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離開 – 之六十五 – 抓到人牙子

鞏毓靈往前面那區看,官差們隱沒在將明未明的暗沉天色中往北城門的方向快速地移動,她立時跟著往前到了那區,找了被畫上圖騰的人家。

她左右張望,看見有戶人家的門未閉上,輕輕地閃身進了門,藉著微微的天光找到了床榻的方向,那處沒有成年人亦無小孩,榻上只有躺著一個生著病的老人家。

鞏毓靈伏著身子靠近老人,在床榻附近便聞到一股迷香的味兒,她以袖子掩了口鼻,摸了摸老人附近看起來像是先前有個小孩睡著的被窩,那處的溫暖還未完全退去。

孩子才被帶走沒多久……。

今日是那些人牙子行動的日子?

她快速地離開屋子,冒險往前繞到北城門前主幹道的另一頭察看現在的狀況。她到的時候已經瞥見那些官差隱在前方不遠處,可她粗略一看,未看見城門口排隊出城的人中有什麼異樣。

鞏毓靈瞇著眸子,待藏好身形才開始觀察著城門口的景況。

排隊在城門口的人有不少是領了臨時差的,那些人龍被分成了幾段,很容易看出領頭的人是誰。

另外,還有一些出城要採草藥、挖竹筍又或是打算出去城郊採栗子、野菜之類的人,那些人背著半人高帶蓋的竹筐子、頭戴著斗笠,有的人還在竹筐子旁掛著需要用到的工具,在轉身時,那些工具會因互相撞擊而叮叮噹噹地響著。

其他還有些人是背著包袱或提著竹籃提盒等等,那些絕不可能在身上偷帶著小孩的,直接被鞏毓靈給略過。

而今日與上次在城門口排隊時相比,今次還看見有馬車排隊等著要出城。

馬車是最有可能以便捷方式將吸了迷香的孩子們偷渡到城外去的工具,尤其現在並未有出城禁令,乘馬車出城時,城衛不會隨意去查驗每一輛馬車。

鞏毓靈蹙著眉,想著若是自己要偷帶小孩子出去,會使用什麼方法……她目光掃著前面的那些人,覺得有些不對。

初冬這季節,那些人要出城挖什麼……?

她數了數,揹著竹筐子的人數按比例上來看,實在是太多了……而且,在那些人之中,只有兩位肩上的揹帶並未有拉扯的感覺,可見,除了那二位之外,其他的竹筐裡裝了很沉的東西,孩子會是被裝在裡頭麼?

城門口排隊的人龍持續在減少之中,馬車都已然在未檢查的情況下出城了,她見到隱在暗處的官差們也出了城門,趕緊以手指鬆了鬆頭上整齊的髮,又在地上抓了把土擦在臉上,攏了攏身上的乞丐袍子,跑去城門口排隊出城。

鞏毓靈經過城門的時候,覺得城門今日的氣氛很奇怪,城衛似乎對什麼人出城並不上心,可她也無暇管上那麼多,只希望能趕緊跟上前面那些可能是人牙子的人的腳步。

她出了城門後,馬車早已都走得不見蹤影,她倒是不管那些,只是沿著先前瞥見揹著竹筐子的人行的方向走。

走沒多久,那些人便左彎,向著附近一條往山上的官道去。

她遠遠地跟在後方走了好半晌,又拐了好幾個岔路後,道路縮小到只餘人腳走出來的幽徑,路旁不是枯黃的雜草,便是常綠胡亂生長的樹林,路上偶有幾間半倒的磚屋、石板屋,沒什麼人煙,盡是偏僻荒涼的一片。

又再拐了個彎,鞏毓靈便機警地往後退了一步,她眼尖地看見那些「採藥人」、「採筍人」前行進入的區域兩旁都是隱沒身形的官差。她二話不說,直接沒入一邊的林子裡藏好身子,先瞅瞅現在的情形再伺機而動。

她觀察前方的動靜,那處有一幢長長的石屋,那石屋的後半截看起來已有些頹傾半倒,可那些揹著竹筐的人倒是毫不猶豫地一個個進了門裡再沒出來。

鞏毓靈揣測著那石屋裡是不是有個什麼地窖之類的存在時,忽然有二道破風聲從頭頂上過去。

她定睛一瞧,那二道身影可不是莫失與公子岑麼!

看來那人口販運的事情,官方已經找到貓膩兒來自何處,也介入處理了,如此自己可以安心了。

她再看了一小會兒,果見莫失與公子岑指揮著官差一擁而入,附近很快就響起了打鬥的聲音。

鞏毓靈再不猶豫,悄無聲息地離開,人口販運這事已經破獲,她確實能放下一顆心離開京都了。

只是關於離不離城這問題她想了很久,天氣已趨寒冷,離了城不一定能在下雪前找到合適的落腳處,而留下則要冒著隨時被人發現的風險。

她邊想邊往城裡頭走時,視野中赫然出現了一顆球從左至右地在前方不遠處滾動著,並且它這麼一滾便是直直地往官道上滾去。她扭頭往球滾出來的方向望,就見一個小男孩操著小小的飛毛腿從石製平實的牌坊裡跑了出來。

鞏毓靈的視線跟著小男孩走,他什麼也不顧、急匆匆地往球的方向跑。彼時,鞏毓靈已經瞥見一輛馬車正快速地往這個方向衝了過來。

眼見那孩子會被馬車給撞個正著,她不管不顧地衝出去撲向那孩子,將他整個人抱在懷裡後在對街的地上滾了二圈才停下,避免了那個可預期的悲劇。

隨後追出來的大嬸嚇得癱坐在地上,另一個約莫十二、三歲跟著出來的少年在馬車離開後飛快地過來將鞏毓靈懷裡的孩子抱走。

那孩子一臉還不清楚發生何事,可他一離開鞏毓靈的懷抱就一直瑟瑟發抖還哭了起來。少年不得已,便將那孩子又塞回鞏毓靈的懷裡。

鞏毓靈哄著那孩子,抱著他慢慢地站起身,蹙眉看了一眼馬車的方向。她方才好像見到一個什麼紋徽在上頭,還看見車窗上有一雙烏黑深沉的眼睛帶著微微訝異在看向自己,只可惜馬車已走遠了,她什麼都來不及看清楚。

「小弟弟乖,沒事了。你以後要小心,別光只顧著追著球跑。」

那孩子的小胳膊小腿像隻八爪魚似地緊纏著她,還將掛著的眼淚鼻涕全蹭在她的衣裳上。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