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水面下的情景 – 之九十八 – 解密往事 III

「諸位都還記得小雨當年是如何過世的吧……。
小雨從赤羽營回府的途中……她當時才進的城門,馬兒卻忽然失去了控制,在大街上橫衝直撞。
彼時許多人都見到她竭力控制著馬匹,避免馬兒衝入人群傷害到其他人,可到最後,她還來不及等到人來幫忙便力竭而摔下馬……被那瘋馬給……。」

昊天嶺說到這兒,聲線沉了下去,事情雖然已過了五年之久,可他一想到當年,那景象還是歷歷在目。

他不由自主地頓了頓,書房裡亦是一片欷歔。

昊天嶺抿了抿唇,深吸了一口氣,開口是微啞的聲音娓娓道來:「一般在現場看見小雨出事的人所認知的都是一樣的……瘋馬狂奔、小雨脫力,然後慘事發生。
可小雨的功夫如何,你們也是都曉得的。
她怎麼可能會任瘋馬狂奔在街道上?
又即便她是為了避免瘋馬去影響或者嚇到一般的百姓而不用非常手段,可她怎可能任憑自己脫力摔下馬,而一點兒辦法也沒有?」

書房裡的一眾皆是沉默地點了點頭,小雨之所以能成為殺手幫裡的第一女殺手,其能力、手腕、策略等等各方面定是有兩把刷子的。

以小雨的習性,若她在一般的情形下遇上自己的座騎發狂,她的第一反應很可能是直接殺了馬並同時跳下馬。

就算她是怕馬傷到無辜的路人,她也很可能用疼痛的方式或其他手段去控制馬兒的方向,可不論如何,最終也不可能落個力竭摔下馬、被瘋馬給踩死的結果。

昊天嶺沉沉地道:「當時的我雖然沉浸在來不及救她的悲痛中,可我也還沒糊塗到什麼都不管,回想到一些不合理的情形便讓人秘密去查,果然查出來馬兒被下了癲狂的藥,在小雨體內則是發現了還未消散完全的四面楚歌……。
我後來一直想查清是誰害的小雨,可大抵是對方也等待這機會很久了,因而我最後能推斷出小雨被下藥的地點,卻是查不到下藥的人是誰。」

昊天嶺垂了垂眸子,半晌,漫著哀傷的書房中再次淡淡地響起了昊天嶺的嗓音,眾人看他再次抬眸的眼神中是一片清明。

「雖然我曾經也懷疑過可能是江湖上來的報復,暗中請三哥幫忙查查,可依舊是沒有結果,這懸案就這樣一直放在我的心上……。
哼,說真的,我沒想到我還能在事隔多年之後發現了新的線索。」

「天嶺,你是指夏文嫣到訪我國一事?」

「對。
這夏文嫣一到天耀,為了吸引我的注意,便安排了瘋馬街上跑的戲碼,好讓我對她來個英雄救美。
哼哼,她殊不知,就是因為她的這場刻意安排,讓我立刻懷疑她就是當年害死小雨的人。
試想,如若她真如自己所言,在皇宮外跟著廉貞顛沛流離了許多年才好不容易回的皇宮,且在她回宮之後就不曾踏出過夏立國一步,那她是如何還原當時現場的狀況達到幾近相同的程度?
這怕是當年小雨出事的時候,她就躲在事發地點的附近看著那一切的發生吧!」

「原來嶺兒你這麼早就懷疑上她了,難怪你會要用自己做誘餌。」

「當年是我保護小雨不周,讓人有機可乘。
這仇,我勢必是要討回來的。
既然她才到的天耀卻已將我列為目標,我怎能辜負她的一番心思?
以我自身為餌,或許還能早些知曉她背後真正的目的是什麼。」

話落,昊天嶺的眼中已是一片狠戾。

「唔……嶺兒,目前確實是能看出夏文嫣對你的目的性很強。不過,她不可能只是單純要你做她的駙馬而已吧……而且,這與廉貞的關係……。」

「你們竟然背著我在說廉貞的事,不是說好她做了什麼都要讓我知道的麼?」一個聲音自門外突兀地傳進了書房,昊天承聽聞這躲了自己幾日的聲音,嘴角不禁勾了勾。

「師姐。」

「師兄……。」

「承影藥師。」

書房裡的一眾都站了起來,向門口走進來有些怒氣沖沖、風風火火的夜承影行禮。

承影藥師的目光在書房裡的一眾臉上掃過了一圈,便揮了揮手道:「算了算了,都坐下吧。我方才聽到了一些,你們先繼續說吧。」

「是。」

昊天承道:「嶺兒,你懷疑夏文嫣就是害了小雨的人,可這與晴兒方才所說的麒仁獸玉珮有什麼關係?」

「小雨過世後,在我頹廢的那段時間裡,有人去挖了小雨的墓。」

「什麼!」

「只是,小雨的身子及棺槨裡被人都翻了個遍,墓裡墓外的陪葬品卻是一件都沒少,我當時還令人依著清單點過一遍……。
後來,雖然有查到是誰做的這等褻瀆亡者的事,可那幾人一看便是替罪羔羊,我當時將那些人秘密分開關押審訊,可那些人的口供並不一致,想是背後的人在犯事前就不想曝光自己的身份,便透過了好幾手才找的他們,因此背後是誰,根本無從查起,我後來只好把這件事直接壓了下來。
當然,我不希望小雨再被人打擾,便火化了她的身子,換了個墓地。
新墓地還特意多放了些陪葬品,又派了人去守,卻未再有人去打擾小雨。
當時覺得奇怪的事,現在都能明白了……那挖墓的人許是知道小雨的身份,因而在小雨下葬後,去墓裡找麒仁獸的玉珮吧。」

「嗯……能知道小雨身份的人並不多,按先前那殺手幫副幫主的說詞,恐怕殺手幫幫主也不曉得她的身份吧,而那些認識小雨的村民亦是早已死絕,能知道她真實身份的人就只有廉貞與夏文嫣了。」

「對,可廉貞在這事上的態度顯得相當地奇怪……師門內誰人不知廉貞已是在這世上活了好幾百年的時間,即使夏立國已有五代未出有孿生子,她心裡對於夏立國麒麟玉珮一事應該還是清楚的,可就如晴兒方才所說的那般,我也有一樣的懷疑。
既然廉貞是極有可能在她們姊妹一離了夏立皇宮就將她們拿捏在手中,可為何她並未將麒仁獸玉珮從毫無抵抗能力的小雨手中拿走,轉而給她自己帶著的夏文嫣,而是直接安排小雨帶著玉珮到小山坳去?
而夏文嫣則很可能是在回到夏立國後才知曉了玉珮一事,又或者廉貞從小便是教她要登基就是要找到麒仁獸玉珮才行。
我想,玉珮在小雨身上的事情也很有可能是廉貞後來才告訴夏文嫣的。」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