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八十四 – 入丹園

「是,把去探訪的人回傳的消息歸併後可以發現,約莫是十年前左右,有朝廷的人以重金買走了雙生。
雙生最初是由幾代前的鎮國巫女所練,並做了實驗確認其功效可使使用之二人串連起二人各自的命數、讓人同生同死。因此,雙生初現世上的那段時間,有許多人會手捧重金、去向巫女求取雙生。
可雙生在實際使用時,經常是應用在瀕死之人身上。要在那樣情況下使用雙生,須背負極大的危險,不是同生便是同亡。這種以生命為賭注,非生即死的結果,就是為何愈來愈少人使用雙生的主因。
因為這樣,持有雙生的門派也逐漸將雙生束之高閣,有人願意開口、重金買下那無用的雙生時,那些掌門人自是樂得做成這筆交易的。」

暗衛說到此頓了頓、望向自家主子,待昊天嶺示意,他續道:「目前我們已請修苒姑娘以武林盟主的名號通知各門派,說盟主願以萬金的代價尋找能用的雙生。」

「去查查是哪些個朝廷重金買下那些雙生,餘下的進度,定期回報上來,退下吧。」

「是。」

暗衛恭敬地行禮、輕輕地開啟車門離開,隨後,雲頎的聲音自車廂前方的小窗傳了進來。

「王爺,能帶郡主的那種滑翔翼已經備好,可真是要用滑翔翼過去,郡主的身子吃得消嗎?」

「琮瓍那處有些變數,所以師兄去處理之餘,先來信要我們準備準備。

只是說,以師兄的性子,若真等到她通知再出發,她大概是會跳腳的,我們還是以最快的速度過去比較保險。

滑翔翼於靈兒的身子來說確實是太過刺激,到時……就讓她斂息、再加上我的輔助,應該可行。」

「是,屬下會請藥師準備對應的丸藥。」

踢踢踏踏,馬車沿著山城平緩的青石板爬坡前進,目的地是位於蜿蜒坡頂的丹園西門。

一路以來,夜承影托腮望著窗外熱鬧的街市,來來往往的人們十分忙碌地進行日常的活兒。

如此繁華熱鬧的景象,絲毫看不出這安然度過許多年頭的古老國家、目前正因一些暗地裡的心懷不軌而如熟透將爛的蘋果那般,在內部潛藏著隨時衰敗的危機。

那些只顧著追逐權欲的人,大概早忘了這座薇城在最初的時候,為何會被鎮國巫女所選中、矗立在這荒野丹地裡吧。

夜承影思及此,不免勾起唇角冷笑了下。

修苒相鄰在夜承影的身側,埋頭理著手中的情報。

她將看過的內容記下後,把情報握在掌心化成一撮齏粉、倒進一個小錦囊裡,再看下一份情報。

如此重複半個路程,修苒終於抬手壓了壓自己的後頸,憂心道:「藥師,丹園乃至於丹宮裡的勢力錯綜複雜……」

「是麼。」夜承影語氣淡淡,看似不擔心進宮會遇上什麼麻煩。

修苒覷夜承影一眼,嚥了嚥口中的唾沫,咳咳二聲、再訥訥道:「所以……所以到現在還是很難打入釘子。」

夜承影扭頭看向修苒、揚了揚眉。

修苒見她眼底的疑惑,將眼珠子轉了轉、再眨了眨,夜承影恍然大悟地點頭又搖頭,帶笑繼續往窗外望,二人便再無話。

很快地,高聳的紅色城牆映入夜承影的眼簾,在那城牆之後、這座小山坡的最高點,就是赤色的宮殿群。

馬車又行了一小會兒,來到紅色的城牆前,城牆下有座約五人高的城門,門上掛著的牌匾上寫著「丹園西門」四字。

由於城門是開啟的,再加上馬車到門前時,有侍衛出來、站在門旁示意馬車進入,馬車就按指示、毫無阻攔查驗就進了丹園。

修苒對這情景感到訝異。

她想,這琮瓍王宮,警衛竟是如此鬆散吶……孰料,似是為了與她的想法相左,馬車在此時應聲停下。

知道馬車是被侍衛給攔下,修苒啟窗道:「這位官爺,馬車裡坐著的是主君陛下詔見的承影藥師,還請你行個方便。」

修苒不過是一句客氣的應對,攔車的侍衛卻將右手高舉、並比出個手勢來。旋即,十來位的侍衛現身、包圍住馬車。

這不分清紅皂白的景況讓修苒蹙眉,她想開口問個明白,一位看來位階約莫是侍衛長的人、自那些侍衛後方走了過來。

上前的侍衛長是個十分高大威武的人,他面上帶笑、聲音冷沉道:「主君下詔,現在進宮的人,都必須在丹園城樓換馬車才能進宮面聖,還請藥師多擔待。」

修苒抿唇,夜承影出聲緩頰道:「苒兒,不過是要換馬車,就換吧,客隨主便,不是?」

「是的,藥師。」

修苒低眉應道,人就先下馬車,再轉身扶夜承影。

待到夜承影落地站好,正在攏衣袖的時候,修苒向那侍衛長問道:「請問這位官長,要換乘的馬車在哪兒?」

那人瞧了眼神色從容的夜承影,做了請的手勢道:「請藥師隨鄙人來。」

修苒斂息、暗自察看四周,她儘量讓自己看上去像個普通的侍女。

又,她跟隨自家主子以來,做的實在不是一般侍女的差事,她不由在心中琢磨:一般侍女此時是不是該上前扶著自家姑娘?

她小小地掙扎了會兒,決定上前扶夜承影的時候,夜承影撇開她的手道:「記得把東西拿齊了,免得等會要用的時候沒有。」

「是。」

修苒回頭上馬車拿好承影藥師帶的包袱、再要跟上她們的時候,夜承影與那名侍衛長離了自己好長的一段距離,她不想暴露懂武的事實,只得笨拙地小跑跟上。

那方,夜承影跟在侍衛長的身後,用著琮瓍北方少數民族的語言低聲道:「這兀兒進是哪兒去了……怎麼半個人影都沒見著……魯蕃的瓜麻現在不知甜否。」

走在前方的侍衛長聽聞夜承影的嘀咕,背脊微微一僵,隨即就又毫無異狀地領著夜承影續行。

修苒跟上來時,前方的二人早已到達換乘的馬車旁。侍衛長回身看著夜承影,淡淡道:「藥師,就是這輛馬車了。」

「好。」

見夜承影自行上了馬車,修苒急道:「藥、藥師,您等等苒兒!」

侍衛長長臂一伸、攔住修苒,冷冷道:「為防意外,現在外來的侍女是不能隨主子一道進宮的。」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