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九十六 – 土牢

修苒柳眉微擰,男子微微嘆道:「雖說鄙人為三叔公痴戀一個無心女子感到委曲不值,可三叔公臨終前的吩咐,鄙人還是不得不從……」

「嗯?」

男子正了面色道:「鄙人得到消息,承影藥師被人帶走了。」

「時間過了這麼久,藥師應該是待在主后娘娘的居室裡為她治病吧,如何會被人帶走?」

「此事千真萬確,是鄙人派去保護藥師的人親眼所見。
回報此事的人說藥師當時為娘娘行完外科的治療手法、在要去醫署的路上被人從後方襲擊再帶走的。」

「你的人……」修苒想質疑對方,卻又不明白他不是自己人埋的釘子,為何會派人保護藥師。

男子抱了抱拳,「我主君陛下的怪異,普天之下大概只有承影藥師能治,還請姑娘助鄙人一臂之力。」

修苒看著男子、揣摩他話中的真實有幾分。男子打開禁錮著毛球的手、自懷裡掏出個東西丟給她。

修苒眼都沒抬,伸手一抓,接下那個被拋過來的墨色薄片,目光始終盯在男子的手上。

她見得了自由的毛球自顧自地在男子掌心中理毛遂放下心,得空瞅手裡攥著的東西。

這一瞧,徹底使修苒的柳眉擰成個死結,她揚起一塊鴉青色玉牌道:「你怎麼會有這個?」

「修姑娘以為呢?」男子笑道,再拿出一塊小玉牌晃了晃。

「沒想到你是師門的外事弟子,也是總盟裡的人。」

「鄙人兀檠,在師門論輩份該是稱呼您一句師姐;在總盟裡,鄙人是東向使座下、負責琮瓍這處江湖門派的聯繫往來。因為鄙人平時都在琮瓍皇城裡當差,姑娘不識也是自然。」

修苒點點頭,「所以門鎖是你開的,人也是你撤的……丹宮裡接應的就是你?」

「是,東向使大人有傳訊過來,要我協助藥師在丹宮裡的安全。」

「話雖這麼說……但我看得出你對藥師有諸多怨言,如果你不能全心全意護著藥師,現在就去換個人來做這件事。」

兀檠搖頭,「姑娘,那只是鄙人個人的想法而已,在主君、在師門的大義面前算不得什麼,保護藥師一事,鄙人定會全力以赴。」

「是麼?」

「藥師會被擄走是鄙人安排不周,也請修姑娘體諒,後宮區域無法正大光明地派武功高強的人去。」話說至此,兀檠舉手、以三指向天道:「若姑娘不信,鄙人在此對天起誓,姑娘也可隨意對鄙人使用藥或蠱。」

修苒擺擺手道:「不必了。藥師如今人在何方?」

「她被帶到丹宮裡的一處,一個一般侍衛、宮婢都不能進入的院子、也是主君陛下不能干涉的地兒裡。鄙人雖有成功安插人在那裡,但也只是知道藥師被關在哪兒而已,並無法得知藥師在裡頭的情形。
再說,那地勢……」兀檠抬手,讓毛球靠近修苒,「鄙人想,這小傢伙要帶姑娘走的路,是姑娘肯定沒法兒進的地方,還是由鄙人帶您去吧。」

修苒思忖了一息,道:「就勞你帶路了。另外,你手裡的這位是承影藥師十分疼愛的毛球大人,請你下次別再那樣攔人。」

「鄙人沒想刁難大人,但不捉住牠,姑娘您就不會停下來。」兀檠舉起手,與毛球平視道:「沒想到毛球大人懂得勾魂攝魄之術,還請毛球大人高抬貴手、讓鄙人的手下們清醒過來。」

「吱吱。」毛球應了聲,抬起後腳搔搔耳朵。

修苒湊上前、向兀檠手中的毛球道:「大人,兀檠說您帶的路修苒進不去,我們兵分二路可好?」

毛球把眼珠子轉了幾圈,朝修苒點頭,就從兀檠的掌心跳至地面,一溜煙地跑了。

「我們也走吧。」

「姑娘請這邊走。」

兀檠帶著修苒避開幾處有大內高手鎮守的庭院、穿過幾個必經的宮殿,最後彎進一處有許多大小石頭做為造景的院子。

修苒在踏進這個大院時,就覺這裡與丹宮其他處的感覺差異很大。

這差別不單是指此地屋子的外貌、建材與丹宮處的不同,在這早過了子時的時候,滿院的冷清及一種令人不適的氣息,不是廊中的點點燈火可以打破的。

帶路的兀檠對這兒似乎是輕車熟路,他徑直穿過庭院的右方、輕巧地越過一處偏房屋頂,來到一個院中院的大石旁。

他輕敲及腰位置的石頭三下,幾乎是一瞬之間,有個像是宮人、但身著的衣袍與丹宮宮人不同樣式的人過來向兀檠抱拳。

二人聚首比了會兒手勢,那人就匿蹤離開,兀檠帶著修苒到附近的一處巨石造景與欄杆之間悄聲說話。

「姑娘,藥師進了土牢之後還沒有被人帶出來過。趁現在所有的人都集合到祭祀堂屋的時候,我們可以想想怎麼救藥師出來。」

「土牢是在哪兒?」修苒邊說邊往欄杆外瞧,下面是無任何屏障的萬丈懸崖,「那處的佈置如何?」

「土牢的入口就在那兒。」

修苒跟著兀檠所指,見著不遠處有個小屋。

小屋瞧起來沒什麼特別,它就像天耀一些大院落的主屋旁,經常可見的那種供儲藏或小廚房一類的屋子。

「老實說,裡頭的情況,鄙人沒什麼把握。」

「怎麼說?」

「依鄙人所知,從那小屋進去,就能通到咱腳下的土牢裡……」

「你是說,他們從這崖頂往下挖,利用這懸崖地建置土牢?」

「是。
這土牢不知深有幾層,鄙人曾試著從懸崖往下探,到十丈處因為土中是堅硬的石頭,就難以再往下瞧……以藥師的重要性,她鐵定是被關在土牢最深、最底下的那層。」

「也難怪你會說我不能跟著毛球大人進土牢救藥師。
你知道他們看守土牢的佈防是怎做的嗎?」

「重點就在這裡了,鄙人的手下平時從未見過什麼人在守衛這土牢,就是最近這幾日,悄悄地混進來不少武功高強的赫連人,且那些人都進駐在土牢之中,完全不出來。」

「你的人打探不到土牢裡的情況?」

「是,只有這處的幾個巫師、巫女能進去。」

「唔……這樣麼,我知道了,謝謝你帶我過來。」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