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水面下的情景 – 之一百一十一 – 脅持

石衛一行跟著齊濱幾人來到了一處大雜院,因齊濱等人藏身在大雜院對面的屋頂上,石衛與兩個手下也跟著在附近找了個地方躲藏。

二批人在那處躲了沒多久,齊濱的一個手下從北城門的方向過來,與齊濱交頭接耳,而後,齊濱帶著的二個人就往大雜院的其中一個屋子去。

那二人進去不多時,石衛一行便聽聞那屋子裡有女子尖叫哭喊並拉扯的聲音,再來,一個娃娃悽慘的哭聲也開始參了進來。

再不一會兒,屋裡頭的聲音戛然而止,二人從容出來的時候,那二人中的其中一人手上抱著了一個不滿一歲的娃娃。

那孩子先前在屋子裡的時候分明嚎了好幾聲,眼下卻被那人穩穩當當地抱在了懷裡,石衛不禁蹙了蹙眉。仔細看去,才發現那娃娃約莫是已被點了睡穴之類的,昏睡在那人的懷裡。

那二人得手後與齊濱會合,便往北門的市井方向去,石衛指了小二十五後沒說什麼,徑直帶著另一人跟上齊濱。

小二十五目送石衛二人離去,自覺地留了下來,往方才那二人進過的屋子裡察看。

屋子裡有些狼籍,一位姑娘滿臉淚痕倒在地上。

當她見小二十五進來,臉上先是激動,後來又轉變成驚恐,可她面上的神情再誇張,聲音是分毫不出,全身也無法動彈。

小二十五一見這番情景,便是明白她被點了啞穴及定身穴。於是,他欲往那位姑娘的身旁走去,要幫她解穴。

只是,小二十五才踏出一步,那姑娘的懼色更甚,面上已是嚇得發青,身子亦是無法控制地發顫,連寒毛都似是豎了起來,他只好停下腳步,先觀察她。

他發現那姑娘似是盯在自己一身的夜行衣上,揣測可能是先前那二人闖進來將孩子帶走時也是一身的夜行衣,因此她誤以為自己與那二人是一夥,而他這回來則是要對她欲行不軌的,他只好儘量柔聲地道:「小娘子,我與方才那二人不同,我是因為路過時聽到娃娃哭得很奇怪,又見有二人從這屋裡抱著娃娃出去,所以進來問問需不需要幫忙的。」

那姑娘在聽聞小二十五的話後,並未立即能相信他,小二十五反覆說了幾次都未能安撫到對方,到後來只好說道:「妳要不要把孩子找回來?如果要的話,就別讓我在這兒浪費時間!」

小二十五這話說得那姑娘終於是停止了落淚,她眨了眨眼,定定地看著小二十五。小二十五見狀,知道她對自己以是略微放下了心防,便開始一邊緩慢地接近她一面道:「對,就是這樣,我先解了妳的穴道,妳別亂叫亂動,不然沒法兒救孩子。」

那姑娘就這樣被小二十五給安撫住了,小二十五也終於靠近她、為她解了穴道。

完成了這事,也確認那孩子的母親沒有受傷,小二十五鬆了一口氣,向她道:「妳好好地在這兒等著,我一定會幫妳把孩子帶回來。」

「好……謝謝這位壯士……。」

小二十五向她做了個揖:「我去去就回。」

 

「姑娘?真難得妳會在這個點兒過來。」

「正好進城裡辦點事,想念主人家的湯圓就過來了。」

「這樣呀,可……。」街角湯圓攤的店主心裡頭有點兒為難。

今兒因為自家兒子多接了一份差事得在外一宿,她想提早回家裡頭與兒媳婦兒一起照顧孫子,可就在她正打算收攤的這個當口兒,偏生又來了位主顧。

店主正打算開口向鞏毓靈說這湯圓不賣了,目光因為被斜對面小里衖過來的一道刺目的光刺了一下眼睛而不由自主地瞥了那處一眼。

可當她看過去時,那道刺眼的光芒又不見了,於是,她將視線放回到了鞏毓靈的那張小臉上。

就在她要開口未開口的時候,店主覺得自己在方才看往小里衖的一瞬間裡,似是看到了什麼不對勁之處,她狐疑地再次將注意力放在了那小里衖口。

只一眼,她面上就顯得又驚又懼。

她瞧見那小里衖口有名黑衣男子正對著自己無聲地說著「下藥」的口形,原本她並不想理會,也未想到下藥的意思是什麼,可那黑衣男子將手中的娃娃舉了舉,另一手操著一把小刀抵在了那娃娃的小脖頸上。

店主到此時才瞭解,原來方才刺進自己眼眸裡的那光,正是因為那人用著那把小刀時不時將斜陽反射到了自己的眼裡。

而那人手中的娃娃不是別人,正是自己的寶貝孫子。

鞏毓靈看見湯圓攤店主驚懼且說不出話的神情,又看見有反光時不時打在店主的雙眸上,她覺得十分奇怪,便依著店主目光的方向回首一瞧。

她的回眸只是見到湯圓攤的斜對面有一個小里衖而已,那處並沒有什麼能令人驚懼的東西,鞏毓靈偏著頭看向湯圓攤店主,遲疑地道:「額……是不是我今日來的點兒不對,不然……。」

鞏毓靈的聲音讓店主想起了先前有二人一前一後地拿了藥粉來,要自己在眼前的這姑娘再來湯圓攤時幫忙下藥。

原本不論任何理由,她都不想對這位看來真摯善良的姑娘下藥,可自家孫兒的性命現在被拿捏在了別人手中的事實,讓已安奮守己、勤懇老實地活了近五十年的自己第一次猶豫了……。

也不曉得這位姑娘到底是惹到了什麼人,或只是真如拿藥來的人所言,這姑娘是因為婚配一事與自己父親有爭執之後便不肯回家。

又,她想到第二位請她幫忙下藥的人說要下藥就下不傷身的「補藥」,於是,店主眨了眨眼睛,狠下心來道:「沒關係、沒關係,我方才只想到了前陣子風風雨的兒童失蹤案件出了神而已,姑娘妳先坐一會兒,我馬上幫妳把湯圓給煮好。」

「這樣呀……我還以為發生了什麼事呢。」

「嗬、嗬嗬,沒什麼啦,就家裡有個孫兒,我這人就變得愛瞎操心。」

鞏毓靈點了點頭,「嗯……那種事兒確實是讓人擔心呢。」

店主有些發虛地扭了話頭:「對了,妳今兒要吃甜的還是鹹的呢?」

「麻煩妳給我一碗鹹的吧。」

「好,妳先坐吧,我來煮。」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