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一百零一 – 救修苒

自兀檠離開,夜承影就覺時間過得十分緩慢。她焦急地察看四周與圓洞中的情況,來去了好幾回,附近仍是一片靜悄悄、沒有失火的跡象。

眼看圓洞下方全然昏迷過去的修苒、眉頭緊皺得似在惡夢之中,夜承影擔心得趴在圓洞口向下望。

修苒那樣的情形定屬十分異常的,因自己給修苒的那條月牙墜是經朱諾加持過的法器,且那牙墜此刻就安在她的膻中穴上,一般巫咒怎可能讓她有如此反應……

夜承影邊看邊想,驀地眨了眨眼,暗道:那是什麼?

她分出內力提至雙眸,細看方才在修苒肩旁見到的一小塊血色。

唔……那是板輿上的圖案?

先前為了怕修苒中招、分明就檢查過的板輿,當是時可未有任何圖騰在上頭的,怎麼此刻卻……?

莫非是因為巫陣啟動才現出的圖騰?

夜承影心頭咯噔一聲,暗罵自己:還是大意了!

她眼前浮起從前的一個回憶,那是與朱諾同路去救一個被惡巫抽魂的女娃……女娃的面容忽現半空,模糊透光的小臉在空中飄盪一圈,就下沉到修苒的上方與之貼合、融為一體……圓洞下的場面,猶如湖面起漣漪,再瞧,情景就與她們趕到的時候相同……接下來的見聞,該會是女娃的眉心冒出一縷輕煙。

遙記當年,朱諾是話都來不及說,就衝進去阻止惡巫行巫,她們二人花了一番功夫成功阻止惡巫收獲那煙、阻止女娃的神魂被惡巫利用,可女娃的神魂早在惡巫強行抽魂時受損,後來得休養數月……

夜承影憶及此,氣得直發抖。

還說什麼「只是要讓承影藥師睡上幾年」的連篇鬼話,這些人根本是要行抽魂之實呀!非得馬上阻止下頭的行巫不可!

比起等待兀檠的人行動,自己現在能做的是……

夜承影沒有猶豫,她霍地直起上身呈跪姿,一手握住身旁的圓柱,另一手扶在尖形頂蓋上,欲運功破壞身前的巫陣。

一般如夜承影這樣功力的人,平時在生活起居上就得注意使力時的力度,以防不小心壞了住處,按說她這會兒還運上了內力要拆房揭瓦,更是易如反掌之事,可她一時半會兒竟拿這圓柱與頂蓋沒轍。

夜承影心焦如麻,既無法破壞這強化巫陣,只得想其它法子穩住修苒、將其救下。

這一想,她憶起兀檠離開前、似是在他唇上見著沾染的血痕。

阿!朱諾好像曾說過……

夜承影放棄破壞屋頂的方法,躍進圓洞裡。

自空降下,夜承影仍舊受那些文字的影響、被震得幾分難受,為了救人,她強撐維持神識的清醒、看著下方調整落地的位置。

專注念咒的巫師們未料有人會從屋頂進來,這便利了夜承影的行動。

說時遲、那時快,在夜承影即將踏上地面之前,她先踢了石臺旁的祭司一腳,祭司被踢到祭臺下方、那些巫師子弟的身上。她落定板輿旁,腳步隨即橫向一跨,握拳朝附近的長老身上招呼。長老在這重拳之下,被拳風帶得飛出祭臺一段距離。

喀喀二聲,二位主祭的骷髏杖子先後落地,夜承影右手拽住修苒巫袍的前襟、一口氣要拉她離開,豈料,修苒身子與板輿合為一體般,怎麼扯都扯不離。

摔在子弟們身上的祭司狼狽爬起,他哈哈大笑道:「承影藥師,行巫豈有那麼容易就被破壞的,那位姑娘是註定要人魂分離的。」

被揍飛出去的長老讓子弟們攙扶他起身,道:「哼,總是以救人為天命的承影藥師沒想到自己有落得找人替為羔羊的一日吧!
人不為己,天誅地滅吶。」

夜承影斜眼睨著他們二人:「你們究竟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嗬嗬,我們當然是在做對琮瓍好的事情。」

「是呀,既然正牌的承影藥師放不下替身想來救人,不如就陪那姑娘一起吧!
小巫們,念咒,困住他們!」

堂屋內的念咒聲再起,夜承影蹙了蹙眉、並不予理會,她心想,我拉不起修苒難道還不能挪移動板輿嗎?

手隨心動,夜承影使勁兒把板輿拉向自己、再推往對側,她嘗試好一會兒,板輿動都未動半分。

夜承影欲再試,發現自己的手腳似被掛上許多秤砣,重且綁手礙腳。

唔……手腳怎麼愈來愈不聽使喚,是那些巫咒造成的……?

不行……再這樣下去,真會被這些人圍困的。

既是如此,就直接做吧,至少修苒一定不會有事!

夜承影彎下略沉的身子、努力將自己靠在修苒的上身處,左手吃力地抬手、將中指指頭送入口裡大力咬下,右手費力地伸入修染的巫袍內、掏出她胸口處的月牙墜,把左手中指上的血滴在長牙上。

血紅落上牙白,轉眼就去紅餘白,長牙看來絲毫無改。

夜承影著急,右手把月牙墜丟在巫袍上、摳挖指頭傷口再擠壓,連數滴血復落長牙之上。

此次,牙上的血珠子還未及滑落就緩緩滲進長牙裡,隨之,修苒的眉頭有舒展開來的跡象。

夜承影勾唇一笑,暗忖道:朱諾的法子果然奏效,那些巫咒無法再傷害她了,至於底下的這些人……

上身趴在修苒身旁的夜承影,此刻已無法再動分毫,她以最後的意識凝起真氣箭、不可抑遏地閉上眼眸。

啊——堂屋中齊齊的吟咒聲在夜承影閉眼一瞬轉為哀聲遍地,被真氣箭射中的人一時間因那鑽心的疼、無法再吟唱巫咒。

二位主祭之前離了祭臺便沒再靠近,甚至退到牆邊的位置,慘叫聲此起彼落的當口兒,他們親眼見到離自己最近的子弟手臂被貫穿、肚子穿孔的慘狀。

他們迅即明白眼前的慘象是夜承影的手筆,當機立斷撐住身前要倒下的一位弟子,躲在其身後看向祭臺上的夜承影。

承影藥師一動不動地趴在板輿上,二位主祭為免有詐,站在原地瞧了小半晌,方大著膽子上前。走近板輿,二位主祭對看了眼,祭司率先笑著念起巫咒。

長老回身看向其他子弟,沉聲道:「昏過去的人別管了,能撐著的,一起唸唱攝魂咒。」

「是,先生。」

「是,長老。」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