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一百零六 – 奪魂散

「嗬……把妳的狗命留下來!」

兀檠上前抵擋,回頭道:「藥師,方才的毒……您沒事吧?」

「唔……是你呀兀檠。
毒?什麼毒?」夜承影不明所以地道。

殺手與兀檠雙雙停手,殺手不可思議地看著夜承影道:「那天下奇毒,妳怎可能沒感覺!」

對手既停戰,兀檠連忙退至夜承影身側查看她的情況。

夜承影一身深色青衣,本應輕易看出沾上的淡色粉末,只因身處半宵之中,縱有火光,不細瞧實難分辨。兀檠回憶她先前經過的位置,往她右膀處尋找。

他注意地瞅,終在夜承影右膀近肩的衣袖上找到些粉末。他指著那處要告知夜承影,孰料,夜承影信手拈起那處的粉,靠近自己的鼻前嗅聞,隨即以舌尖舔了舔。

那比捷雷有過之而無不及的速度教兀檠無從阻止,他嘴巴吃驚地大開著、好半晌顫抖地道:「藥、藥藥、藥師!」

同樣吃驚的還有殺手,他在掏出那粉的當下未有保護,僅是眨眼的時間,毒就入侵碰觸到的指尖、掌心等處,如不是有姑姑給予的庇護,毒早深入肺腑,哪能以內力抵抗之。

「額……你們倆是怎麼了?」

「莫非是鄙人錯看了?」兀檠喃喃道。

「嗬,你沒有看錯,」夜承影勾起一側嘴角,「這粉確實是種劇毒,不過並不常見。
可惜,毒是好毒,但這奪魂散對我來說……」

兀檠聞言,眉頭不由一抖,插嘴道:「您說這是奪魂散?」

夜承影沒事樣地點頭道:「是奪魂散,怎麼了?」

「妳、難道妳不怕?」

殺手驀地想起姑姑曾說的:琮瓍那陷阱佈了這麼久,也該是到了請君入甕的時候。你,你到琮瓍去,趁夜承影身中巫咒動彈不得時,拿這把小刀刺進她的心臟。嗯……你用奪魂散應該用得很嫻熟了吧,這回再賜你些,只要有人膽敢阻撓,就直接拿奪魂散對付,務必要殺了夜承影!
姑姑的原話是這樣……所以這毒對夜承影無用?
嘖!不管如何,這次的使命就是殺了她就對了!

殺手伸手、取下另一臂上綁著的一柄細刃,兀檠見那刃上頭泛著青色幽光,緊張地擋在夜承影身前。

眼看殺手起步發動攻勢、兀檠抬手欲與對方對峙,他忽覺右肩被人緊緊拽住,緊接著,人就像被拎小雞般轉個方向。

少了兀檠擋路,殺手自是長驅直入地殺到夜承影面前,兀檠因夜承影那一下,根本回防不能,他氣急敗壞地驚呼、朝夜承影撲過去。

夜承影右手抵住兀檠的這一撲,左手按住抵著兀檠的右手手腕,殺手陡地挺直、停在夜承影跟前。

兀檠防備地看向殺手,只見殺手神情痛苦猙獰、雙眼瞪得如銅鈴大。

「嗬……夜承光沒告訴你麼,想殺我,得在我不能動彈的時候動手……」

「呃、呃、呃!」

殺手喉頭如被人用力掐緊、說不出完整的字句。

「藥師,請手下留命。」

夜承影不滿地扭頭,「怎麼,你要替他說情?」

兀檠抱拳,「藥師,三叔公很可能就是被此人給害死的,還請藥師將他交予鄙人帶回家族。」

夜承影的目光緩緩看向殺手,「你前頭說兀兒進是因病過世,現在卻改口說他是被人害死,究竟是怎麼回事?」

兀檠面色有幾分猶豫,他道:「……方才與此人交手時,他的招式與武器就讓鄙人有些懷疑了,再者,他手上擁有的稀有異毒與三叔公當年的死因相符,因此,鄙人希望能將他帶回去,讓族中長輩指認指認。」

夜承影抿唇道:「為何先前要騙我?」

「三叔公臨終前特意囑咐,要我們儘可能隱瞞您他過世的消息,還說別讓您知曉他過世的原因,以免您為了報仇出什麼意外。所以,您若到我族裡去問,不論是誰都會告訴您三叔公是因病過世的。」兀檠像破罐子摔破似地、把話一口氣全說出來。

「這兀兒進,」夜承影眼眸愣怔,喃喃道:「真傻……」

「藥師……」

「你三叔公為何會與此人碰上?」

「這事鄙人曾聽長輩說過,一切都要說到二年前的往事。」

「二年前?」夜承影挑眉道。

「是,您二十多年前離開後就未再踏足我國土地,但三叔公一直領著族人對您的叮囑盡心盡力。因為如此,二年多快三年前,三叔公首先覺察到進出主教的人裡,有許多非火神教的人在頻繁出入……現在回想起來,主君陛下就是在那個點兒開始對長老會愈來愈言聽計從。」

「嗯,他查到些什麼?」

「三叔公查了半年,查出有個懂巫的異國女子在宮裡住了長達半年之久,那些外地人正是因為那名女子,所以經常出入丹宮與聖山山腳的聖殿。
再繼續查,得知那女子與長老會的幾位長老十分熟捻、過從甚密,還有人說那幾位長老個個是女子的入幕之賓,與女子行許多荒唐事。
二年前的某日,三叔公懷疑長老會與女子達成什麼協議,他決定親自前往長老會核實,恰巧在路上遇到正要離開的女子。
長輩說,眾人在見到那女子時皆吃了一驚……」

兀檠說到此頓了頓,轉眸盯著夜承影的面容。

夜承影眸子一瞬不瞬地瞅著殺手淡淡道:「然後呢?」

「那女子長得與您如出一轍,差別只在您為男子、她為女子……咳咳,不過三叔公當下的反應與其他人不同,他只是一愣,就二話不說地與對方開打。
因三叔公說打就打,招招又出的狠,其他族人自然是不容分說地提刀加入戰局。
參與那場打鬥的人均看出三叔公與平日的溫潤不同,每一擊除了重,還附帶極大的怒氣。他很快就隻身攻進女子身周的防衛網,與其近衛以一對五。
那些被挑做近衛的人多半不是省油的燈,再看與三叔公對招的像極江湖殺手中的高手,二叔公當然片刻不停地帶人殺過去支援。
因為如此,當時在戰圈裡的人日後才能回憶到一件怪事。」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