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離開 – 之六十二 – 被擺一道

「前面這位姑娘請留步。」岑語俊在鞏毓靈的身後說道。

鞏毓靈雖有聽見他的話,可她知道自己不能停,只能假裝聞所未聞身後人的話,依著原有的步伐繼續前行。

岑語俊覺得奇怪,前面的人兒似是未聞自己的話,他在重覆了幾次之後,直接往前一個箭步,伸手便搭上了鞏毓靈的肩膀。

他使的握力不輕不重,可鞏毓靈無法再裝作沒聽見,她停下腳步,有些無奈地輕輕喘了口氣,回身看向岑語俊時的表情卻是一臉茫然奇怪的形容。岑語俊一見到她的容貌,眉頭便蹙了起來。

對方確如方才一瞥的側顏是個美人兒,可這張臉……好像是在哪兒有見過?

在岑語俊打量著鞏毓靈的同時,鞏毓靈亦看著岑語俊,在如此近的接觸下,她總算是想起為何自己總覺面前的這張臉眼熟了,沒記錯的話便是上回去裕通質庫後在煙花街被一個小岑公子糾纏的事。

眼前這人與那小岑公子有七八分相似,氣質卻是天差地遠,又帶著官差到這兒辦公……看來這人是公子岑本人了。

自己雖不曾與他見過面,可從前在王爺身邊侍候的時候,常見王爺與天耀四公子互通有無,足以見得他們與王爺之間是十分熟稔及友好,約莫是因為他們都屬於同一級別的人吧……。

更重要的是……王爺是否有請四位公子協尋自己,如若是有,如此與對方正面相對,怕是立刻就被認了出來。

而且,方才明明已經離他有一段距離,他卻能在極短的時間就拍到自己的肩膀……一定得快點離開他才行。

「妳……?」岑語俊正開口,鞏毓靈立刻害怕地往後退了一步,又因肩上的手未放開,急得咿咿呀呀地指手畫腳。

岑語俊十分訝異道:「妳聽不見?也不會說話?」

鞏毓靈依然看著他咿咿呀呀地指手畫腳著。

岑語俊放開了她的肩頭,以那隻手輕輕拍了他自己的耳朵,又再指了指他自己的唇,鞏毓靈明白他在問她是否聽不見及無法說話,急忙地點了點頭。

「大人……?」

岑語俊聽見身後副官的聲音,回首點了頭,又看向鞏毓靈,鞏毓靈低著頭一副膽小怕事的樣子,岑語俊蹙了蹙眉,伸手抬起鞏毓靈的下巴,讓她看著自己的雙眸,很緩慢地對著她說:「抱歉,我唐突妳了,去吧。」

鞏毓靈點了點頭表示瞭解他的意思,行了個禮,回身便走了。

副官聽見了岑語俊的話,知道岑語俊眼前的事已告一段落,他折返應是為了手中的圖紙有什麼不妥,故趕緊上前來等吩咐。

岑語俊此時亦側了身看向後方的副官,這正好讓副官瞥見了正在回身的鞏毓靈。

副官擰眉,覺得那女子的臉龐看來十分眼熟,略略思索了一下,他驚得趕緊掏了自己的袖袋。

岑語俊見副官的動作也不禁一頓:「葉副官,怎麼了?」

「岑、岑大人,您不覺得方才那女子很眼熟麼?」

「嗯。是呀,所以本公子方才才讓她停下來,想問問她,可惜她聽不見也不會說話。」

「額……?」此時副官已拿出小隊長級以上人手一張的尋人圖紙,攤開一瞧,手便抖了抖:「您瞧……這圖上的人……是不是與方才那女子非常相像?」

岑語俊仔細一瞧那張尋人圖紙,將手上的圖紙全丟給了葉副官,兩步便是移到了衚衕口,卻已不見鞏毓靈的身影。

沒想到自己堂堂一個以機智聞名的公子岑就這樣被一個小女子給騙了,他腦海裡彷彿浮現出昊天嶺那張黑沉的臉,額上頓時有些汗涔涔。

算了,能知曉他那心愛的女子在城門禁令解除了這麼多日後還在京都城裡,也算是個不錯的消息了,回頭再將消息稍給他吧。

其實鞏毓靈一轉到衚衕口便趕緊借著路旁一棵突出的松樹攀了上去,又順勢爬到旁邊的另一棵更高的松樹上,就是為了避免岑語俊認出她而追上來。

她在樹上見到岑語俊追來的身手,在心中默默為自己的先見之明點了個讚,倘若她沒有先上樹,這兩旁怎麼拐都是長街,她一定會被岑語俊看見,然後給抓回去的。

鞏毓靈利用在高處的優勢,一直待到岑語俊與那些官差們真的收隊回京都府,才下了樹,先回藏身處將東西都轉移到另一處安全地點,才去湯圓攤吃湯圓。

 

在京都府的一處大廳裡到處都是分類好、堆積成山的公文。

莫失與岑語俊被調來一塊兒處理這次的兒童失蹤案未待在原本統籌處理的大理寺,卻選在京都府裡辦公。還未用一般的書案,而選了一個大廳,在廳裡搬了張十二人吃飯用的大圓桌子充當書案,讓其他的官員覺得很是納悶。

不過這二人倒是覺得如此辦起事來比較有效率,圓桌中心擺了個大轉盤,轉盤上現在滿滿的都是分類過的圖紙。

莫失正從轉盤上轉過來了方才岑語俊回來時放上的一沓圖紙,他看了一小會兒後道:「咦?你去查的那處怎有那個圖騰?我這邊今天去還是只有那些符號而已……。」

「語柔這娘們是去哪兒磨嘰了怎地還沒回來?」

「關於這次的行動要不要調大理寺的官差來?」

說了好幾句的莫失都得不到岑語俊的回答,索性拍了聲桌子站起來:「欸,語俊,你還好麼?怎麼魂不守舍的?」

岑語俊眨了眨眼,看向莫失:「要不,陪我打一場?」

「蛤?語俊,你今兒是……是怎了?」

「被人擺了一道,心情不好。是哥兒們就來打一場。」

「好吧好吧,我也只能捨命陪君子了。」

莫失的語氣聽起來很無耐,可看見他的臉就知道——雙眸閃出了如星光一般的燦爛光芒。

兩人到院子裡你來我往、結結實實地交戰著。

感覺到岑語俊出拳的力度,還是莫失先開口:「看來你今兒被人擺了不小的一道。」

好一會兒岑語俊才道:「天嶺的那女孩你見過嗎?」

「見過一回。」

「你覺得她如何?」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