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九十九 – 誰是帝后

「哦?可被關著的人有不少呢,光是我從底下走上來,少說就有四、五十人。」

「沒關係,我們上到地面時,鄙人會讓接應的人去安排的。」

「如此甚好。」

修苒換好衣裳,走回夜承影面前道:「藥師,這種袍子修苒是第一次穿,這樣穿對麼?」

「看起來應該沒錯……」夜承影蹙起眉,拉著修苒、把她前後都瞧過一遍,「先前倒沒注意這是件巫袍。」

「巫袍?巫師穿的袍子麼?」

「嗯……」夜承影走到板輿前,指揮抬板輿的人讓她檢查板輿的正反二面。

「藥師,怎麼了嗎?」

「不知道。」

夜承影冷硬的語氣不若平常,使修苒覺察出一絲異樣。她見朝自己走來的夜承影眉頭緊鎖,張口欲問。

修苒還不及開口,就見站定在自己面前的夜承影眉頭略微舒展,她抬手從衣襟裡掏出數條頸飾,挑出尾端繫著長牙的那條拿下、親自將它掛上自己的脖頸。

「這是?」修苒順著皮繩、好奇地把頸飾尾端的長牙放在掌心,立時感到一股寒氣。

寒氣來得快、去得也快,修苒如被冰錐戳了一戳手心,冰涼入體的刺痛感在未入深層就已消失。

夜承影拿過修苒手中的長牙,徑自拉開她的衣襟、塞進兩胸之間悄聲道:「別讓人知道妳身上有這樣東西、讓它儘量保持在妳膻中穴的位置……等會兒不知會遇上什麼,或許它能保護妳。」

「是。」

夜承影為修苒拉起袍帽、半遮她的面容,「去吧,我們沒有多少時間能耗在這兒了。」

「是。」

修苒聽話地躺上板輿,抬板輿的二人開始向前走。

他們一路往上、走到地下一層大廳堂的樓梯口,兀檠從旁拉了一個昏迷的人過來。

「藥師,這人身上有您說的令牌,等會兒在出去的樓梯旁也有一人,需要鄙人現在帶他過來麼?」

「唔……先不用,你把他放地上,我來問問他。」

「是。」

夜承影蹲下身,拿出小瓶在地上那人的鼻下來回晃動。約莫過了二息,那人霍地睜開雙眼。

許是這人的警惕性不低,他一醒來就驚覺周遭的情勢不對。可惜,他還未能從地上蹦起身子,眼神就與夜承影那雙深遂眸子對上,跟著,那人失了神,也不再掙扎。

「說,你在這兒做什麼?」通道裡響起夜承影的聲音。

「我們奉命到這兒帶人。」

「帶什麼人?」

「承影藥師。」

「帶承影藥師去哪裡?」

「我們奉命在今夜丑時初之前帶他到祭祀堂屋去。」

「去做什麼?」

「要用巫陣讓承影藥師睡上幾年。」

夜承影冷哼一聲,「若真是要睡上幾年,何須在丑時處事呢……是誰下令抓的承影藥師?」

「帝君陛下親自下令的。」

「帝君?哪個帝君?」

「當然是我赫連帝國威武英勇的帝君陛下。」

兀檠聽聞驚訝道:「赫連的帝君?為什麼?藥師,您可知帝君為何要抓您呢?
對了,鄙人一路進來,在昏迷的人身上搜到三面能進赫連皇宮的腰牌……這人身上的令牌,鄙人只見到二面,不過,因為是鄙人不曾見過的樣式,鄙人不曉得這二人與持有腰牌的那些人有何不同。」

「雖然我沒直接問,但我想他們是屬赫連皇室、宗廟裡的人。」

「赫連皇室……宗廟?怎會扯上宗廟呢?」

「赫連帝君要抓我……只可能與朱諾有關……」

「與巫女大人有關?」

夜承影睨了眼地上那人道:「起來,走了。」

「是……」

夜承影看向兀檠,張口猶豫了會兒道:「兀侍衛長……」

「鄙人不敢當。」兀檠趕忙向夜承影抱拳道:「鄙人兀檠,還請藥師喚鄙人的名字就好。」

夜承影把先前弄醒人的小瓶遞給兀檠,「兀檠,你拿著這個先出去聯繫你的人,定要把這土牢裡的人全救出去、好好保護著。」

「可您……」

「沒事,你先去安排好再過來與我們會合吧。」

「是。」

兀檠一走,修苒道:「藥師,您是想到什麼了?」

夜承影搖頭,「走吧。」

她們幾人走到廳堂往上的樓梯口前,見到一男子橫躺在那兒,夜承影失笑道:「這兀檠也是個仔細的。」

夜承影舊技重施地向這男子問了一樣的問題,所得相同外,還得知火神教長老會中大多數的長老皆同意與帝君合作,那些未同意的,不是死就是被迫遠離赫連琮瓍,又或是被關在這土牢之中。

她思忖小半晌,開口道:「告訴我,赫連帝君……赫連衡在玉牒中的帝后是誰?」

此話一出,幾個隸屬宗廟的人明顯有掙扎動作,抬著板輿的二人甚至手抖得快抬不住板輿。

「吱吱!」

毛球跑到幾人的肩上、在其耳畔叫了幾聲,他們復回安靜狀態。

「你來說,帝后是誰?」夜承影指著站樓梯口的那人道。

「言……」那人甫說一個字,眼底就開始飄忽起來。

夜承影厲聲道:「說。」

「言若。」

夜承影閉了閉眼,暗道:果然帝妃就是帝后呀!

只是,這其中依舊有不對勁的地方。

言若是朱諾出了琮瓍地域使用的名字沒錯,可玉牒上記載言若,這表示赫連衡並不知她真實的身份?

可嶺兒為查血盟一事請身在赫連的婧兒幫忙,婧兒回覆時說到血盟的起始是帝妃所為……既是朱諾施術,赫連衡會不曉得她是鎮國巫女?

還是他帶著朱諾去岱宗聖山的神廟呢!

朱諾至今失蹤長達十年之久,赫連衡亦對外說帝妃已薨,若她一直與赫連衡在一起,赫連衡是如何切斷她與巫女們的聯繫?

自己在日前才於德亞處得知朱諾可能的切確位置,他是怕再藏不住朱諾,所以要讓自己睡上幾年?

但自己若真如赫連衡想的睡上幾年,他能得的好處究竟是什麼?

夜承影開口道:「帝后上玉牒一事是何時操辦的?」

「太和三十四年。」

「太和三十四年,是前位帝君在位的時候呀……差不多是二十六年前,那時赫連衡還只是個皇子而已……嗯……
帝君是何時下令讓承影藥師睡下的?」

「六月前。」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