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八十九 – 首次敬酒

光武帝點點頭,看向一眾道:「另一件喜事,就是你們世叔母及世叔父要認靈兒為義女。」

鞏毓靈聞言驚了一驚,她看向昊天嶺,想證實這事情的真實性,昊天嶺勾了唇角、輕捏她的掌心。

「靈兒,明日的晉封典儀是我們兩國國主一起挑選出來的好日子,可見妳義父義母對於收妳為義女一事的重視程度。」

雪皇接續光武帝的話頭笑著道:「靈兒,雖然我們是第一次見面,但我已聽夫君與晴兒說過太多的妳,今日一見,妳果真是個好孩子,勇氣與智慧都堪為雪國上下的榜樣。」

「您過獎了,毓靈不敢當。」

雪后道:「靈兒,還記得上回慶功宴上,我說過的話麼?
妳是不是不當一回事已經忘了?」

「陛下,毓靈沒忘,只是……」

「只是妳當本后在說玩笑話?」

鞏毓靈起身低頭作揖道:「毓靈不敢……毓靈真真認為只是在盡自己本份做事而已。更何況……」

她想到被自己退回的郡主墨寶咽了口唾液,有些沒底氣地道:「更何況陛下已賜予毓靈德安郡主之位,還賞賜了許多好東西給毓靈,毓靈想,那些於毓靈小小的功勞來說已是太多,怎可再貪圖其他。」

「嗬嗬,靈兒,我們都曉得妳因為上次北原十四王子入侵雪國一事、在天耀被晉為郡主,還得了個德安的雅號,可那些,終究是凌嘯哥……天耀皇帝賜予妳的,與我雪國沒有關係。」

「阿?」

雪晴失笑道:「靈妹妹,想來妳是不明白自己當時做得有多好、也不曉得自己的價值。」

「殿下,不論毓靈當時做的有多好,毓靈都已經得到了獎賞,於毓靈來說已是足夠。」

雪皇與雪后聞言相視一笑。

雪晴噘嘴,面上泛起怒氣道:「這麼說來,妳並不想與本宮做姊妹麼?」

「不是的。」鞏毓靈急道:「毓靈怎會不想與殿下以姊妹相稱……」

「那不就得了!」雪晴雀躍地截斷鞏毓靈的話,她看向雪皇俏皮地眨了眨右眼。

雪皇勾起唇角,溫聲道:「靈兒,妳太謙虛了,明日就是妳晉封為雪國公主的日子,妳覺得妳現在應當如何?」

「我……」

鞏毓靈並不確定雪皇所指的「應當」是否與自己意會的意思相同,她在腦中快速地轉著應對之法,同時垂眸到圓桌上的杯盞,有了點想法。

她伸手拿起自己與昊天嶺席位上未用過的酒盞,目光往昊天嶺的面上瞧。此時的昊天嶺笑得清淺,手中默契地拿著一壺酒,鞏毓靈明白自己想對了。

二人一前一後走到雪皇及雪后的座席旁。

鞏毓靈跪在雪皇面前,昊天嶺為她把其中一個酒盞斟滿,她以一手扶一手的方式將酒盞遞到雪皇的面前道:「母皇,請用酒。」

雪皇接過酒盞,當即抿了一口酒,滿意地點頭,「乖孩子。」

昊天嶺再倒了一盞酒讓鞏毓靈遞給雪后。

「父后,請用酒。」

雪后接過酒盞,把盞中的酒喝盡,豪氣地道:「好、我的好女兒。」

「還有我,姊姊我也要。」

昊天嶺扶起鞏毓靈,大手包著鞏毓靈的小手為雪晴倒酒。

倒酒的動作一停,雪晴麻溜地舉起酒盞喝酒,明顯心情大好。

蘭妃感受到歡愉的氣氛,輕輕地拉了光武帝的袖子。

「咳咳,方才呢,朕說的,其實只是第二件喜事的一半。」

眾人聽聞,面上均是不解。

方才所說的認義女只是一半喜事……?

想到這兒,盛王夫婦、宇王等人皆明瞭所謂另一半未說出的喜事為何,其他年紀較小、或是與雪皇夫婦不那麼親近的人還轉不過來。

光武帝僅是小小地賣了個關子,他很快地開口、語氣滿是欣慰道:「嶺兒在靈兒晉為雪國四公主後,不日就會迎娶她為正妃。」

「是說這麼多年過去,五皇兄終於要迎娶第二位正妃、是該好好地恭喜五皇兄才是。」昊天翔的眸光自昊天嶺轉到光武帝身上,「可父皇,上回五皇兄與德安郡主因為赫連皇太子妃定情簪一事不能行婚儀,現在赫連宸還一直來討要……」

「翔兒!」昊天翔的母妃李昭容出聲阻止道。

皇后溫和的聲音在廳裡響起,「翔兒,年後你就要封王了,關於外界的那些傳言要有判別的能力才行,否則,你很可能在無意間被人操弄還不自知。」

「是的,母后,兒臣知道了。」

「翔兒,或許赫連宸的動作讓你誤以為靈兒與他的莫名婚約在前,事實上,我與丈人是多年相識,他很早就將靈兒許配給我了。」

鞏毓靈一聽,轉頭看著昊天嶺,昊天翔見狀,追問道:「既然是這樣,那五皇兄怎麼沒有憐香惜玉,還讓郡主親上戰場呢?」

昊天嶺給了鞏毓靈一記安撫的眼神,向眾人道:「當初我丈人雖是同意把靈兒許配給我,可他認為,以靈兒當時的見識,做為我的正妃還不夠資格,他讓我在大婚前帶靈兒出山見見世面,好訓練訓練她。
只是沒想到,她剛到天耀就在金閣寺遇上襲擊的事受傷,後來到京都不過是舉手之勞救了嘉柔帝姬,又因為那事被赫連宸無故糾纏了個什麼婚約……說到底,都是我處理得不夠好,害她受了無妄之災。」

昊天翔正點頭,一旁橫空出了聲:「所以五皇兄是看好時機,把五皇嫂的事壓到前幾日才說出來的呀。」

昊天嶺嘴角噙了縷笑,偏頭道:「說什麼出來?」

「就是讓朝堂上的那些人知道,德安郡主於我國的重要性呀。
如今世叔父、世叔母要晉五皇嫂為公主,想必,明兒之後,那些人該徹底閉上嘴了。」直到現在才作聲的昊天擎道。

光武帝眸中閃過賞識的光芒,隨即又是一閃而逝的寒芒。

相對於一直被李昭容保護著的昊天翔,蘭妃對昊天擎的教養就是讓他自己去闖、去撞,並鼓勵他多有見聞與實作,因而甫屆十三的昊天擎一直都比過了束髮之年的昊天翔來得懂事與果敢。

唔……如今已切斷翔兒與道兒及支持道兒那群人的聯繫……是不是也該讓他提早封王,好儘早離了李昭容、出去獨當一面?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