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一百零四 – 兀檠出門

「嗬嗬,不去看看你弟弟的傷勢麼?」

「嗟嗟,他看起來傷的可不輕呢!
啊,俺看還是別這麼麻煩了,俺大老爺們就送你們兄弟倆一程,一起入地府吧!」

說著,殺手們的攻勢愈發凌厲刁鑽,三人六手外加真氣的輔助攻擊,教兀釅吃不消,更遑論是重傷的兀碇。

兀碇先前遭受對手以短刃破開內力凝出的護體罡氣,那力道使匕首長驅直入、直至盡數捅進他的右胸、卡在胸骨間動彈不得。

所幸他遭受那擊時的雙手雖是略慢一步、也還算及時地到胸前擋了一把,使他能在對方扭轉刀鋒之際忍痛自刀身中退出。因此他重是重傷,然則在這回合中保住了一條小命。

「噢,逃過一劫是麼……那接下來呢?你還有氣力可以防嗎?」殺手噙著殘忍嗜血的笑道。

兀釅被二位屬高段的殺手從左右毫無間隙地圍攻,哪怕他的武功遠遠高出兀碇一大截,此刻照樣被壓著打,全無還手之力。

他感受到身後的氣息紊亂,每一次的揮擊、防守愈漸費力與吃重,兀碇的態勢彷若強弩之末般衰弱,兀釅曉得自家兄弟再撐不了多久,心急如焚。

噗呲聲與兀碇忍耐的嘶聲齊齊響起,兀釅眼白轉瞬佈滿肅殺的紅。

急迫、憤怒令他心緒不穩,內力洶湧澎湃地在體內各處衝撞流轉,他難以自抑地攻向殺手。殺手見狀笑得更邪,攻擊中遊刃有餘地添上許多挑釁的動作。

「嗬嗬,蠻有兩下子的嘛,快呀,快殺了俺!否則你兄弟要死了!」

兀釅聽不清殺手說的什麼,在他抽空擦去額上流下的血,眼前再見的就是許多影子,每個都是面容模糊不清的殺手。

分明抬手前只是二個人……怎麼頃刻間生出了這麼多?

是因為殺手以內力提升速度的緣故麼?

哼!那不管,都殺了便是!

一旁的兀碇覺察到不對,兄長怎麼對著空中拼命攻擊。他想提醒兄長,開口氣若游絲。

「哥……不行吶!你……你、你要走……」

兀釅方才對兀碇的受傷還有所察覺,此時倒如另一個不相干之人。他不停揚刀防禦,或是激昂地揮擊、猛刺。

那些出擊漸次追上二名殺手的速度,可惜,真正同殺手交戰到的回合,僅有零星之數,多的是他白費的力氣。

儘管如此,面對兀釅的功力能在不意間飛升、成功擋住自己的每一回攻擊,並額外以未見過的招式對付到自己一事,二名殺手不敢再輕忽於他。至少,在他走火入魔至死前,最好是避開為妙。

他們收拾玩味的心,決定以最快速度處理掉這兩個看門狗。不想,三人發狠的第一招尚未落下,凌空突來一道喝聲穿透至幾名打鬥中人的耳裡。

「坐聚護體罡氣!」

兀碇聞言當即雙腿一蹬、盤坐到門邊的地上。他不再管對手是否追擊自己或劈開那道門,只顧全力催動內力、好重新築起護體罡氣療傷。

至於在旁與殺手纏鬥的兀釅,他對那聲音恍若未聞、持續提刀殺敵。

原先一直攻擊兀碇的殺手見人讓了位,不客氣地上到門前。就在他伸手、將觸及門板之時,那扇關閉許久的門自裡頭被人啟開。

噗哧——匡噹——門內快刀的影子晃過,門前殺手猝不及防,人頭與大半片刀直墜落地,另二名殺手被那刀鋒之氣逼得後退十步之遠。

兀檠走出門外,一腳把無頭的殺手踢向二名殺手後帶上門,他趁此把丸藥塞進兀碇的口中,順勢一掌拍在兀釅的後心。

兀釅受那一擊踉蹌幾步,停下手頭上的動作,眼神終於清明了些。

「你差點就走火入魔了。」

「哥……我……」兀釅羞愧地低頭。

「清醒了?」兀碇盯著不遠處的二人一字一句道:「清醒了就繼續守門到後援接手為止。兀碇傷重,我已讓他服下家族的秘藥,屆時,你們都去療傷。」

「是。」

「為兄會會這兩個人。」

「哥,請小心。」

兀釅的話音甫落,只見兀檠微微頷首、足尖一頓,已然到那二人的身前。

二位殺手明明瞪著眼,仍舊不知兀檠是如何到自己的跟前,只感覺到頰上生生挨了一記重拳。

如不是他們即時反應過來以真氣箭分散對方的注意、再加上逃生本能在剎那間挪動凝實的護體罡氣至面頰同那拳風抗衡,就不會只是被打得飛出去而已。

然,他們在空中調整好身形,尚不及落至地面,下一波的攻擊襲至胸口,他們憑殺手銳利的避險能力堪堪擋下這一回。

咣噹咣噹、哐啷哐啷,一時間廊中迴盪兵器相交聲不絕於耳。

二名殺手被對手逼得眉頭緊蹙,無復早前的調笑與狠勁。

參與對打的僅一人,他們聯合起來只勉強與其打個平手。

這還是在這條僅容五人並肩的走廊之中、對方要盡力保護宮殿而收力的情況下。

且就那功夫招式與內力應用的方法……就算他們再愚鈍,打上幾回合後同樣明白這類人一般不會在皇宮大內裡任侍衛差的……偏生這人就是穿著宮廷中的侍衛長官服!

這人到底是……?

二人與兀檠過不到三十招,二名殺手的頹勢大致底定,眼看兀檠發狠將要削去其中一人的胳膊,一記銀光擋下了兀檠。

「讓在下與這位英雄過過招。」

攻擊既被擋下,兀檠也就任那二名殺手落荒而逃。

他神色肅穆,冷嗤一聲道:「閣下觀戰這麼久,瞧出些什麼門道來了?」

粗柱後方有個挺拔身姿緩緩走出,那人衣著似先前的那些殺手,唯前襟處多幾道青蓮色的雲紋。

「嗬嗬,沒想到隱世的兀家竟然跑到琮瓍的皇宮裡當個小小的侍衛長……這是讓世家子弟歷練的安排麼?」

兀檠瞇起眼,「看來閣下的見識頗廣。」

「好說好說……」

話未說罷,那人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向兀檠撲來。

兀檠舉刀迎上那人,殺手不急不徐地從背後勾出二把幾乎快呈環形的彎刀,嘴角露出輕挑一笑。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