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水面下的情景 – 之一百一十二 – 搶人

鞏毓靈微微頷首,往湯圓攤最裡頭、那張每回她來時習慣坐的四方桌走去。

店主轉身看著她緩步往裡頭走,心中百感交集。她回身揭開鍋蓋將湯圓下了鍋,手顫巍巍地從袖袋中拿出了一個小藥包,良知與情感上還在拉鋸,她躊躇著自己到底要不要下藥。

這是一個多麼好的姑娘呀!

可不下藥,是對不起自己,下了藥卻是對不起那姑娘……。

當她正在兩難的時候,攤子與彩旗相交的陰影處忽地飄來了一個細小低沉卻十分清晰的男子聲音道:「放心,妳手頭上的是補藥,對姑娘有益無害也不會想睡覺的。
最重要的是,妳只要讓對方瞧見到妳下藥的動作就成,我們會幫妳毫髮無損地救回孩子的。」

那聲音之小,每個字卻都如廟宇裡的鐘聲那般重重地敲打在了店主的心上。

店主聞言定睛一瞧,那陰影交會處竟不知何時蹲了個黑衣男子。

她以為自己眼花,便揉了揉眼睛。只是待她揉好眼睛再看去,男子已然失了蹤影。

她咬了咬牙,也顧不上左右看看那人打哪兒去了,直接伸手拿了個碗,倒入了小藥包,將鹹湯圓的湯頭舀入碗中,待湯圓及切成幾段的大白菜煮好,再將白胖的湯圓及白菜入碗,挖了杓香菇肉燥、撒了一小撮的青蔥在湯圓上,就給鞏毓靈端上了桌。

鞏毓靈警戒著四周,見店主端來了湯圓,將桌上的錢推向了店主道:「謝謝。」

「不會……,」店主有些訕訕地道:「姑娘妳慢慢吃,我今兒得早點收攤,我先忙阿。」

「好,抱歉,我來的不是時候。」

「別這麼說,不打緊的。」

鞏毓靈舀起了一顆湯圓,向店主點了點頭道:「主人家妳忙。」

「噯。」

店主見鞏毓靈開始吃起湯圓,心裡還是有些惶惶不安,她到攤子上邊收拾邊時不時地偷偷覷著鞏毓靈,可鞏毓靈只是慢條斯理地吃著湯圓。

另一方面,躲在湯圓攤附近屋脊後的齊濱見鞏毓靈動手吃那碗湯圓時,他亦開始暗暗在心裡頭算著時間。

而湯圓攤對面小里衖看見湯圓攤店主下了藥的暗衛,回頭想要找個什麼地方將手中的娃娃給放下時,走沒二步卻是無聲地往地上倒去,在他倒地前,他手中的娃娃已是被小二十五給穩穩當當地抱在了懷裡。

小二十五看向石衛躲藏的地點,石衛拿了小刀以陽光打了暗號,小二十五就先往娃娃家的方向,去將手中的娃娃完壁歸趙了。

鞏毓靈邊吃著湯圓邊覺得今日的主人家真有些奇怪。

可主人家先前也說了,今兒得早點回家,她想,或許主人家一直偷看自己只是想知道自己的一碗湯圓到底吃完了沒有。

她不想造成店主的困擾,便儘量吃得快一些。

在攤子前一直時不時偷偷察看著鞏毓靈的店主,終於等到了她吃完整碗湯圓,店主瞧鞏毓靈吃著湯圓並未有睡著或有不適的情形,一直懸在嗓子口的心總算能落回了肚裡。

「抱歉耽擱到了主人家了。」

「不會的,我也快收好了。」

鞏毓靈輕輕地頷首:「天色不早了,我先回了。」

「好,路上小心呀。」

「多謝。」鞏毓靈向店主笑了笑,便往北城門的方向去。

齊濱與他的屬下們一直注意著鞏毓靈的動向,他見鞏毓靈一碗湯圓都快吃光了卻還未趴下,心下覺得有點兒奇怪,就在這時,他的一名下屬神色肅穆地伏到了他的身旁。

「大人,方才我看小劉一直沒回來,便去找了他,可發現他被人拖到某處的樹下。」

「什麼?那孩子呢?」

「孩子不見了。」

「是麼?他人現在呢?」

「他人被點了睡穴,現在剛醒。」

「他知道是誰襲擊他麼?」

「我問過了,他並不清楚。」

「唔……是有人救了那孩子?」

「不……。」

齊濱聽到一半見鞏毓靈起身要離開湯圓攤,便向下屬們比了個手勢,說話的暗衛便停了下來。

「你,去看看那孩子是否被救了,剩下的人跟著我。」

 

鞏毓靈才出了北城門沒多久,因為城外的風大了些,讓她不禁縮了縮脖子。

就在這個縮脖子的極短時間內,她面前冷不防地出現了一個人擋住了她的去路。

那人一身青衣,生得文質彬彬、身形頎長,看來有幾分世家公子的味道,只是,鞏毓靈對於他那雙烏黑深沉的眼睛覺得似是在哪兒見到過。

那人站在她的身前,劈頭就道:「這位姑娘,我家主子有請。」

鞏毓靈轉了轉頭、看了看四周後,冷冷地向對方問道:「這位郎君是要找我?」

「是。」

「你家主子是誰。」

「妳去了就知道。」

「嗬嗬,母親有吩咐,不能隨便跟陌生人走,尤其,你又賣關子,我是不可能跟你去的。」

「妳不過是個小小郡主,主子請妳,是妳的榮幸,妳別敬酒不吃吃罰酒。」

鞏毓靈瞇了瞇眼睛,在這天耀皇城,能知道自己曾經掛了個郡主名頭的人也就是那些人了,只是不曉得眼前的這人是誰的人馬。

她的腳藉著裙腳的遮掩轉了個方向,只是那細微的聲音卻被她對面的人聽了個真切。

「嗬嗬,妳別以為妳能跑得掉!」說著,那人朝鞏毓靈的面上撒了東西,身形便跟著往前。

鞏毓靈只覺得一股子香氣撲面而來,眼前便是一片黑。

跟在鞏毓靈身後的齊濱見對方朝鞏毓靈撒了東西,接著她便往前倒了下去,連忙帶著下屬從暗處現身,其中一人直接朝那人攻了過去,他自己就要抱住已昏迷過去的鞏毓靈。

只是事情並未如他預料,在他堪堪接到鞏毓靈之時,對方在暗中的人也出手阻擾,於是,雙方開始你來我往,打得好不熱鬧。

雙方開打沒多久,鞏毓靈的身上不知何時被罩上了一塊黑布,接住她的人不停更換,漸漸地,她被送往雙方交戰區的周邊。

「佐文大人,郡主被對方送到那處去了。」

正在與佐文對打的齊濱一聽,也趕緊往說話的那人所說的方向看去,以確認鞏毓靈是否是落入自己人的手中。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