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水面下的情景 – 之十九 – 行蹤曝光

夏文嫣起身到妝台的匣盒裡拿了一個小錦囊給佐文:「先探探那處都有些什麼人,可以的話,將這個下進御王身旁的人身上去。」

佐文疑惑地問道:「主子,這是……?」

「令從蠱。」

「是,佐文知道了。」佐文恭敬地將錦囊收下,「另外,似乎有不尋常的人在夏立皇宮出入。」

「是什麼人?」

「初步確認是天耀派去的使臣,屬下還在查證那人是誰以及與夏皇接觸是為了何事。」

「嗯,夏立那處還沒完全掌握實權之前還是仔細點好,尤其姑姑現在又不在皇宮裡,其他人辦事的能力還是沒有姑姑好。
父皇現在恢復得如何?皇太子呢?」

「夏皇現已恢復了七成,皇太子的情況時好時壞。」

「嗬……知道了,密切注意父皇的恢復程度,當他恢復九成的時候,我們必須立刻回國,以免錯失了登上王位的時機。
其他還有什麼事麼?沒事的話就先下去,待本宮理一理一些事情。」

「主子,屬下還有一事要稟報。」

「說吧。」

「屬下先前離開京都時,在城郊看見德安郡主。」

「德安郡主?你確定那是她本人?」

「是。」

「哼哼,她在那處做什麼?」

「當時屬下在趕著出城,馬車行得快了些,差點兒撞到一個衝到路上要撿球的小娃娃,是她救了那娃娃。」

「喔?」夏文嫣露出了十分有興趣的神情,「沒想到御王出動了那麼多人都沒找到她,你只是出城去辦個事兒,倒是讓我們得來全不費工夫。既然你遇上了她,必定是有派人盯著她吧?」

「是,回城時,屬下特意往那處去了一趟。她現在確實因為先前救了那娃娃的緣故,入住在了鞏氏義莊,在裡頭擔任孤兒們的夫子一職。」

「這樣呀……,本宮改變主意了,」夏文嫣的鳳眸微瞇,「還有其他人馬同我們一樣找到她的行蹤麼?」

「目前沒有。」

「嗬……,」夏文嫣又拿了一個錦囊,交給了佐文,「這些一樣是令從蠱,你想個辦法讓那義莊裡所有的人都吃下去,另外再去幫本宮配一些落胎藥來。」

「是。」

「還有,那個莫邪回來了麼?」

「回主子,還沒。」

「他若回來,第一時間讓本宮知道。對了,你既然回來了,就記得去問問玉燕有沒有將育沛放好。」

「是。」

「毓靈,沒想到老夫才離開義莊短短數日,妳就帶著孩子們將這處院子裡的風景都變了個樣。嗬嗬,這些花圃都便成了菜田?怎麼四周還插了些竹竿?」

「是呀,毓靈問過帳房還有廚房,冬日裡城裡的菜價什麼的都比平日裡貴,尤其到了大雪天的時候更是難得能吃上一口青菜。
毓靈想,既然咱們旁邊就有地,種了這些蔬菜能讓我們冬日裡有新鮮的菜可以吃,如果遇上需要施粥的情況,也不會只有白粥能提供。
而且,孩子們試著用院子裡的小天地來種菜,還能觀察蔬菜生長的過程,在吃食上對蔬菜的接受度也會比較好,如此對孩子們的身體健康也有益。
至於這些竹竿的作用,是為了在有需要的時候覆上油布,以抵擋寒冬之用。」

「嗯,」鞏老爺點了點頭,「原來竹竿是要用來支撐油布不讓布直接壓到蔬菜的呀。

疑?聽妳話裡的意思是連義莊旁的田地也種了蔬菜?」

「是,是那幾個大孩子幫忙的,只是因為這是第一次試著在冬日裡種這些菜,毓靈也不好意思去找義莊裡的人幫忙,所以沒有種植很大一片面積……。」

「這倒是不要緊,老夫來看看這些都是什麼菜苗。」鞏老爺用著那雙略微混濁卻依然炯炯有神的眸子看著一塊塊被改成苗圃的花圃上有著一片片插在土裡的小牌子,「薺菜……油麥菜……豌豆苗……烏塔菜……雞毛菜……菠菜……香菜……韭菜。這麼多種?」

「老爺子,外邊兒的田地種的是烏塔菜、香菜、白蘿蔔以及高麗菜。」

「嗯……妳選種的這些都是冬季的時令蔬菜。」

「是,毓靈想,這樣即便下雪了,也不容易讓心血白費。」

「好好,妳做得很好,考慮得也很周到。」

「另外……毓靈想同老爺子提一個提案。」

「什麼提案?」

「是這些竹竿的延伸想法。
毓靈是想在田地裡搭棚子,待棚子搭下去再覆以油布之類的遮蔽物,做成能依需要便可露天光的棚子種花,如此在年底年節前後的祭祀活動時,義莊就能多一筆出售應景的年花的收入,又或者棚子能拿來種植雖是冬日時節卻不能遇上雪花的蔬菜。
唔……只是現在已近十月下旬,今年或許是來不及了,可您若是同意毓靈的想法,毓靈能將棚子的圖畫出來,明年您秋冬時節便能用得上。」

「嗯……妳想的這個方法聽起來不錯,那就先將棚子的圖給畫出來,老夫讓劉大個兒去搭搭看。」

「好。」

「這幾日妳同孩子們熟捻了麼?他們有沒有不聽妳的話?不聽話的可以告訴老夫,老夫來幫妳訓他們一頓。」

鞏毓靈笑道:「多謝老爺子關懷,孩子們都很好,幾個大孩子已經排了優先要學習的事情給他們,其他的孩子們也都算是有跟進了,老爺子有空的時候可以來看看我們是如何學習的。」

鞏老爺頷了頷首,鞏毓靈又道:「毓靈知道老爺子人面廣,只是不曉得有沒有認識什麼懂武的郎君?」

「妳問這個是要做什麼?」

「子征、俊旭還有謹言他們三個比較適合學武,毓靈已經安排多加強他們的體力及一些基礎的訓練,只是毓靈在這方面是才疏學淺,僅只能教教他們蹲馬步之類的基礎,真正的功夫恐怕還是得由那些懂門道的人來教授。」

鞏老爺捋了捋那已全白的鬍鬚,略想了想道:「老夫也許能去趟振遠郵驛局與宋局主商談看看,或許能讓他們有空時過來指導指導……又或許能問問宋局主有沒有合適的人選能過來。」

「真的嗎?如此便是很好!」

「看起來,妳是個很會替孩子們著想的人,妳做得比我預計得還要好。」

「多謝老爺子的誇獎。」

「對了,這陣子妳與張媽要多注意義莊的外牆有沒有被人上了記號。」

「記號?」

「是呀,最近中土大陸上的諸國都鬧得沸沸揚揚的兒童失蹤案件,最近終於被公子岑及莫副將給破了案,只是被帶走的孩子們,只有被金鳳樓藏在城郊的才有被救出來……餘下年歲比較小的孩子們,聽說目前都還沒有被找到……。」

鞏毓靈蹙眉,身體不自主地往前問道:「沒有被找到?」

「是呀。」

鞏毓靈不解地想著,喃喃道:「孩子們還真是被分成了二批人?」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