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打道回府 – 之五 – 蓮華芳沁居

昊天嶺還是帶著靈兒同雪後一道用過午膳才從淚泉別莊出發,同行的還有莫邪。

他歸心似箭,一路上帶著幾十騎,除了必要的休整,幾乎是以急行軍方式、走直線的距離從淚泉別莊往天耀的都城前進,他們最終在出發的第二十日辰時末踏進了已闊別數月的御王府大門。

靈兒乘著銀星跟著昊天嶺一進到前院就見到一整個大陣仗。

她一眼望去,自前頭未受過正規軍事訓練的侍女到後排整齊列隊的侍衛,隱在暗處卻故意露出破綻的幾路暗衛,甚至是食堂大嬸,不論是否正在休沐……約莫是府內所有能來的人,全都到齊了。

她心裡是吃驚的。

哇噢!每次王爺出征回來府內都是如此大陣仗?

第一次見到御王府內的眾人齊得比晨練時還齊,靈兒有些雀躍,不曉得等會兒他們會是如何迎接王爺。

是會說「恭迎王爺凱旋」,還是老套的哭著走溫馨路線「王爺,刀劍無眼,您終於平安回來了!」,亦或是嚴肅正色地道「王爺,您回來了!府內的事物……。」然後直接開始一五一十地彙報起來。

唔……以自己對御王府裡的效率上的認知,最後這個假設應該最有可能發生的吧!

正當靈兒自行在腦中鼓搗著各種可能,那頭昊天嶺已從阿斯藍背上跳下來,走到銀星這頭,徑自伸出手將她從馬兒上抱了下來。

靈兒懵了。

她回想了一下,方才自己確實是同雲頎一般讓銀星到院子的角落停下來的呀!

她之所以讓銀星到角落,正是因為這場迎接的主角是自家王爺,她倘若是大剌剌地將馬停在王爺的右後方,如此不是很失禮。

可現在是怎麼一回事?

莫邪在他們的後面咂了咂嘴,自行下了馬。

靈兒落了地,昊天嶺又牽了她的手才往前去,站到了王府這一大群人的面前。

府內為首的林管家並周夫人領著一眾向昊天嶺及靈兒行了一個正式的禮節。

周夫人並林管家齊齊開口道:「恭迎王爺回府,恭迎姑娘回府。」

靈兒詫意地扭頭看向昊天嶺。

昊天嶺也看向她,給了她一個安撫的眼神。他手心裡的她的手,已是沁滿了汗水。

昊天嶺淡淡地道:「免禮。夫人,都安排好了嗎?」

「回王爺,是的,待會兒小武帶姑娘到房裏,女紅房的紅掌事會親自來為姑娘量身。」

「好。本王剛回來還有些要事要處理,就勞妳費心了。管家,通知所有的人到我書房來。」

「是。」周夫人與管家連連稱是,眾人識相地往兩旁散開好讓昊天嶺能去書房。

昊天嶺摟著靈兒在她耳邊說:「乖,先回去房裏量身,晚些我再去找妳。」

「嗯。」她有些不安地點點頭,他吻了吻她的額頭才大步流星地離去。

小武從一眾侍衛侍女之中出列,在靈兒跟前行禮:「姑娘請隨小武到您住的院子。」

靈兒激動地握住她的手:「小武,別來無恙?」

小武開心地點點頭,小聲地說道:「姑娘這裏人多,請先隨小武到您的院子吧!」

「好!」

周夫人見著小武領著靈兒離去後,原本溫柔和藹的目光隨之變得冷厲,直直地看著莫邪。

莫邪撇了撇嘴,上到她的跟前行禮道:「孩兒見過母親。」

「你總算是肯回來了?」

「孩兒前陣子可是幫著天嶺在處理震北城的事。」

「是麼?莫不是你爹爹催你,你還不知道要在南方遊歷到什麼時候呢!」

「母親,我……。」

周夫人擺了擺手、捏了捏眉心:「算了,遊歷不是壞事,娘也知你是出去散心的,可娘教了你這麼多年的輕重緩急、先後順序,你現在倒是琢磨出了多少?這回有沒有帶什麼可心的人回來?」

莫邪驚愕,自家母親何時這麼容易說話了?以往是恨不得提著他的耳朵叨叨念著才對。

周夫人望了望他的身後,歎了口氣:「王爺好不容易要成婚了,靈兒是個不錯的女孩,你可別把人家給嚇跑囉!」

莫邪未言,可那眼珠子卻是轉了一圈,周夫人見狀,搖了搖頭,有些恨鐵不成鋼的語氣道:「多觀察,別急著下結論。娘很忙,先去幫靈兒量身了。你呀!有空記得回將軍府一趟呀!」

「是。」

莫邪在周夫人轉身後吐了個舌頭,暗自想:敢情是因為天嶺才轉移了注意力呀!這樣也好,免得又被念。不過,回什麼將軍府嘛,我才不要回去看那沓貴女名錄,那些留給自家哥哥弟弟便行,自己還是去參加議事好找事做吧!

他想著便往書房的方向去了。

 

小武帶著靈兒穿過了幾道垂花門、院門、月亮門,走在一個陌生院落的牆邊小徑上,這處與先前她居住的同生閣方向完全不同。

靈兒憑數月前見過的王府佈置圖的印象,與現下所在之處的景色結合起來,她不需進到院落裏頭也知道這牆的裏頭是蓮華芳沁居的劃地。

「這兒是……蓮華芳沁居?小武,咱們怎麼走到這兒來了?同生閣不在這個方向吧?」

「回姑娘,這是主子吩咐的。」

「王爺吩咐的?他吩咐了什麼?」

「主子大約一月多之前就下令讓奴婢們將蓮華芳沁居給收拾出來,待您回來了,就是您以後的居所呀!」

「可這、這裏也太、太……。」靈兒大感訝異。

這蓮華芳沁居一般簡稱為「蓮華芳沁」,是御王府內除去昊天嶺居住的梧桐居之外,座向望著南方的最大居所。

從王府佈置圖上可以見到這居所主要是由前廳、後廳兩個廂房及幾處院落並一個池塘所構成。其占地寬廣,位居王府大約中心的部份,與梧桐居中間只相隔了個湯池浴場而已。

靈兒最初在看佈置圖時,猜想這處如此高規格的居所,約莫是王府內最為奢華的區域,可既然自家王爺並不住在那處,那麼應該是預留給身份高貴的人住吧……如王爺的父皇、母妃亦或是正妃。

可今日卻由小武口中得知自己今後竟是入住此處……。

前頭小武已進了院門,她正叨叨地介紹著:「姑娘先前未進過此處吧?您知嗎?這居所門上的牌匾是當年居所落成時由主子親手所寫的呢!主子的字好看吧!看起來就特別威風帥氣呢!」

靈兒苦笑了一下,隨著她進了院子。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