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戰事 – 之四十二 – 鬧劇的結果

當她衝出府邸大門覺得一切順利時,忽見前方有一騎快馬以非常、非常快的速度向她而來。

她捋了把散亂的頭髮想看清楚馬上來人是誰,卻在尚未看清之際便被那人一把撈起,強行固定在馬上。

靈兒的頭頂上傳來鏗鏘有力卻音高八度的男聲道:「快,立即叫側妃移動到新邊境的城內!」

接著那人靠近靈兒的耳畔輕柔地道:「本王子有說妳可以走了嗎?想逃?門兒都沒有!」

靈兒扭頭過去,恰好見到他嘴角噙著一抹與他書生氣質不合的邪笑。

數騎打她們身旁快速地經過,進入府邸傳達楚秀成的命令,楚秀成只等了親信即刻往東方出發,沿路行了至少六個時辰後,來到一片林地,他才宣佈讓馬兒在這裡稍事休息。

楚秀成一直與靈兒共乘一騎,大約是因為急著趕路,一路上對她倒沒什麼不規矩的行為。

可二人在馬上緊貼著很長一段時間,再著天空上佈滿壓迫感很重的濃雲讓靈兒覺得有濃濃的窒息感,好不容易聽見楚秀成宣佈可以休息,她恨不得能立刻跳下馬兒去。

可下馬時何楚秀成卻非得按住她,待他先下了馬之後才將她抱下馬。

靈兒一落地,她便一時覺得暈得緊,在許久未進食的情況下腳步虛浮地轉到了樹後面竟然還能吐了個痛快。

只是肚子裡真是空空盪盪,盡吐出些酸水來。

靈兒吐得意識有些模糊,恍惚間目光所見之處有一袍角漸漸靠近,接著就見到遞來的一個水袋,她順手接過水袋,開了袋口便將水喝下肚。

「還好嗎?怎麼吐了?」溫柔的聲音令喝下水才清醒些的靈兒忍不住將目光對焦瞧瞧這來人是誰。

這一看,她有些懵了,竟是楚秀成遞來的水。

她還未回答,旁邊赫然來了一聲駿馬的嘶鳴,引得靈兒與楚秀成往聲音的方向看去。

那駿馬上有一個穿著緋色衣裳、拉緊韁繩、死咬著唇的姑娘,揚起了手中的鞭子便是朝靈兒而來。

靈兒不怎靈活地往後退,楚秀成快步地擋在她之前,讓那鞭纏住他左手上的鎧甲後,便用了力道將那姑娘從馬背上直接扯進懷裡道:「茵茵,別鬧。」

「你要我如何別鬧!我趕了好久才趕上你們,你竟讓我見到你對她好!」茵茵在楚秀成的懷裡掙扎,憤恨的眼神望著靈兒,似是恨不得立刻將她給剝皮拆骨。

「茵茵!看來是本王子平時太過寵妳了!來人,把茵側妃給本王子帶下去。」

靈兒趁著楚秀成處理茵茵似是無人盯住她的機會,默默低伏著往後退,待她退到草叢還未及隱了身形便遇上了秦子榛。

她以為秦子榛又要對她拔刀威脅,可這次他卻僅是態度強硬又恭敬地請她回到楚秀成的身邊。

當靈兒走近楚秀成時,正巧見著那兩位粗壯侍女帶走了茵茵,她雖見到茵茵氣得渾身發抖也有意解釋,可看眼下這景況大約也不能同茵茵說些什麼。

有些事總是愈描愈黑,她只能選擇沉默了。

她走到離楚秀成不到三步遠,楚秀成一個跨步、一攬她的腰,就直接飛身上馬宣佈出發。

 

瀟瀟恭敬的在昊天嶺及昊天策的跟前報告道:「二位殿下,暗衛來報北原十四王子臨時府邸裡的人全撤走了,包括最後才到的茵側妃也是,全部往東方去了。」

昊天嶺思忖了一下道:「知道了。繼續跟蹤,注意他們現在將新邊界立在哪裡。」

「新邊界?」瀟瀟不甚明白地重覆了新邊界這三個字。

昊天嶺淡淡地道:「新邊界。」

「是。」雲頎意會過來,用手肘頂了頂瀟瀟,於是瀟瀟應了下來同雲頎一起退出書房外。

昊天策轉頭看向昊天嶺:「嶺,你不馬上出發嗎?」

昊天嶺猶豫了一會兒才道:「不了,這處的狀況比較緊急,他們會沿途留下記號,我半日後再出發。」

昊天策點點頭:「也好,那你先幫我看著點,我去瞧瞧晴兒。」

 

雪曄與雪晴的狀況非常不好,都有被虐待的痕跡。

雪曄不醒人事、僅存著一口氣。他手腳筋脈都被挑斷、全身多處骨折,這輩子是不可能再練武了。

雪晴是昊天策親自從架子上抱下來的,她當時見到昊天策之後朝他虛弱地一笑便心一落暈了過去。

昊天策將她一路抱進帝都內已準備好充當臨時診療的驛館時依然不肯放手,直到雪皇同意讓他親自照顧公主,他才將雪晴放在榻上讓藥師檢查。

她見著昊天策時人雖清醒,可情況卻也未比雪曄好多少。

經過檢查,雪晴受辱、四肢皆骨折還有些腦震盪,加上有些見骨的鞭傷已有一些時日,那些傷口裡甚至還有蛆蟲,看得人是於心不忍,可昊天策堅持不假他人之手親自動手與藥師一同處理。

至於蒼王,手下的親兵最後是直接棄甲投降的。

蒼王被這些曾經的手下綁了作為投降的誠意扔了出來,所以昊天道圍上去時根本連打都沒打直接收徼武器清點人數。

這位曾經的蒼王最後由雪后座下大將帶進帝都直接關進天牢裡,一場通敵篡國的鬧劇就此結束。

只是這代價也不小,雪國的二皇子及三公主分別重傷之外,雪國東邊約三分之一的國土被併入北原國。這一被併,亦是連雪晴的淚泉別莊也包含在其中,天耀對北原的國境線被迫增加了三分之一。

楚秀成的臨時府邸改換到新邊界附近最大的朝陽城。靈兒也是被帶到那處,住在一個二進的院子裡。茵側妃則是住得離她遠些,在府邸深處三進的院子裡。

她在往朝陽城移動的這一路上一直同楚秀成一騎。強撐著精神到了新居所,以為終於可以放鬆些,卻是開始吃什麼就吐什麼。

除此之外,她的精神一直不好,才幾日就看得出明顯瘦了。

楚秀成除了議事時常要她陪伴之外,日日還會到她的院子裡坐坐,每次來就是在她房裡坐上好一會兒,有時泡茶有時看書。

靈兒雖不舒服也強打著精神,尤其是所在之處如有焚香,她就更加格外小心楚秀成要套話。若是陪楚秀成議事,她儘量讓思緒清明記下他們議事的內容。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