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一百零二 – 接二連三

唔……身子好沉……

那是誰的聲音……?

嗯?身旁好像有人,是股熟悉的感覺……是誰?

修苒靜靜地掙扎了好半晌,終於蓄足力氣睜眼。本著常年來的習性,她張眼就是連忙確認周遭的情況。

幸而她的頭此時不若身子那般重,能很順利地轉向右方。只是,這轉過去,就發現夜承影不省人事地趴躺在身側。

「藥師、藥師,您醒醒!您醒醒呀!」修苒驚訝道。

她很想立即起身查看夜承影,無耐手腳都動不了,只得轉頭往吵嘈的方位看。

「你個小小侍衛長竟敢對我火神教祭司及巫女巫師們動手,你就不怕……」

「哼,鄙人怕什麼!」兀檠手上拿著火紅色的綢緞、將有字的那面朝前向眾巫道:「鄙人手上可是主君陛下親寫的詔書呢!你們都先進牢裡蹲去,自然有人會查出你們這些人都做了什麼好事!
來人!收繳他們的巫杖法器,關入大牢內候審!」

「是!」

「兀……檠……?」

兀檠欣喜地回身,對修苒道:「姑娘!您醒了!您現在覺得如何?」

「藥師怎麼了?看起來好像……昏過去了?」

兀檠瞥一眼夜承影,目光再回到修苒身上道:「鄙人也是剛趕回這裡,不是很清楚藥師的情況。姑娘能起身嗎?」

修苒試了試,「身子很沉,沒辦法起來。」

「這樣麼,可能還需要點時間。」兀檠點點頭,「姑娘,鄙人失禮了。」

兀檠將修苒從板輿上抱起,讓她坐到祭臺旁的地上靠著石臺,回頭把夜承影的身子放好在板輿上。

「兀嚴。」

「是。」

「這邊就交給你了,小心他們玩花樣。」

「是。」

「兀碇、兀釅。」

「屬下在。」

「你們仔細抬著承影藥師,跟鄙人走。」

「是。」

兀檠把修苒重新抱起,帶著兀碇、兀釅回到琮瓍主君為承影藥師安排的內室。

「姑娘,您先在這處休息,鄙人去去就來。」

修苒看向板輿上的夜承影憂慮地喃喃:「藥師何時能醒來呢?她是不是受我連累了?」

兀檠止住步伐回身道:「姑娘是藥師親近的人,所以姑娘出事,藥師怎會冷眼旁觀。再者,此次也是藥師要姑娘替上的板輿,藥師救姑娘是該有的義氣,姑娘就別自責了。
至於藥師何時能醒……鄙人未習過巫,無法回答姑娘,不過鄙人現在要將此事去呈報給陛下,或許主后娘娘會曉得該怎麼做。
噢,對了,鄙人離開的這段時間,會有侍女來幫您緩和巫咒的效果,兀碇及兀釅會守在門外保護您及藥師的安全。」

「好,多謝。」

兀檠離開內室不遠,迎面遇上行色匆匆的侍女。當他們將錯身而過,侍女認出他道:「兀侍衛長請留步。」

這聲呼喚令兀檠的腳步頓了頓。他定睛一瞧,開口的,是平時服侍古一心的侍女中、有武功的二位之一,便停下來道:「是陛下還是娘娘有吩咐?」

侍女行禮後直言道:「娘娘方醒就聽聞藥師昏迷的事,所以吩咐婢子過來通知你把藥師帶進月亮塔裡曬月亮。」

「曬月亮?現在月亮都已經快西沉,哪還有月亮可以曬,更何況外頭還下著雪……而且月亮塔那兒,不是鄙人這樣的男子漢能踏足的地方吧……」兀檠打量著侍女邊嘟囔著。

侍女微笑道:「兀侍衛長請放心,月亮塔那處有派人去通知,不會為難侍衛長的。」

「那好,麻煩妳回去稟一聲,鄙人這就率人帶藥師過去。」

「是。」

兀檠繞去點了兩個親信,還未回到承影藥師所在的內室,就聞附近有打鬥聲。

他趕往打鬥現場,一路的地上從零散地躺著的幾名侍衛,到愈來愈多死傷。

「你,去稟報給總衛長,讓他找高手來。」

「是。」

「去,就近調我們的人來支援。」

「是。」

兀檠拔劍,飛身朝戰場深處,兀釅及兀碇死守在承影藥師的門前,他們身前是一群兇神惡煞的赫連殺手。在殺手之後,是聞聲前往此地支援的丹宮衛士。

那些侍衛的功力大多不及這些常年遊走江湖的殺手,他們能用的是以人數、戰術拖住殺手。

只不過殺手們也不是白吃這行飯的,他們平時雖少有合作、以單獨出擊為主,但此時,有同出過任務的,自然是除了靠殺手慣有的直覺,亦能在侍衛應變不及時默契出手。

丹宮衛士們僅管熟知丹宮裡的個個通道、奮力要圍勦這些外人,可受限於這處的宮內走道不很寬敞,戰術難以實施,侍衛們有如送上門的羔羊,上一個死一個、上二個死一雙,整體戰況岌岌可危。

兀檠帶著內力持劍在半空穿過這個戰場,他掠過數名殺手頭頂上方時還與之交手了幾招。

待他到門前翻身落地,他把蓄積的內力帶至長劍、向門前的殺手方向刺去,劍氣捲起十數道旋風,殺手們連忙擋下他這一擊。

「再撐一下,就會有人來支援。」兀檠見兀釅、兀碇身上沒什麼傷,拋下這句話,閃身進門。

修苒坐在榻旁,雙腳泡在小木盆裡,二位侍女一左一右地拿著濕棉帕為她擦手臂。

她聞聲抬頭,正訝異兀檠回來的速度,只見兀檠朝她射出三隻短刀。

與此同時,修苒左方的侍女亮出一把精巧的匕手,往修苒的咽喉攻擊。

修苒身子雖沉,算能使上點力,她讓自己傾倒至床榻,那侍女未再朝她追擊。

兀檠上前扶修苒坐起身,急急蹲下察看她腳下的小木盆。

修苒這時見左邊的侍女喉頭插著短刀橫倒在地,右邊的那位現跌坐在地,雙膝上各插一把短刀。

她目光轉到自己的腳,疑惑地開口道:「這兩位侍女……」

兀檠低頭攪動小木盆中的水,「她們不是鄙人派來的。」

他面色冷凝地把木盆底沉著的香草都拿出來檢視,最後將大部份的香草都擱到几上,只放回一些樹葉、再從衣襟裡掏出一個香囊扔進木盆裡。

「這水有問題?」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