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水面下的情景 – 之一百一十三 – 程咬金

當佐文與齊濱雙雙往所謂的那處一看,佐文見此時抱住鞏毓靈的人並非是自己的下屬,又,齊濱也認出,抱住鞏毓靈的人並非是自己的下屬。

二人登時向對方看去,在彼此的眼中確認了,眼下抱住鞏毓靈的人並非是他們雙方的人馬,他們二人頓時大吃一驚。

在短暫訝異完並接受了有程咬金出現在與他們搶郡主的事實,佐文及齊濱立時率領自家人馬趕往那方向搶人,使得原本在交戰區中打得正歡的兩撥人似是匯流成一大批人往原本交戰區的邊緣處湧去。

只是,那程咬金一夥也不過才只有五六七八人,可當這麼大批人似是大軍壓境般地往那幾人去時,那幾人竟是不慌不忙、從從容容地扛著鞏毓靈就這樣離他們愈來愈遠。

就在那程咬金快離開佐文與齊濱的視線時,在天與地交界的那一處乍地出現了一撥黑衣人,黑衣人一出現,便向那程咬金一夥猛攻。

佐文與齊濱見狀,帶人快速地趕過去,卻未料,黑衣人在襲擊搶奪鞏毓靈的過程中,覆在鞏毓靈身上的黑布被一陣風給吹起,當黑布落地,鞏毓靈的身影已經消失在了眼前。

現場的一眾皆不可思議地瞇起了雙眸,不停地以目光掃著前方的二批人,可不論是那程咬金,還是後面來的黑衣人的手中,都未再見到鞏毓靈。

雙方人馬亦因為鞏毓靈的消失失了目標,立刻又變回涇渭分明的兩派。

佐文那雙眸子裡滿是陰鷙,腦中轉著程咬金及最後那夥人的可能人選。齊濱也好不到哪兒去,自家主子不日就要抵達天耀皇城了,他希望能在主子到達之前就能先將郡主送到城外指定的莊園去。

冷靜下來後,齊濱身旁的心腹悄聲道:「大人,對面的那幾人就是那日郡主落入冰窟時,阻止我方救援的人。」

齊濱聽聞下屬在耳畔說道後,目光仔細地瞧了瞧對方的人,心下有些懷疑,當他又看向了佐文時,他已經確認了對方應該是夏立來的人。

只是……這夏立來的人,應該是保護夏立國的二位殿下,眼下與他們爭搶郡主是個什麼意思……?

他開口試著與佐文交涉:「你我雙方的主子是聯盟,今兒對立是要讓主子們笑話的?」

「敢問你是赫連皇太子的人?」

「你既然知我身後的人,是不是該給我主子及弟兄們一個交代?」

佐文並不打算與齊濱多說,他直接道:「今兒是不是就收隊吧,讓主子們談去。」

「好,我會回報上去。」

 

鞏毓靈被石衛帶回義莊,躺在自己的床榻上已近一個半時辰了,可她一直躺在那處,連動都未動。

石衛已點了一陣子的甦醒香,見她未醒,便打算讓人帶元谷藥師來,以防萬一。

「來人,去三得……。」石衛說到一半的時候,他停下話頭,轉身看向房門。不多久,果然有人敲了敲房門,緊接著就開了門進來。

「元谷藥師。」石衛向來人做了個揖,而後又好奇道:「是誰帶你來的?」

「是小北。」元谷藥師邊往床榻方向去邊回答道:「他說你點了甦醒香有一會兒了,可郡主一直未醒,怕是那赫連用的迷香對她的身體有害。」

石衛點了點頭,心裡對小北的觀察及行動點了個讚。

「唔……你點甦醒香有多久了?」

「約莫有二刻鐘了。」

「嗯。」

元谷藥師確認了一會兒後道:「嗬,郡主中的這迷香有點兒特別,我們的甦醒香中的配方不會讓她醒,反而會繼續睡著。」

「有這種事!」

「嗯……。」元谷藥師從袖袋中拿出了針灸用的針,「看來回去我得同師兄改一改配方才行,你先將香收起來,再把窗戶都打開。」

話落,元谷藥師已為鞏毓靈下了三針,這時,石衛也已將甦醒香收了起來,並且開好了窗戶。

窗戶一開,甫入夜的冷風灌進房裡,頗有些天寒地凍的感覺,元谷藥師怕鞏毓靈受寒,為她掖了掖被,在他伸手要將針轉一轉時,石衛面色有些犯難地往床榻走來。

「怎麼了?」

「孩子們來找郡主不曉得什麼事……郡主她還需要多久才會醒來?」

「還要一刻鐘吧。」元谷藥師看了眼鞏毓靈,拍了拍手道:「我出去應付應付那些小孩。」

元谷藥師的話才說完,鞏毓靈的房門已是被敲響。

只是,孩子們敲完門後,並沒有直接把門給開了起來,而是乖乖地在門外等候著。

元谷藥師與石衛對望了一下,不由得點了點頭,元谷藥師起身,便信步往門的方向走去。

 

門開了,等在門口的孩子們抬起了一張張帶著期望的小臉,卻是沒見到他們的毓靈姐姐,只見一個從未見過、帶著花容月貌的大哥哥從房裡出來。

魏子征、洛謹言及楊俊旭見狀,立刻上前,將弟弟妹妹們與王元谷給隔開。

「嗬,你們不用如此地防備我。」元谷藥師咳了一聲,指了指自己,「你們對我沒印象了?前些日子你們全部病倒的時候,我可是有來幫忙義診呢,我是三得藥鋪的王元谷,元谷藥師。」

元谷藥師所說的「前些日子」,孩子們是還記憶猶新,可那會兒他們人人正是發燒燒得天昏地暗,只曉得有人來為他們看病,卻無法辨別來的人是誰,後來才知道來的人是三得藥鋪裡的藥師。

又,自家的毓靈姐姐在那次之後,會在他們生病或不舒服時帶他們去三得藥鋪看病,因而他們對三得藥鋪頗有印象,因此,孩子們似乎都信了元谷藥師的話,一張張小臉上的神情親切了起來。

可在場幾個年紀較大的孩子可不這麼想,他們也是去過三得藥鋪幾回,卻是一次也未見過眼前的這位哥哥。

他彼時真的有來義莊為大伙兒義診?

又,這位哥哥年歲不比自己大多少,如此年輕的情況下,有可能是位藥師?

王國盛邊辨別著元谷藥師的話裡有幾分真偽,邊向他問道:「毓靈姐姐呢?」

「她人不太舒服,正在屋裡頭休息……你們能進屋裡去等她起來,可在她醒來前,你們能安靜地等待嗎?」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