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一百十五 – 月亮塔 V

  思及此,他乍然想起出發前,姑姑給的一個錦囊。遙想當時,她特地叮囑自己收妥,以防一籌莫展無計可施。

  他從貼身處取出錦囊,囊中紙條僅秀麗六字:以蠱血洗血誓。

  殺手頭子微怔,隨後勾起嘴角,暗道姑姑果真先知英明。

  他朝左右副手打暗號,自己緩慢向前挪步。二名副手收到指示同步往兩側散開混入殺手群中。

  領頭殺手犀利冷眸緊盯狼王,錯步到殺手群約第二排的時候,冷不丁地把左右殺手丟向嘯天狼王。

  二名被丟出的殺手反應不及,接踵飛至狼王前。

  嘯天狼王不屑地伸伸腿、甩甩尾,一個殺手血濺四方、命喪狼爪,另一個則是轉瞬飛越殺手群,撞斷數棵大樹後,被真氣釘死在某樹上斷氣。

  「沒錯了,丟!」

  殺手頭子開腔,二名副手迅即丟出身側的人。

  這次,被丟出的四個殺手不甘這樣赴死,他們試圖在空中穩住身形背水一戰。瀕死的恐懼爆發他們畢生所學,一個個用盡手頭能使的法子攻擊狼王。

  哪知,他們努力掙扎以求逃出生天,後方自家頭領不慌不忙拈出一支長形略帶彎曲的薄扁棒子,擲向他們。

  棒子在空中滑過一道優美曲線回至頭子手中,四顆人頭依次落地,鮮血登時四處噴濺。

  狼王皺皺鼻子往右方閃避,殺手頭子怎能錯過這機會。

  他趁嘯天狼王心力悉數在最近身的那具屍身,上前扶住其中一具屍體將其頸部對著狼王灑血,二名副手見狀立即照做。三人從三方對準狼王,狼王不得已躍上天空。

  嘯天狼王的速度不慢,未教三人得逞。但牠能避開那些噴薄的血液,卻難免被幾滴乘風飄來的鮮血黏上,沾染處霎時變得清透。

  「嗬,真如姑姑所言,只是個影子,走!」

  說罷,領頭殺手把屍體冒血處瞄準狼王拋去,人迅速返身進入月亮塔。二名副手也先後把屍體扔向閃躲的狼王,多名心腹亦逮住這機會抓住被制伏的殺手跟進月亮塔。

  「嘖,一定是廉貞教的!」

  嘯天狼王氣惱,牠掠過最後飛來的屍體,一氣發散大量真氣腰斬未及進塔的殺手,下地用真氣封住入口。

  這事做完,牠連忙踏步高空,從上睨著散發如十五圓月光輝的塔心。

  那片皎潔似個蓋頭,屏蔽底下發生的一切,使人無法直視塔底情形。奪目雪白與東方地面隱隱泛白相映。

  時間不多了,藥師那兒不知是否順利?

  狼王惦念夜承影不覺眉間蹙緊,心一橫,利落跳進光芒內。

  刺目白光中分不清東南西北,其間夾雜陣陣刮骨強風,狼王耗費真氣護著自己邊朝夜承影的味道接近。

  少頃,牠穿過那段路程,得以窺清塔中情景。

  這一低頭是夜承影與一巫女趴倒在祭臺,毛球瑟瑟發抖地蹭著藥師的肩窩。牠加快速度、以護衛之姿穩穩落在她們之上。

  塔樓上的眾巫師自進出月亮塔以來,還是頭一回瞧見有人——有巨獸從塔頂進入,紛紛大吃一驚。

  解振卜薑是老的辣,他較他人早一步反應過來揚聲道:「來者何人?」

  「……王……你、你來……了……」毛絨絨的黑足赫然進入夜承影眼簾,她艱難地出聲道。

  嘯天狼王朝夜承影頷首,目眥瞟過解振卜,垂頭衝毛球道:「毛球!你窩著做什麼?」

  狼王的聲音不大、不溫和,卻能十足安定陷入驚駭的毛球,毛球帶著絕處逢生的喜悅、難掩情緒地比手劃腳。

  「好,乖毛球,本王知曉了。你準備好,本王助你一臂之力。」

  狼王聽毛球述說的當下,解振卜在二樓瞇起那雙小眼睛端詳祭臺上的黑影。他首度遇見這種巨獸,心下暗道:這什麼怪東西,竟能從塔外闖過啟陣屏障進來卻毫髮無傷……

  思緒至此,他忍不住以杖擊地再次問道:「你是誰?誰派你來的?」

  嘯天狼王環顧八方,最後將目光鎖在小頭銳面的老頭身上道:「嗬,想知道本王的身份……哼!你還不配。」

  話落,狼王尾巴凌空一掃,祭台上的懲戒巫陣碎裂失效,散落四處的符石騰空飛起。

  牠頭上火紅似的額毛此刻真真成了一把烈火,浮空的浮石於石心透現丹色光芒,繼而同點燃般化作一顆顆小火球。

  一簇、二簇、三簇的沖天烈燄毫無徵兆地出現在祭臺邊、迅速圍起一道朱牆,月亮塔裡瀰漫濃濃烤肉香。及時在火舌前止步的眾蛇怯步,膽子小的,調頭往外溜。

  解振卜看塔心的陣仗不對,舉杖敲打地面。啟蛇陣的人齊換咒語,使得蛇群退至氍毹處無法續行。

  牠們煩躁不安地擠成一團,擠著擠著開始互纏互咬。一小會兒的時間,萬頭鑽動的場面僅剩半數,許多蛇互吞至一半,有的蛇口殘留一小截尾巴。

  這時,塔裡念咒聲又變,吃過同伴的蛇一隻隻似吃到長棍般直挺挺地倒在氍毹邊,餘下的蛇,扭曲成各種形狀躺在氍毹上。

  毛球站在夜承影的背上,乖巧地舉小手緩慢挪動。狼王哼了一聲,空中的小火石朝八方射出、嵌進月亮塔一、二樓交界處的牆上。

  轟——石門突兀地啟開,是帶人抵達塔心的殺手頭子一行。他們進塔心不約而同先看向前方火牆,意外嘯天狼王竟比自己快一步到達月亮塔心。

  狼王覷過來與殺手們打上照面,數名站後排的殺手旋即攥著身上帶蠱的同伴上前一步,藉此威嚇狼王。

  殺手頭子不在意嘯天狼王看到自己,他只急切地想知曉夜承影現下情況。他張望片時,才透過火光在狼王的腳下找到趴倒的夜承影。

  確定夜承影未死,殺手頭子眼珠子轉到先前所見的淡淡黑影,那黑影已然沿氍毹邊緣成形,成為盤踞地上的一條黑色巨蛇。如深淵黑沉的蛇頭騰空抬起、高傲地看著嘯天狼王。

  「吱吱!」毛球提醒狼王道。

  「不必理會,管好你該做的,保護藥師就行了。」

  「吱!」

  「嗬,看起來有戲吶,只可惜,沒法兒好好看戲。」殺手頭子瞇眼細看,向後方示意低聲道:「走,我們繞道那側。等會兒看準那些毒蟲纏住狼王的時機,立刻料理夜承影。」


終於把這篇校完送出…..這裡光校稿就費三天,總算是修得滿意~
下面大概再一更多一點就能把月亮塔說完,邁向下個里程~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