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戰事 – 之三十一 – 淚泉 Ver.2

雪晴但笑不語,她沉進大浴池中,如同神話記載的美人魚那般,在裡頭優雅地游了幾圈。

「靈兒,妳知道麼,我們現在泡的這溫泉,其實有個傳說。」雪晴浮出水面、捋著溼透的長髮道。

靈兒見雪晴一副要說故事的架勢,趕緊游到她的身旁道:「殿下,什麼傳說呀?」

「別莊這裡的溫泉,據說是起源於神話時代。
在那神話時代的某年,母神在一場神魔大戰時受了九重冰雪襲擊而重傷,在大戰結束後,父神就抱著母神四處求醫,可母神的傷一直不見起色。
有回,父神帶著母神要去尋一名人間的神醫、恰好落腳在這兒,他休息時擔憂母神會傷勢過重離開自己,一時掉了幾滴的男兒淚,沒想到,那淚滴落地就應運而生了一汪泉水。
父神當時因為憂愁在心,並沒有注意到這忽現的泉水,一直到準備離開,才赫然發現身旁有汪活泉。
他想,帶母神求醫的這一路上行色匆匆,倆人皆未曾好好地沐浴過,眼下既有個活泉,不如就幫母神清理一下,讓她病中也能舒適點。
父神想罷,立刻興沖沖地幫母神寬衣解帶、準備將她放進泉水之中。誰知,父神再如何小心,他把母神放入泉水的時候被那面上看不出滾燙的泉水燙了手,母神因此沉入水底。
父神緊張地跳進水中撈人,沒想到此時的泉水卻是降到了合宜舒適的溫度,他撈起心愛妻子一瞧,先前那無論如何都不消融的九重冰雪早已不見蹤影。
於是父神便陪著母神在這泉裡連續泡了七天七夜,母神身上的傷勢竟全轉好,最後更是在父神的懷中甦醒過來。
在那之後,這汪溫泉就被母神取名為淚泉,變成一汪很出名的治傷泉水,我們又稱藥泉或靈泉。」

靈兒的眼神變得晶亮晶亮,她曉得公主殿下一向在說故事這方面是個能手,她甚至認為,若此處有說書競賽的話,估計殿下能穩穩奪個說書花魁。

「這汪泉水因為有這樣的故事,自古以來就吸引不同形色的人絡繹不絕地到訪,除了治傷之外,也希望能得到父神母神的庇佑。
皇室後來就在這泉水旁邊做了建設,一邊從山腰做了莊園延伸山腳這處為皇家使用,另一邊則築起一些亭台延伸到另一頭山腳的交通要道,好方便到這兒治傷的人民。」

「哇!人們一定很感激妳們吧!」

「這是我們應該做的呀!」雪晴笑道。

「相信我,這真是很難得的一件事,貴國皇室不同於我以前認知的那些。」靈兒認真道:「我所知的那些,大約是直接整個兒包場圍起來,讓溫泉只供皇室使用。」

雪晴瞅著她,不一會兒就忍不住噗嗤笑了出來,「妳還真是可愛呢……」

「可愛?」

「呵呵,嶺哥哥沒這樣誇過妳嗎?」雪晴笑吟吟地看著她。

「阿?」靈兒一頭霧水。

御王府裡頭一向重紀律、重效率,屋子裡、院子裡的配置、擺設皆是以那六個字做為準則。

比方鐵血的訓練場會同馬房配置在一塊兒、王爺書房的窗櫺外除了保護書房的「陣」,還有恢復疲勞眼睛的翠綠植物等等。

就府內那個最奢侈的湯池,以及院子裡有一個大蓮池的蓮華芳沁居來說,那些也只與奢華扯上邊,同「可愛」二字差了不止一星半點。

唔……想來,自家王爺的書庫裡,應當是摒除了「可愛」吧!

想著想著,靈兒驀地一驚,她開口道:「殿下,這裡是皇家御用的別莊吧?靈兒到這兒來方便麼?」

「沒什麼不方便的呀,這宅子現在是在我手中。」

「在公主殿下的手裡呀……」

「其實宅子會到我手中,要從前任雪皇陛下賜溫泉湯浴給我父后養傷的事情說起。」

靈兒點點頭。

「那是發生在我母皇登基之前的事。
父后在當時,是素有雪國將軍第一人之稱的武安君。可武力這麼強的父后,在一次協助天耀打仗歸來的路上受了重傷,若不是有這汪離天耀最近的藥泉能為他及時救傷,否則,抬回皇城的,可能只是具遺骸。
也因為父后那次傷得極重,與父后嘔氣的母皇才明白自己的心意,來到這裡照顧父后。
所以前任陛下在我母皇與父后大婚時,把他們定情的這個莊園直接賜給我父后。只不過,這藥泉在我出生之後幾乎變成我專用的。」

「變成殿下專用的?」

雪晴笑了笑:「嗯,我出生的時候比一般的娃娃還小,喝奶時沒什麼力氣,整日裡只喜歡睡覺。
母皇前面雖生了兄姊四個孩子,還是頭一回遇上像我這樣的情況。她天天落淚,就怕我咽了僅存的一口氣。後來是得了金閣寺的慈雲大師指點,才帶著我搬到這莊園裡生活。
不知是不是這處的靈氣非常,母皇帶我過來的第二日開始,我喝奶的狀況就改善了。
待我大到能同母皇一道泡這溫泉,聽說那時的我,只要見著了氤氳的水氣就很開心,身體也一日比一日強。
父后還曾讚說:『淚泉、淚泉反倒是讓妳母皇不流淚了呢!』」

「喔——聽起來好神奇呀!」

雪晴點了點頭,「沒過幾年,我母皇就登基了,在那之後,她發現我其實不能離開淚泉太久,只要太久沒回到這兒來,身體似乎就因為少了靈氣蘊養而變差。
可母皇那時已無法時常陪我到這裡,索性就將這莊園賜給我,方便我隨時進出。」

「原來是這樣……
咦?殿下方才提到雪后陛下在當將軍的時候協助天耀打仗?那是怎麼回事呢?」

「我們雪國是神之子的後代,自立國以來一直都是處在一般莊稼不易生長的酷寒之地,因為如此,皇室及子民們得團結一致、互相友愛才能一起堅守在這塊土地上。
每一任的雪皇為了讓人民吃飽花費了許多心思,直到現在富強的雪國,總算是不負當年父神母神的傳承,也是我國的驕傲。
只可惜……」

雪晴嘆息了一聲,「人的慾望往往在富足之後就會更加地展現出來。
我國不像其他國家,因為環境關係,在皇室的繼承上,也與其他國家有些不同。
我們皇位的繼承不分男女,除了品性及品德,就只看當時最需要的能力是什麼。所以也沒有什麼預立儲君的事情,通常都是由當時在位的雪皇在適當時機直接挑選繼位。」

「適當的時機?」

「嗯,比如一些天災人禍的發生,像氣候突然劇烈變化或我國遭受他國侵略等、需要不同能力的人來領導的時候,雪皇便會從皇室之中挑選適合的人來繼承大統。」

「咦?這一般都是由能人臣子去做這些事吧?怎麼會直接換皇帝?」

雪晴輕笑道:「這說來話長,簡單來說就是民情風俗的不同造成妳會有如此想法。不過我可以告訴妳,我們皇室的人從來不眷戀那個位子,要緊的是我們的百姓能不能安居樂業。」

靈兒一臉欽佩地說:「貴國皇室的情操讓靈兒由衷佩服!」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