外,其餘的,實在是很無力。

在他看來,她不停地在自己的責任與愛情中苦苦掙扎著,這其中難道沒有什麼能雙贏的方法嗎?

可由於夜承影並未說出她與昊天承究竟是為何不能在一起的原因,他也不便揣測、更不能置評什麼,一切還是只能等她自己說出來。

「抱歉,讓你閉關到一半就出來。」

夜承影的聲音打斷了蕭鳴鴻的思緒,他忙道:「不打緊,回去再訓練就行了。
對了,咱們這回怎不乘滑翔翼而用騎馬的?我們要去的目的地很近嗎?」

「我們的目的地在極南之地略微北方的沙漠。
因為這回出行的情報有很多是靠咱那武林總盟主來的,因此咱們沿路走的是江湖的路線,這也是為何修苒同咱們一道的原因。
而且……。」夜承影有些抱歉地看著蕭鳴鴻。

「怎麼了?」

「我問過冥殤你的情況,眼下你真氣的部份控制得不很好,既然我們只三個人低調出行又不帶暗衛,所以我們也不可能乘滑翔翼。」

蕭鳴鴻微微頷首,緊接著又開口問道:「所以,妳的意思是,要像上回那樣乘滑翔翼的先決條件是得要有真氣,並且能將這真氣的能力控制得很好的人才能乘囉?」

「對,而且那樣乘滑翔翼還是嶺兒想出來的方法,在滑翔翼能成功那樣飛上天之前,嶺兒可是試了不下十次,才成功的,因此這中土大陸上會真氣的人不少,可能像鳥兒一樣在高空飛的,只有御王府的人而已。」

蕭鳴鴻聞言,回想起昊天嶺先前同自己說過他在「那兒」待過三年的事,露出了個恍然大悟的神情。

夜承影此時已將自己酒壺中的酒喝罄,便伸手去搶了蕭鳴鴻手中的酒壺。她在搶酒壺的過程中見他那茅塞頓開的樣子覺得奇怪,忍不住問道:「怎麼了?你這是想到了什麼?」

蕭鳴鴻看著她笑了笑道:「沒什麼,只是很佩服御王殿下而已。
對了,妳方才說到這回的情報很多是從武林總盟主那處來的,這武林總盟主在這中土大陸上很厲害麼?」

承影藥師略想了想道:「嗯,算是很厲害吧,消息渠道很多,嶺兒他們有時候也會需要這方面提供情報呢。」

「那如果我想在這中土大陸上找一個人,是不是也能透過這武林總盟主的渠道找?」

夜承影的神情忽然變得玩味,她在喝了口酒後,有些賣關子地問:「蕭兄呀,你可知這武林總盟主是誰嗎?」

蕭鳴鴻看著夜承影的神情,暗自在腦中過濾那武林總盟主的可能人選。他濾了濾,心中猛地咯噔了一聲。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