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離開 – 之二十六 – 原因

梧桐居的後廳在昊天嶺未與鞏毓靈向府內眾人宣布婚期以前,一直是昊天嶺的寢居。

或許是因為戰略考量,又或是他習慣了以俯瞰的方式思考,這寢居在昊天嶺開府建牙的時候,他就指明讓這寢居位於御王府內最高的位置。

在這初冬夜裡,月下能見著一個長得十分秀氣又帶著剛毅氣息的男子,坐在梧桐居後廳的房頂上,正豪邁地將酒罈子直接拿起來湊在嘴邊喝著酒。

他居高臨下地看著御王府的夜景,一頭墨髮不紮不束地自然散落著,穿著縹色前襟大敞的單薄衣袍坐在那處,身旁還散落著幾個大小不一、先前才自酒窖裡提來的酒罈子、酒罐子。

男子不發一語,就在那刺骨寒風裡喝著,背影看起來有些寂寥。

就這樣,一直到了天上那顆黃檸檬即將西沉的時候,另一個男子亦上了同一個房頂。

「主子。」冥殤略有些擔憂地看著分明喝了幾罈子烈酒卻眼神清明的昊天嶺。

昊天嶺淡淡道:「你來了呀。划拳猜輸了?」

「主子,夜深了。」

「我知道……。」

好半晌,冥殤聽見他低啞著聲音道:「我夢見她……我夢見靈兒被抓走……被關在一處水牢之中,等我去救……,可我卻救不到她……。」

「許是您昨夜聽雲頎彙報近期人口失蹤案例的事,才會做如此的夢。」

昊天嶺自嘲地笑了一聲:「冥殤,你知道我母妃的能力的,而我也多少有一點……。」

「可您在雨王妃……當時也並未做過如此的夢,這或許只是您日有所思、夜有所夢罷了。」

「那不一樣……。」

冥殤蹙了蹙眉,當年自家主子與雨王妃琴瑟和鳴、經常相伴左右是眾所皆知的,那形容如何與今日的主子同郡主有所不同?

主子不都是將雨王妃及郡主放在心尖兒上寵的麼?

昊天嶺將目光從夜景之中收回,那雙深沉而濃得化不開的墨眸看著冥殤,聲線化為清清冷冷:「冥殤,你看事一向通透,在你來看,靈兒為什麼要走?都是因為我一意孤行的緣故麼?」

冥殤抿著唇,思量再三才道:「您做事一向是全盤考慮、以大處著眼的。

文嫣公主一案牽涉廣泛,她與她那師父光是以目前得到的證據來看,是禍及多國,不及早處理,將來是很有可能危及整個中土大陸的,若是能早些聯合多國抵制、拔除也是好的。

雖然這事您的師門也下令要清理,可清理有很多方式,屬下一直都不贊同您親自出馬。

至於郡主,您確實是寵她,將她捧在手裏怕摔了、含在嘴裏怕化了,恨不能時時將她別在身上、裝進袖袋裡,好帶在身邊同進同出。

屬下只能說,在您與她不同的認知及想法下,以結果看來,郡主是無法接受的。」

「哼,不用說得那麼冠冕堂皇。這處只有我們倆,說直接點。」

「是。以屬下的觀察,郡主她一直對一些事很是困惑。

您也知曉她的個性除了禮尚往來、湧泉以報之外,她個人的思維與時下一般女子不同。她聰慧、有自己想法,在判斷事情上具獨有的分析及獨特的見解。

而判斷事情的時候,她經常儘可能地刨根問底,覺得對事情的掌握到了一個度後,才會真正地去下最後的判斷。

據屬下所知,主子之所以會急著迎娶郡主,主要是因為郡主被下了假孕藥又同時在身上被種了制情蠱吧?

這二種效用加疊在郡主身上,讓郡主體虛得極快,因此主子想儘快解了郡主的問題。其中那假孕藥已在控制之中,只是因為制情蠱的加乘效應,所以至今那藥的影響還無法反轉過來。

至於蠱毒,那解蠱的方式只有二種,其中一種是以下蠱者的鮮血為引子來引出蠱蟲。

可郡主那日在淚泉別莊附近被引發蠱毒時,那現場不止混亂,還有許多人在場。以當時的情形雖可以讓我們推斷蠱毒是由十四王子所種下,實際上,以他的城府來說,卻極有可能只是虛晃一招而已,所以主子您並不會想著要抓他來解蠱,而會想以另一種方式解蠱。

只是您所考慮的一切,郡主並不知情。

對於郡主來說,您是用您的威權直接加諸在她身上,強迫她接受您所有的安排。這些若您能直接說予郡主聽,或許郡主反而還能接受,畢竟屬下看得出來,她心裡是有您的。」

「嗯,你的意思是我太急躁武斷了。」

昊天嶺接著又喃喃道:「我其實不是不能等,可我實在是怕她突然消失了……。」

「消失……?」

昊天嶺咳了兩聲:「咳咳,你繼續說。」

「屬下想郡主既然對於急就章一事存著疑點,無法掌握整件事讓她揣揣,那麼,是什麼引發了其他的部份?」

昊天嶺垂眸,又喝了一大口酒:「她孤單形影,楚秀成又在她心裡栽了個心魔,她誤以為我的承諾不再……。大約是如此。」

他扶著額,神色複雜。

驀地,他將手頭上幾乎喝光了的酒罈子往地上用力砸去。

罈子乒哩乓啷地在下頭的青石上摔得破碎,跟著昊天嶺清淡卻隱隱壓抑著的聲音:「可是她說她會相信我的,不論我對她做了什麼!」

冥殤低頭道:「主子……您醉了。」

昊天嶺擰著眉頭看著冥殤,「我也不曉得為何自己對她是如此情有獨鍾,我只知道,她才離開我二日,那思念簡直是要把我給逼瘋了!她為何不能再相信我一點兒?出動了那麼多人也找不到,一點兒都不知道她現在的安危如何!」

「主子,請您冷靜,郡主的能力如何,您最清楚,她不會讓自己陷入危險的。」

「可是她現在有了身孕,連打套健身的拳法力度都不到位,你說我怎能安心!」

冥殤蹙眉,一抬眸,便能見他墨眸裡的星辰流轉,拳一出便以極快的速度往昊天嶺的脖子而去。

昊天嶺彼時又開了身旁的一個小酒壺,正將壺口對準自己的嘴,還未飲到酒便感覺到拳風已至。

他本能地往一旁退了身,這一退便直接躺在了屋脊上,冥殤攻勢一轉,跟著改了攻擊的方向。

昊天嶺瞇著眼睛,輕巧地以右手往身側一撥,藉著力來了個側翻起身,才站穩,不慌不忙地以左手執著酒壺,喝了口酒。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