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九十七 – 營救

話落,修苒就要往那小屋去,兀檠被她的舉措嚇了一跳,連忙拉住她道:「您要這樣就闖進去?」

修苒呵呵一笑,「不然呢?既然知道藥師人在這兒,我不趕快去救她,難道要等到花兒謝了才去?」

「不、姑娘誤會了,鄙人不是那個意思。
鄙人的手下雖非每個人都擁有上乘的武功,可負責這區的那個是屬刺候一類中偵察能力拔群的。
那些個蟄伏在土牢內的赫連人能讓他評價武功不弱,這代表那些人的武功於我們來說可能不算多高深,可至少都在他之上。
何況蟻多咬死象,姑娘一人再強,他們少說有十多個,在那種礙手礙腳的土牢中要應對,姑娘不見得好施展。
再者,那手下曾對一名守在門口附近的赫連人試過香粉,那人並沒有因為香粉失了神識,也就是說,姑娘如果沒什麼手腕能減少進去時的動靜,要不就先埋伏、伺機而動吧。」

兀檠似是怕解釋得不足,他語速極快地補充道:「他們總是有什麼目的才抓的藥師,不可能把藥師關在這兒一輩子吧。」

「你說的是,但藥師就像我的命,我不儘快救她出來好比命被人拿捏在手上一般。」

「那您有什麼應對之策?如果沒有,鄙人斷不會眼睜睜看您進去的。」

兀檠這話使得跨出腳步的修苒頓了頓、隨即若有所思起來,她從懷裡掏出幾個琉璃瓶盯著瞧。

看了好一會兒,修苒道:「既然毛球大人有方法從斷崖的崖壁進到土牢……可見你攀崖下去的時候,在崖壁上看到不少通氣口吧?」

「欸。就鄙人所見,至少十五個有,採左右交錯。鄙人猜測這土牢可能是十五層這麼深。」

「嗯。都是什麼模樣?」

「之前有仔細瞧過幾個,長得都是深長窄口的方框形式,大小只有娃子那麼大,所以姑娘定是進不去的。」

「多深呢?裡頭能看見些什麼?」

兀檠略略伸出手臂,「如鄙人這樣的臂長,約莫有一臂半。因為是橫向的,看進去也只能瞧見土牆而已,那通氣口的頂部應該是同天花齊高。」

「那好。」

修苒收拾幾支拿出來的琉璃瓶,只餘那些之中最大的一瓶未收。她舉起那支瓶、在兀檠眼前搖了搖道:「能幫忙走一趟嗎?」

兀檠接過瓶子、瞅著裡頭一支支排列整齊的柱形物道:「這些是什麼?」

「香。」

「香?」

「嗯,不過這些不是一般薰香用的香,是藥師特別做的安息香。」

「安息香?
安息香怎麼是這個模樣?您用安息香是要幫那些人安神或是治風溼病症?」

「嗬嗬,這不是一般的那種安息香,是藥師做來防身用的,用量大時,能讓對手能永遠安息的安息香。」

「原來。要如何用呢?」

「與祭祀時焚香的方式一樣,你把香點燃、丟進通氣口就行了。
這裡有十來隻,我們分頭行事吧。」

「好!」

修苒打開瓶塞,將裡頭約二指節長的短香全拿出來,她分出那些中的一半遞給兀檠。

兀檠伸手要接過,修苒驀地收回遞出的手,惹得兀檠不明所以地看著她。

「這些香燃的速度不一般,一定是在丟進通氣口前才能點燃。儘量讓它們能落進通氣口盡頭的地面上。」

「知道了。」

見兀檠肯定地應聲,修苒把香穩穩地放進兀檠手中。

「姑娘,這欄杆下去就是屬右邊這排的通氣口了。」兀檠彎腰,自欄杆外掏出一捆繩子道:「用這個下去會安全些。」

「多謝。你呢?」

兀檠勾了勾唇角,往左方去。

修苒道:「等會兒我們都上來後,再一起到那小屋門口吧。」

兀擎的背影揚了揚手。

修苒看兀檠走遠,目光回到腳下的那綑繩。確認繩子的一頭與欄杆外的釘子穩固地綁在一起,她捽住繩子的另一頭、用特殊方式綁在身上,再執起剩下的部份挽在手臂。

一個躍起,修苒輕輕地站上欄杆,運功朝崖下跑。

只一眨眼的功夫,修苒就到那綑繩子長所能及的地方。

這一路下來,所經之處、每隔一段距離就見到一個通風口,並且在通風口旁皆可見固定繩子的那種長釘,待到她停下的時候,人就在最後一個通風口下方不遠、還未至可能有下個通風口的位置。

修苒利用天頂附近的月娘張望了下附近,手觸在崖壁上不禁暗道:難怪兀檠會說自己難再往下瞧,如此硬石,一個敲打就讓裡頭的人知道動靜了。唔……不曉得他是否有試過從那最後一、二根釘的位置重新拉繩往下……?

篤——一個沒由來的細微聲音打斷修苒的思路。

修苒知道那動靜應是兀檠在左方略上的位置、開始實行計劃的聲響。她晃了晃頭拉繩向上,幾個碎步回到最近的一個通風口。

她取出火折子點燃另一手上的安息香,再輕巧一拋,香準確地落進通風口的深處,咕嚕咕嚕滾動兩圈後掉至盡頭的下方。

一盞茶的功夫,兀檠與修苒一前一後回到欄杆旁,她們一同到小屋門前,門正好從裡向外推了開。

兀檠眼捷手快地閃身上前,手肘重重地擊在推門那人的後背。可憐那人連唉聲都來不及出,直接暈過去。兀檠一把抓住他,以免他倒地造成太大響聲。

修苒趁這空檔瞥了眼門後的情況、指示兀檠把人扶到一旁地上,同時手腳麻利地點燃一支香拋進門裡、闔上門。

為了把門關緊,修苒還怕手抵門的氣力不足,乾脆把整個身子都壓在門上。

不多時,門後來了一個推門的力道,只是這門已被修苒給壓住,門後的人使盡吃奶的力氣都推不開,只得砰砰地拍門。

拍打門片的聲音不大,並且很快就弱下去了,這樣的情況反覆出現好幾回,直到門後不再有腳步聲,修苒才開門。

此時的門後倒了五、六個看來就像練家子的壯士,修苒指了指裡頭,兀檠把暈過去的男子拎著丟進門裡。

「安息香似乎已經起作用了,咱們就直接進去?」

修苒指尖捻著一顆小黑丸塞進兀檠的口中,輕聲道:「你嘴裡的丸丹化完就能進去了。」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