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戰事 – 之三十三 – 勾結 Ver.2

楚秀成斜睨了眼雪蒼,不置可否。

雪蒼這男人運氣好,生得是一表人才。但其面目虛浮,眼下有如臥蠶,讓人得以猜出這人表面上與私底下的形象相差甚遠。

如不是這人在這陣子一直捐贈大量的金錢與武器,希望自己幫忙讓雪皇的位置換個人坐,還將一些事情都安排好,否則他實在是沒興趣與這種人合作。

只是沒想到,自己不過是來與雪蒼會面的這麼一趟,能一泡雪國的聖泉之外,還能再與黑色短刀的原主人相會,上天果然還是眷顧他的。

楚秀成展開扇子搧了兩下,原來那女娃娃叫做「靈兒」,眼下的她和半月前戰場上見到的冷靜剛毅有些不同,配上雪國的傳統服飾包裹出來的身形也是別有一番風情。

他先前回國界裡養傷時對昊天嶺在意那重傷女娃的事感到很是蹊翹,順手著人查了查,回報來的內容卻僅僅只有幾行就結束,想進一步順藤摸瓜查查女子的來歷,竟也是個謎。

現在就在這兒遇上了,還真是有緣吶!

這是為了治那時自己讓她受的內傷、所以昊天嶺送她到她閨中密友這兒養傷?

她何時與這雪國公主是閨中密友來著?

想起半月前撤退時被添的堵,楚秀成的嘴角不禁微微上揚。

 

靈兒還未回到暫住的園子,遠遠就見小芽在園子門口拉長著脖子等自己的模樣。

「小芽。」

「姑娘,妳總算回來了。」

靈兒見她一副鬆了口氣的形容,忍不住問了一句:「怎麼了?」

小芽拉著靈兒的手,對園外左看看右瞧瞧才說:「姑娘,我們進屋裡再說吧。」

靈兒點點頭,跟著小芽進了園子。

甫進園子,小芽立刻反身將園門關閉,還上了門閂。

她們走進廂房裡,小芽立道:「姑娘,守門的小廝來報,說蒼王來了,還請姑娘暫時就待在屋子裡別出去。」

「這是怎麼一回事?」

「姑娘有所不知,蒼王……蒼王殿下他……」小芽說著說著面上一下子漲紅又一下子黑紫,吱唔了半天也沒說出個什麼。

「慢慢說。」靈兒拿起桌上的茶壺幫小芽和自己倒了杯冷茶。

小芽像酗酒人灌酒似地把那杯茶給喝了,然後道:「總之,蒼王殿下到哪兒,總是會有女子倒楣。
所以每次他來這裡,公主殿下都會將侍候的人全換成僕從小廝,以避免有侍女又被……又被輕薄了去。
可這回他什麼信兒都沒有就突然到訪,殿下也來不及做準備,只得讓我們分頭去通知大家迴避。」

「好,我知道了。」靈兒沉吟了一會兒,「可以派人幫我找公主殿下來嗎?我有點急事要同殿下說。」

「好的。」

 

靈兒等了很久,並未等來雪晴,倒是雪晴身邊的小梓急忙跑來。

小梓上氣不接下氣地說:「姑、姑娘,公主殿下已經、已經在北面小門等妳了。小芽,快、快快幫姑娘換個騎裝,另外再收拾兩件姑娘的衣裳跟著姑娘一起走。」

靈兒蹙著眉想,那北面小門之外便是山腰上那淚泉的東岸,一般並不使用那處作為莊園的出入口,公主殿下竟然讓小梓來傳話、要她們從那裡離開莊園。

「我知道了。那妳們呢?」

「姑娘,別擔心我們。我先去通知其他人。」

「嗯。快去吧。」

小梓在園子裡四處奔走,所到之處便聽見僕婦侍女們的走動聲。

 

大約二刻鐘之後,靈兒和小芽已經幾乎趕到北面小門了。

因為地形,她們回頭時正巧見著東西兩面小門外有飛沙揚塵,似乎是有一些載著人的馬兒離去。

再一會兒她們抵達北面小門,那小門是敞開著的。

靈兒擔心地朝門外看去,小綠方從門外進來,她一見到她們眉心上的憂慮明顯化開了些。

「姑娘,妳可終於來了,殿下等妳很久了。」

靈兒點點頭:「我們先出去再說吧!」

到了門外,雪晴坐在一旁的石凳上,神情有些焦躁不安,她一見靈兒就霍地站了起來。

「妳總算來了,我們快走。」

「好,邊走邊說。」

雪晴一行人往山裡的方向去,跟著到北面小門的小梓卻回頭進入莊園,從莊園內將小門關閉,掩去有人從那處離開的痕跡。

在山裡行了約一個時辰,她們一行才在一個看不出是岔路的岔路處休息,雪晴也在此時道:「靈兒,妳方才是要說什麼?」

「殿下,那個成秀楚其實是北原的十四王子楚秀成。」

雪晴喘著氣點點頭說:「我知道。」

「殿下您知道他?」

「我原本是不知道的,畢竟我們雪國皇室與北原皇室很少有交集。
可楚姓是北原的國姓,他的名字裡竟不避諱國姓,再加上成秀楚與楚秀成只要將字調換一下……呵……當本宮是傻了不成。」

雪晴嘆了口氣,靈兒看著雪晴的背影,不由自主地上前伸手、搭在雪晴的肩膀上,雪晴反手握住她手,感覺她的溫暖。

「嶺哥哥有同我說過妳上次刺了北原十四王子一刀的事,況且,他又親眼見到妳被嶺哥哥救下來,我想……妳提早離開這兒回嶺哥哥身邊比較妥當。
蒼王同北原十四王子攪和在一起絕不單純只是生意上的事,我得回帝都去通知母皇才行。」

「殿下,您是指蒼王殿下他……?」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