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一百二十三 – 晉升典儀 V

  宣政殿內,大臣們持續對德安郡主和親之事爭論不休。而高位之上聽著這一切的光武帝眼眸瞇瞇,神色如同在火爐旁烤火安睡的貓咪。

  高德勝瞧他那形容不禁抿唇,眼神落至下方的蘇煜身上。每當蘇煜的銳眸一往高臺上來,高德勝便趕緊對著光武帝躬身點頭,狀似聽從吩咐的神態。

  殿外,孫內侍於通道上疾走,一路不停地奔至宣政殿的上西側門,待他朝殿內對側做完手勢,如釋重負地喘氣歇腿。

  殿裡的高德勝正發愁該用何理由叫醒光武帝,就瞥見側門外孫內侍的暗號。他欣喜地取出二顆小石、將之在廣袖裡暗暗敲擊。

  不過這麼小小石子的敲擊聲,光武帝驀地咳了咳睜眼道:「好了好了,眾愛卿的想法,朕都知道了,今日朝會就先到此,退朝吧!」

  「陛下……」

  光武帝不耐地揮揮手,起身欲走,沒二步又回身。下頭的人見他停下腳步以為有戲可唱,趙侍郎趕緊道:「陛下是有所定奪了?」

  「這郡主和親之事吶……」光武帝唇角微翹,話頭啟開復停。

  「和親之事是……?」

  光武帝居高臨下睨著群臣,待他十足吊人胃口,甫神神秘秘地開口道:「退朝沒事的人可以去長樂園瞧瞧,就這樣。」

  話落,光武帝行疾如風地離開,留下一幫毫無頭緒的臣子。

  「陛下的意思究竟是讓郡主和親還是不和親?」趙侍郎問二步開外的一名官員。

  那人搖搖頭,「不明白。
  是不是跟著去長樂園瞧瞧?」

  「蘇大人覺得呢?」

  蘇煜銳利有神的鷹眸在眼前眾人身上巡迴數遍,看得一眾心底發虛。

  須臾,他沉吟道:「……走吧,去長樂園。」

  目送蘇煜遠去,有的官員動身同前,有的仍猶豫不定。留下的三三兩兩討論道:「唔……所以蘇大人是覺得長樂園那處有蹊蹺?」

  「或許是。
  欸?長樂園?」

  一官員撓頭道:「……下官記得皇后娘娘有發請帖到家裡,日期似乎就是今日……是不是今日在長樂園有個宮宴?」

  「你這麼一說,下官想起來了!請帖上說的宮宴確實是在今日,地點是長樂園沒錯。」數名臣子附和道。

  「既然陛下特別提到那兒,蘇大人也去了,咱們是不是也該一起去瞅瞅?」

  「走吧!走吧!」

  相較於文臣們的磨磨蹭蹭,武官們早在光武帝邁步之際就交換過眼神。他們衝出殿門、抄著小路,總算在光武帝之前來到長樂園入口。

  光武帝對武官們能及時到園門口迎接自己感到滿意,認為他們十分有眼見力兒。而文臣們因出發得晚,即便氣喘吁吁、緊趕慢趕地抵達長樂園一帶,還不及到正門處便在矮籬邊聽聞裡頭的宣讀聲。

  「咨天耀貴女、德安郡主鞏毓靈,為人才德兼備、知書達禮,為雪國立大功而不驕,仍恪守本份、謙虛恭順。此女德行深得朕心,堪為國家臣民之榜樣,今特收為義女,命以冊寶立為雪國四公主,賜名德安。」

  「德安謝母皇恩典。
  往後餘生,德安定會孝順母皇、父后,恭敬兄長並友愛姊妹,以報母皇父后賞識之恩。」

  「好、好,地上涼,快起來吧!」

  「朕相信各位都曉得……」

  雪皇在園裡說話,園外的文臣們個個瞠目結舌,其中一人同蘇煜道:「蘇大人,方才宣的旨……意思是德安郡主之後不止為天耀的郡主,同時亦為雪國的公主?」

  蘇煜未回那文臣的話,只是瞇起眼睛沉思。不一會兒,他點著頭瞭然道:「原來這就是德安郡主不需和親的解套方法……連老夫這見證人都無話語權了,真是高招。」

  一直竭力促成鞏毓靈和親赫連的數位官員有些惶恐,他們沉默片刻,終有位六品官員出聲問道:「蘇大人是什麼意思?」

  蘇煜眼光循聲落至那位六品官員的面上。他勾勾唇角、抬手作揖,「老夫突然想起御史臺近日收到的一些關於和親的卷宗……若陛下真要徹查起來,恐怕有些人的烏紗帽不保吶……」

  說到此,蘇煜輕搖腦袋,續道:「老夫言盡於此,先回府了,告辭。」

  那六品官員暨後方數眾面色灰敗,他們一齊退到通路一側竊竊私語。其他不明究理的官員見蘇煜離去,站在園門口進退兩難。

  「各位大人怎麼都杵在這兒不進園?」雲頎不知何時過來揚聲道了一句。這話讓那些左右為難的人彷彿找到主心骨,他們立即朝雲頎圍攏。

  「雲大人!」

  「雲大人,不是咱們不進園,而是……」官員低眉順眼地道:「您說咱們現在進去方便嗎?」

  「方便!
  怎麼不方便?御王殿下讓我來請各位入園的呢。」

  「御、御王殿下?」

  雲頎淺笑道:「諸位大人又沒做什麼虧心事,有好吃好玩的宮宴為何不放鬆與會呢?」

  「這……」

  「哎呀,你們就別擔心太多了。」雲頎拍拍面前官員的肩道。

  聚在園門口的官員們相互看了眼,魚貫進入長樂園。雲頎往不遠處那邊咬耳朵的瞥一眼後,抬腳轉身。

  他踏出的一步尚未落地,身後就有人喊道:「噯!雲大人!雲大人請留步!」

  雲頎身形一頓,側臉道:「有什麼事嗎?殿下還等著我伺候呢。」

  耳語的幾人跑到雲頎前頭堵他,一人開口道:「不知鄙人是否能和雲大人打探幾句?」

  「喔,是戶部侍郎大人……」雲頎看著跟前數人道:「不知你們想探聽些什麼?」

  「額……」戶部侍郎擦擦額上的汗道:「鄙人想問問,方才長樂園裡受封為雪國公主的,可是咱天耀的德安郡主本人?」

  「阿,侍郎大人慢了一步沒聽到是麼,」雲頎點頭、朝長樂園方向抱拳道:「方才園子裡受封的確實是德安郡主……不、現在應該尊稱為德安公主殿下了。」

  雲頎左前方的官吏局促不安地開口問道:「侍衛長,御王殿下是不是很看重德安公主?」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