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一百二十五 – 晉升典儀 VII

  「看妳人兒小小的,該仔細的地方卻一點兒也不含糊!」鞏毓靈含笑道:「雖然不是什麼事都盡如人意,但總的來說,現在都是往好的方向走。」

  「這是不是所謂山重水複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瞧瞧,我們芳昱很用功呢,這才跟在太師身邊多久、就學到不少新詞……」

  鞏毓靈離開二國帝后主桌時,恰好雲頎帶著一人過來找昊天嶺,他因此未跟隨鞏毓靈身後。不過昊天嶺與他們僅僅交談幾句,雲頎就又帶人風風火火地走了。

  昊天嶺睇一眼鞏毓靈那處,邁步回到主桌這裡。他張口欲言,雪后若有所思地先道:「御王,先前你對本后說過想娶靈兒為王妃一事,那心意至今不變嗎?」

  「回陛下的話,天嶺自認是個言必信、行必果的男子漢,如沒有肯定,豈敢向您開口。」昊天嶺抱拳道。

  「那好,本后就瞧瞧你的誠意吧。」

  「是。」昊天嶺作揖,轉而向光武帝道:「父皇,兒臣有事,先帶靈兒退下了。」

  光武帝點頭應允,「去吧,仔細些。」

  「是。」

  昊天嶺的道別不如雪后的寥寥幾句讓鄰近眾人驚詫,他們訝異之餘是低聲地談論起御王的婚事。聽聞那話的禮部尚書一行推推搡搡,最終因為昊天嶺有意帶鞏毓靈提前退席,再顧不得思量其他、趕緊往鞏毓靈的方向走。

  王芳昱見昊天嶺走近,起身低首道:「殿下。」

  「妳們說得如何了?」

  鞏毓靈想昊天嶺不會無故過來擾她們的興致,偏頭問道:「怎麼了嗎?」

  「計畫有變,得立刻出發。」

  「好。」鞏毓靈一手握起王芳昱的手,另手在其手背上輕拍道:「姐姐有事先走一步,我們改日再聊。」

  「好的。殿下、姐姐慢走。」王芳昱行禮道。

  昊天嶺攜鞏毓靈離去的速度很快,一幫文臣在後方想追還得顧及自家皇帝的目光、不敢有太大動作。當他們終於走到園門口,一雙璧人早不知去向。

  「哎呀,沒有去探得公主的口風,這下該如何是好?」

  「依老夫之見,今日才公佈公主晉升的喜訊,這幾日到王府賀喜的人一定很多,咱們先回去備份厚禮,看看能不能藉送禮的由頭見公主一面吧。」

  「對對對!公主一向大人有大量,肯定會接見咱們!」

  「是呀,只要公主願意在殿下跟前吹一吹枕邊風,殿下一個高興,不看僧面看佛面,我們就能逃過一劫了。」

  「呸呸呸!什麼一劫,咱們分明也是為了天耀好,又見赫連皇太子對公主用情至深,所以才極力促成公主和親的!」

  「好了,多說無益,趕緊回府想想要備份什麼樣的厚禮吧!」

  幾人七嘴八舌完,當即向光武帝辭行,匆匆各回各家。

  

  轣轆、轣轆,刻有御王府紋徽的馬車平穩地駛出皇宮。

  鞏毓靈透過車窗瞧著路上的未融的積雪道:「原本不是說等翁翁下午回來再出門,怎麼突然要提前?」

  「北方有大雪往南,所以等不及他回來了,我們最遲得在午前出發。」

  「是嚴重到官道都不能走的大雪麼?」

  「是,不過我們這次出門不走官道。」

  「不走官道?」鞏毓靈回眸道。

  昊天嶺手指向天,「我們走空路。」

  「空路?」

  「嗯,雖然我們這兒沒有飛機,不過……」昊天嶺賣了個關子,伸手在鞏毓靈的頭頂揉一揉,「一會兒妳就知道了。」

  「瞧你說得神神秘秘的,到底是什麼方式?」

  昊天嶺笑而不答,鞏毓靈便換個話頭道:「至今都還沒有人看到翁翁回來嗎?」

  「翁翁再如何都是隻老鷹,牠的速度肯定比那些傳令都快。」

  「可是凡走過必留下痕跡,即便翁翁的速度比大家快,可一直沒人回報看見翁翁回來的消息,我覺得有點兒擔心……」

  「我好像沒有同妳說過我的師門?」

  「嗯,我沒有經手過,不是很清楚。」

  「也是,師門的事情幾乎都是那幾人在處理,也難怪妳不清楚。
  要說到我師門,一般人只知師門在月水峰上的宇極碧影。事實上,師門的人分做了兩撥,大部份的人住在宇極碧影,其他少數則住在虛無縹緲。」

  「虛無縹緲?」

  「嗯,一開始中土大陸上並無虛無縹緲這塊地,它其實是水月峰上一處極為特殊的地形。師祖為守護這塊地界,於是在水月峰上成立了師門。
  經過漫長時間的建設,水月峰半山腰之上從荒野被開墾成山莊,始祖為它起名宇極碧影,從此有了所謂水月峰上的宇極碧影。那段期間內,師祖之下也逐漸分成幾脈,各自修習不同的功夫。
  這個時期的眾人是住在一塊兒的,但山莊內各地勢對修行的幫助不同,師祖便在山莊修建完成之際,讓各脈長者帶其下的子弟分住在不同的地域,奉天星占二脈正是被指派住在那處特殊地形的周圍。
  之後,始祖令各地域的子弟們對居所附近的地勢詳加調查以便繪製成圖,而那塊地似是為了涵養其中的奇珍異獸,在其外圍環繞一層終年不散的濃霧,再加上進入調查的子弟經常在裡頭遇上捉摸不定之事,久了之後,那裡就被人冠上虛無縹緲的雅號。」

  「唔……你說虛無縹緲在宇極碧影裡,可你前面又說師門的人分做兩撥,一部份住在宇極碧影,一部份住在虛無縹緲……所以這兩地現在不相通?」

  「可以這麼說,卻又不全然如此。」

  「嗯?怎麼說?」

  「虛無縹緲最早確實座落在宇極碧影裡,不過隨著師門的人數增加,人多難免會有些意外發生……在某次事件結束後,師門內的長者們找來鎮國巫女一同商酌,最終決定以巫陣等術式讓虛無縹緲脫離宇極碧影、轉移至人煙罕至的海域,如此一來,儘可能地保護虛無縹緲上的一切,也可大大減低師門覆滅的危險。」

  「原來如此。」

  「由於虛無縹緲平時不一定在哪個海域裡閒晃,且島上有陣法保護,所以即便它出現在妳面前,妳也未必看得見它,這個虛無縹緲可說是名符其實!」

  「唔……這樣的話,兩地之間怎麼聯繫呢?」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