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一百零九 – 被圍攻

  夜承影奮力抖動軟劍,教殺手們一時無法縮小包圍圈。殺手們無法,只得相繼拋出暗器攻擊。

  侯景陽站在房頂,輕易能看見夜承影一力抵禦十多人的明刀暗槍,他急道:「你們兩個還不快去幫藥師!」

  「這……」

  二位大內衛士面面相覷,糾結是否放著自家陛下去幫忙時,廊下遠遠傳來許多細微的腳步聲。

  夜承影試著移位,好減少被圍攻的劣勢。殺手這方則互用暗器、武器為掩護。他們不停地交會彼此眼神,讓之中能使真氣者,間或在那些密密麻麻的暗器雨裡尋空穿插真氣箭。

  他們一方面試圖攻破夜承影的防守,一方面藉此巧妙地逼夜承影挪步至中庭裡的低地、看她一步步踏進捕獸夾中。

  喀、啪噠——夜承影感受到腳下有陷阱時劇痛已然襲來,足踝處被堅硬鋒利的獸夾緊咬,再隨上身使劍的動作致使獸夾不斷撕扯那處的皮肉。

  她可以感覺到鮮血從傷處汩汩流出,體內的蠱蟲群因失血躁動不安、失控是遲早的事。

  夜承影眼眸腥紅地環顧四周,撲天蓋地的真氣箭雨、夾雜著淬毒的暗器,無休止盡地映在她的雙瞳。夜承影無奈地嘔出一口老血,嘴角不覺向上勾起、狠狠嘲笑自己的狼狽。

  上回被逼得像這樣的時候,是多久以前的事?
  一百三十九年前……?
  還是二百一十七年那次?
  哼,夜承光,妳是想摸清我手頭上還留有什麼後手麼?

  夜承影確認自己人離這戰圈有段距離,她伸手進懷裡,掏出早前配好的一種毒。她輕輕吹氣,控制真氣包住空中的那些粉末,趁隙送至周圍殺手的跟前。

  「呔!」殺手們儘管是專注地盯著夜承影,仍警覺到悄然而至的攻擊,不少人喊聲出手。

  砰砰砰數聲,倒下幾個面色發黑的殺手,未倒地的一人輕挑譏笑道:「藥師就是藥師,果然會用毒,不過,那幾個倒下的怕毒,我們可是姑姑親自挑出來、蠱毒都不怕的殺手呢,咯咯!」

  「阿——想來這樣的圍攻對藥師來說不過爾爾,所以還能有餘力回擊……」說話的人與他身側的相視一笑,「這麼看來,我們不使點看家本領不行了,不曉得大名鼎鼎的承影藥師還有什麼後招可使!哈哈!」

  其他的殺手們附和大笑,圍攻的暗器、真氣箭數量比之前更甚。夜承影疲於應付之餘,察覺到那些人將原本縮小的戰圈擴大。

  咦……?
  他們是想要做什麼……?

  夜承影猶未從端倪裡揣測到什麼,幾方位對手齊搭弓、放出點燃的火箭。

  兀檠遠遠就見幾簇跳躍火光帶得許多人影映在主后內室的外牆,加上他聽聞數枝箭矢離弦的破風聲,立時張開周身的真氣障壁朝中庭衝。

  較他更快一步的,是一道牙色的纖細身影。

  兀檠明瞭那人定是身子才恢復動彈、甚或略能動作就以內力衝破剩下的巫咒急趕過來。可一想到她不熟此地不明前方戰況、滿心滿眼惟護藥師周全,不禁心下一急,怕她是衝動下的羊入虎口,立刻窮自身能力提速追趕。

  修苒竭盡全力的速度非本身功力就落後的兀檠能追趕上的,他只能跟在她的身後,看著女子以掌風及小刃殺出一條血路,勢如破竹地跳進淺坑、抱住夜承影。

  兀檠抵達中庭凹地時,火箭亦差不多到了。

  修苒感覺到兀檠的真氣壁,回眸向他道:「你既來了,又懂真氣,就麻煩你照看真氣障壁了。」

  「好。」

  一般來說,火箭在有物可燒的情況下是屬使人棘手的攻擊手段,不過這困擾並不包括那些運用真氣的人。只要有真氣障壁在,就可輕鬆隔絕火箭帶來的麻煩。

  何況,三人各所持的真氣障壁早在三人接近的當口兒就在彼此的容許下默默相融,即便融合未竟,障壁抵禦一枝火箭與十數枝火箭是一樣的。因此,修苒安心蹲下、以檢視夜承影的腳。

  「藥師,請您饒恕修苒現在才到。」

  「無妨,妳們到得及時,我也能喘口氣了。」

  夜承影的聲音聽來有些疲憊,修苒憂心地抬頭瞧她一眼,低頭道:「您的腳是被捕獸夾給夾了,您且忍忍,修苒現在就把獸夾打開。」

  「沒事,開吧。」

  修苒專心地查看捕獸夾,那夾子不似一般種類,它附有精巧機關在上頭。修苒試著用蠻力開,但它反而愈夾愈緊。

  就在此時,真氣障壁上赫然閃現數十道銀色光芒,隨之是十分尖銳刺耳的吱聲響起,那些動靜掩蓋住幾個小豆子叮叮咚咚撞上真氣壁的聲音。

  說時遲、那時快,三人所在的方寸之地被猝然生出的巨大烈燄給包圍。

  「蹲下!」

  兀檠回身吼道,他抬手將站著的夜承影往下壓,儘量張開自己的身子、意欲遮擋整個淺坑。

  短短的一剎那,真氣壁外的火燄意外地穿透進來,熱浪襲捲至真氣壁後方。

  修苒原忙著解開捕獸夾,聽兀檠吼聲再感覺熱度改變,不得不看下淺坑外的情況,這一扭頭,她在兀檠的雙眸中看見錯愕的自己。

  「兀檠……」

  「姑娘……護好藥師……」

  護體罡氣不如真氣壁,它無法完全擋住兀檠身後的熱度,他背上的衣料冒出白煙,眼看要燒起來。

  夜承影眼捷手快地推開修苒,小手徑自探進兀檠的衣襟裡。

  「藥、藥師?」

  夜承影沿兀檠的胸膛摸到他的後背,發現一路摸去,不論哪兒都是濕漉漉的。他後背的傷不用說,因熱度爛成一大片,其餘有傷的位置,遍佈小小一截的突出物。

  她乾脆拉開兀檠的衣襟,放眼是前胸上大小不一、縱橫交錯的薄刃,眉心忍不住狠狠蹙起。

  可惡,又是讓薄刃帶著真氣殺進來的麼!

  「藥師……鄙人……」

  「噓,別說話。你若還能醒著,就幫忙修苒補真氣壁。」夜承影托住以意志力強撐的兀檠,塞了數顆藥丸進他口中。

  「修苒,別愣!」夜承影撐著兀檠喝道,「還記得沙漠裡的血刃麼,他們現在用的是薄刃。」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