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一百零三 – 守住門

「嗯……不過現在外面打得正歡,沒辦法為妳重煮過這柚子水。」

「所以?」

兀檠伸手進木盆將香囊壓進水中,抬眸道:「姑娘放心,鄙人現已將不該放入的東西都拿出來並新添了艾草進去,如此處理,水就能勉強湊合著用的。說不定外面打完了,姑娘或許都恢復得差不多了。」

「多謝。」

修苒睨向雙膝受傷的侍女,「兀檠,她們是來……殺藥師的?」

「不知道。不論是不是,現在開始,也起不了什麼風浪。」

兀檠自木盆內撈出棉帕,將之擰得半乾、敷到修苒的雙手上,他仔細以棉帕包住她的每根手指。做這事的當下,房裡揚起他冷冽的聲音。

「妳們是受誰的指示?」

修苒聞言朝侍女瞧,侍女垂眸未言。

小半晌過去,滿室始終只有呼吸的細聲。得到沉默的兀檠毫無慍色,在處理好修苒的手,起身走到侍女的身前蹲下。

「嗬……不說也沒關係,等會兒藥師醒來讓她來問,就更有妳受的。」

兀檠嘴裡說著,抬手在侍女身上點了定身的穴道。他順道捏住她的雙頰,另隻手伸長到几上抓取那處的幾種草藥回來塞進她的檀口道:「夠惡毒的呀,自己不嘗嘗怎麼對得起呢。」

「她們要害我?」

「是,不過沒害到。」

兀檠淡淡回復一句,陡地神色一凜、蹙眉站起,他側身看著修苒道:「姑娘就在這兒歇會兒,鄙人先出去應對那些人……」

「等等。」

「姑娘還有事?」

「對不起,雖然現在門外情勢似乎十分緊張,但我能在那些巫咒下平安無事,應該是因為藥師把牙墜給了我。我現在沒事了,你能不能行個方便,幫忙把牙墜換到藥師的脖子上再出去?」修苒語速很快地說道。

兀檠想都未想,迅即點頭道:「好,那鄙人失禮了。」

門後的兀檠處理內室裡的侍女,又為修苒添加艾草以幫助她縮短恢復時間的同時,門外的殺手們亦擊退了第一波前來察看異動的所有丹宮衛士。

少了糾纏打擾的人,殺手們的目光想當然耳全轉至夜承影所在的那道門前。接下來無需言語,殺手們有志一同地以輪番圍攻的方式對付兀釅與兀碇。

豈知,數盞茶的時間經過,那扇門屢攻不下。

兀釅、兀碇的武功在家族裡的排行約在中間,再配合從小苦練的內力,實力自是不若一般的丹宮衛士。

殺手們一開始並不清楚這點,以為是先前那些侍衛拖後腿、從而令他們無法攻破那扇門。如今,十數回合的交手後,自然對兄弟倆的武學程度瞭若指掌。

「退下,換我們來!」

一道呼喝聲如破空驚雷,與兀釅、兀碇交戰的殺手們聽聞此話,即便得受傷才能立即離開,也乾脆地承了那擊趕緊跑得沒影兒。

前方的殺手散開,數道逼人的殺氣緊接而至。

「哥!是真氣!」兀碇憑著直覺擋掉一記飛射過來的真氣箭,不由地喊了一句。

兄弟倆不敢大意,登時提起內力幫助覺察周遭。他們快速揮動手上長刀以抵擋從前方及兩側飛至的真氣箭。

鏗——砰——二種聲音不斷交替傳來。沒一會兒,兵器相接的鏗鏘聲也加入這場重啟的戰局之中。

兀釅、兀碇落在下風是顯而易見的,三名殺手帶著貓捉老鼠玩的惡意圍著倆兄弟轉,左一刀、右一下地如湯沃雪般不斷在他們通身刻下新的傷痕,分明有能力卻又不對他們施以致命的一擊。

兩人與之過上幾招就知曉這三人的功力與低劣,雖說他們不一定能看清對方出手的招式及時機,他們仍不畏這些殺手,努力地接招與回擊。二人眼下唯一的信念就是死守著身後的門、不讓殺手們越雷池一步。

時不過一盞茶,倆人附近的厚牆因真氣箭出現許多深深淺淺的刻痕,他們渾身是血,模樣看來十分狼狽,任人都能輕易看出這重開的打鬥根本是場武力極度不公平的搏鬥。

帶頭的殺手舔了舔左手握著的短刃,輕笑道:「嗬……你們先前不是一副應對自如的模樣麼,對付咱這麼多弟兄,俺還以為你們倆兄弟的功夫是有多高呢!」

話音未落,他自己與身旁的另名殺手哈哈大笑起來,第三位殺手則耷拉自己的二道粗眉、神情哀憐地道:「唉呀,別說咱們太狠,咱們殺手也是會惜才的。阿,頭兒你說是不是?」

「就是就是,咱頭兒很心善的。」

「想你們都是錚錚鐵骨的男兒,再打下去,你們只有死路一條。這樣吧,給你們個不用死的機會。」第三位殺手笑得詭異道。

「哼哼,只要你們誰跪下來叫咱爺爺,俺大爺們就留活路給那人。」

兀釅神情嚴肅,隨便抬手拭去面上的血跡道:「哼,要殺要剮悉聽尊便,兀家男兒沒有投降一說!」

「呵呵——那有沒有人說你們兀家真不懂變通呢,要不是你們挺好玩的,俺哪會想陪你們玩玩。
不過現在嘛……俺看是辦正事要緊……」

殺手話未完,三人就霍地動手進行新的一輪猛攻。

儘管兀碇與兀釅的反應很快,他們幾乎在對方剛抬臂亦擺出防禦姿態,依舊無法跟上對手那招招狠毒、回回直擊防衛最弱處的快攻相比。

「嘖嘖,接下來要玩真的囉,你們還擋得住嗎?」

殺手說著勾起邪笑,手腕一轉,傾身攻向兀碇使力較弱的左手。兀碇見狀,令右手協助左方而來的強攻。

孰料,在他接刀的瞬間,殺手那刀竟一分為二,其中的一把在兩兵相接時倏地轉向,攻向兀碇右方的空門。

噗喀——利器刺入血肉、撞擊到骨頭上的細聲自右方傳來,這一般人聽不見的動靜惹得打鬥中的兀釅眉頭緊蹙。

縱使兀釅後續依然聽到兀碇與對手的交手聲,他心中明白,兀碇刻下與之前相比,速度及力道都差了許多。

兀釅心中著急,想即刻去幫忙兀碇,但他被對上的二名殺手緊緊纏住,根本無法分心。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