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九十 – 求饒

光武帝想到這兒,就連帶想起了會讓心、肝、肺、頭等部位同時疼起來的皇位繼承一事。

要說皇子麼,自己也不是沒有,就是分明有那麼多個,卻是一個個都……

澤兒不願繼承大統,承兒、策兒、嶺兒幾個是都不能繼承大統,翔兒的能力不行……看來,就只有年歲最小的擎兒了。

蘭妃感受到光武帝瞧著昊天擎的眼神,依舊細嫩的小手抓了他的衣袖悄聲道:「擎兒還小。」

光武帝趁勢捉住蘭妃的手、摩挲著她的掌心道:「年歲不是問題。」

蘭妃蹙眉輕咳二聲。

「有些事,本就不足為外人道,只希望世叔父、世叔母出面後,能讓那些人有自知之明。」那方,昊天嶺還在淡淡道。

說話間,他那與聲線不符的炙熱眼神、一瞬不瞬地盯在鞏毓靈身上。

光武帝笑嗬嗬地道:「嗬嗬,靈兒的酒敬了,這喜事呢,就先說到這兒。皇后,讓咱們家宴的菜先上吧。」

「好的,陛下。」

皇后拍掌,立時有宮婢把首三道的菜品端上來、亦有宮婢為席位上的每一位斟酒。

光武帝待上菜的宮婢退下,他舉起酒盞道:「咱們一家很久沒有喜事了,今日朕很開心,家宴不必太過拘束,大伙兒好好地吃、好好地喝阿!」

話落,光武帝將酒盞中的酒一飲而盡,席間的其他人附和了聲,亦都喝了盞酒。

「嶺兒,薇兒是打小就與我們皇室相熟,你是不是趁這家宴、為你的準媳婦兒介紹一下。」

「是,母后。」

昊天嶺一手拿起裝入橙汁的青瓷杯遞給鞏毓靈,另一手拿著自己的酒盞,向鞏毓靈說道:「這首位上的,是我的父皇、母后,以妳晉為雪國公主的身份來說,妳要稱呼世伯、世伯母。」

「是。」鞏毓靈仔細地聽完昊天嶺所言,她面向天耀帝后欠身道:「世伯、世伯母。」

「好。」光武帝及皇后二人舉起酒盞接下鞏毓靈的這聲稱呼。

「這位就不用介紹了,咱們的母妃——蘭妃娘娘,母妃先前就讓妳喊母妃了,還記得麼?」

「是,母妃待毓靈極好,毓靈怎能忘呢!」鞏毓靈舉起青瓷杯向蘭妃躬身,恭敬地喊道:「母妃。」

「噯。」蘭妃舉起身前的酒盞抿了口酒。

「這位是李昭容,翔兒的母妃。」

「昭容娘娘。」

昊天嶺為鞏毓靈把圓桌上的每一位都介紹了一輪,光武帝才拿起銀箸挾菜,家宴至此真正開始。

一頓午膳,一眾吃得算是融洽,就是鞏毓靈感覺有道不善的目光一直對著自己,她暗中觀察,發現那犀利眸光來自昭容。

待到第二撥的三樣菜品上桌沒多久,桌上傳來啪——地一聲,原來是光武帝赫然將銀箸重重地拍在了桌上,跟著,雪后、昊天澤、昊天承、昊天策、昊天嶺、昊天翔、昊天擎等有練武之人亦都停筯看向膳廳門口。

廳裡的氣氛一轉,雪顯灝及其他在場的女眷們也紛紛放下了挾提。

不多時,一名婦人哭啼著闖入膳廳,身後跟著幾個惶恐的侍衛。

婦人目光飛快地掃了膳廳裡的一眾,面向光武帝跪下、語重心長地道:「陛下……」

光武帝不耐地蹙起眉頭,皇后瞧了眼他,抿唇道:「你們先下去吧。」

「是,娘娘。」侍衛作揖後魚貫而出。

雪后拿出錦帕擦了擦唇角道:「凌嘯兄,我們回避回避。」

光武帝頷首。

雪皇、雪后、雪晴、雪顯灝、雪薇等人迅速起身,鞏毓靈想了想,站起身來、同他們一道離席。

待幾人離開膳廳,光武帝面色不豫地開口:「德妃,妳來做什麼?」

 

一向高高在上、受許多妃子奉承了數十年的德妃娘娘,近日來終於首次嚐到十數日未能面見聖上的滋味。可為了營救自家兒子,她還是到處打點,總算被她打聽到光武帝會於今日前往京都附近皇家獵場的風聲。

未免信息有誤,德妃讓人反覆去確認了幾回,待到消息肯定,她心底不禁激動了一番。

跟隨光武帝身邊多年的她,深知光武帝每每到皇家獵場,其心情就會比平時要好,有什麼事、想要什麼,在獵場裡說也會比在宮裡頭更好說話。

這是這段紛紛擾擾的日子以來,德妃所聽所聞中屬最好的一個消息,她想,自家兒子的事情能否有所轉圜,且看這次的機會了。

誰知,她好不容易出宮進到獵場、闖入膳廳裡看見的,竟是光武帝正以家宴在招待雪皇等人。

類似這樣的家宴,自己過往是出席過不少,但聖上此次刻意晾著自己,就是個嚴重警訊……可這頭都洗了一半,她再如何也只能硬著頭皮繼續下去。

 

光武帝的嚴詞厲色令德妃曉得自己的不被待見,為免自己更讓人厭煩,她迅速地擦去臉上的淚水,端正跪下的姿勢、叩了一首道:「陛下,請您饒了道兒吧!」

「妳到底知不知道他是犯了什麼錯、以至於朕要治罪於他?」光武帝拍桌道。

德妃搖頭,聲音帶著哭腔:「陛下,不論道兒犯了什麼錯,道兒都是您的骨肉吶,您罰他圈禁在府裡反省就好,為何一定要宗正來處理?」

昊天翔對於十分注重儀表的德妃為了二皇兄、願意狼狽的跪在地上、以懇切的行動向光武帝求饒感到動容,他動了為昊天道擔保的念頭,欲起身加入德妃的行列。

李昭容在他站起來那瞬一把拉住他,昊天翔不明所以扭頭看她,只見自己母妃嚴肅地以眼神示意自己不可衝動。

昊天翔為之氣結,他不很情願地撤了念頭、改以焦急的目光看著光武帝。

「他個逆子結黨營私就算了,他招兵買馬、暗度陳倉,通敵欲取朕之大位,他行如此枉顧常倫之事,妳說,朕能不將他交由宗正處置嗎?」

「道兒做事一向競競業業、他一直將您做為自己的楷模呀陛下!他怎可能會去通敵、意圖染指大位呢!他定是被人給陷害的,陛下明察呀!」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