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七十八 – 太學

「不知。」

「你們是什麼原因到這兒來的?」

「我們是跟著赫連帝國的嘉柔帝姬來到這山區的……」

「跟著赫連嘉柔?她有什麼特殊的……是嶺兒讓你們跟著她的?」

「是,我們懷疑她或許知道鎮國巫女的行蹤。」

「真的麼?是鎮國巫女?」

「是。」

東方悟點點頭,「若她真知道朱諾的行蹤就好了,朱諾實在是消失得太久,連師門都讓我們開始找她,這可不是什麼好兆頭……
對了,你方才有看見我是如何過來的麼?」

「過來?
阿……前輩是指我們看見你出現前的異象吧。」

「對。」

「當時我是先聽見細小的嗶啵聲響自天空上傳來,那種聲音就好像是雷雨天時、雷電響個不停的那個模樣,只是聲音十分細小、朝我而來的速度卻十分之快。
那自然是不正常的,所以,我立即向聲源處望去。
在我看見時,就是一團周身時不時會現出不同閃電顏色的雲霧。雲霧以倍道而進的勢頭靠近我,一直到我前方約十丈的位置才停止。
那雲霧後來在一次五色閃電的同擊之下散開、成了一個教人無法看透的黑洞,前輩也就是從那黑洞裡頭出現的。」

「這樣呀。」

「是的。」

「雲霧……閃電……?」東方悟喃喃著又思忖了下,問道:「你還記得是些什麼顏色的閃電麼?」

「記得,是紫、銀、黑、紅、金這五色。」

東方悟眉頭緊皺,「你確定是這五色?」

「是。」

「唔……這可不妙了……」

「前輩你是要急著回師門還是去找我家主子?」

「你家主子的地方近,我先去找他吧?如此也不必信息一直傳來遞去的。」

「那我安排前輩乘滑翔翼回去可好?」

「可以的話,就這樣吧。」

「是。」

冥殤應了一聲,自袖袋裡拿出一隻小弩弓、安上一隻沒有箭鏃的箭,再把手伸向前頭的上方、約莫是頭朝上半抬的高度,射出一箭。

小弩箭應聲而出,優美的身軀在高空中燃出了藍色的火光。

 

「……兒……靈兒……」

「唔……嗯?」鞏毓靈迷迷糊糊地把頭轉向聲音的方向,含糊斷續地道:「怎……了?」

「醒了嗎?
該是差不多時候起身了,今兒是江芳昱行拜師禮的日子。」

「芳昱麼……好……」

昊天嶺一聞鞏毓靈說好,輕輕地將她的上身自榻上扶起來、塞了個靠背在她身後。在確認鞏毓靈坐穩了,他到一旁的銅盆裡擰棉帕。

鞏毓靈以右手揉了揉右眼,又眨了眨雙眸,整個人清醒過來。

「現在什麼時候了?」

「辰時初。」

「這樣來得及麼?」

昊天嶺走回榻旁,為鞏毓靈擦臉,邊道:「妳累的話,先吃點早膳,回頭到馬車上再睡。」

「我已經醒了,我想我們還是在馬車上用早點吧,以免來不及。」

昊天嶺見鞏毓靈著急,便道:「好吧,就聽妳的。
小武,進來為郡主梳髮。
小香,把早膳端到馬車上去。」

「是。」

在鞏毓靈的催促下,小武很快就梳好了髮式。

鞏毓靈看著琉璃鏡中的自己,向小武道:「小武,有妃色的脂粉麼?」

「妃色的脂粉?
有是有,可郡主您一向不喜用脂粉的,今日怎麼?」

「妳說,我這面色是不是有些白……我怕芳昱看了會擔心。」

「那小武為您用點?」

「不了,妳給我,我自己用。」

「好。」

鞏毓靈接過了妃色的脂粉,以小指的指腹在胭脂上勾了一點,再輕拍在頰上、推開,面色就因著那淡淡的緋色,顯得有生氣了些。

她再在唇上也依樣畫葫蘆,唇色就如書裡所說的那般,生出了不點而朱的感覺。

昊天嶺立在一旁,見她三兩下成就了粉嫩的嬌滴滴氣色,喉上的突起驀地動了動。

即便他親眼見證鞏毓靈現在不過是用了點脂粉的過程,可她那身段、音容,還是使人控制不住地想實實地將她攬進懷裡、好好地疼愛一番。

昊天嶺咬緊牙根,立即錯開眼、甚至是別過頭去,到茶几處倒了杯冷茶喝,還是無法將自己體內升起的熱氣給降下。

他有些焦躁地往窗旁走去,心底不停默念著清心咒。

不曉得過了多久,昊天嶺的身後傳來一聲「主子」。

昊天嶺未轉身,只是淡淡道:「怎麼?」

「奴婢已經為郡主換好衣裳,您現在就要出門麼?」

昊天嶺回身,視線越過小武、看見站在琉璃鏡前檢視自己的鞏毓靈,「再為郡主拿件披風就出發。」

 

御王府的馬車順利在接近辰時正的時候,抵達了太學。

鞏毓靈掀起車上的簾子,好奇地看著窗外。

朱紅的大門裡,沿著主幹道是一座座別緻的玉質牌坊,每一座牌坊正中間的牌匾上題有類似「正直」、「勤學」等標語。

夾道的是松柏交織而成的林蔭大道,再遠一些,有一些高高低低、不知做何之用的建築群。

「仔細外面風寒。」昊天嶺為懷裡的鞏毓靈拉了拉披風、以防賊風吹進她的衣裳裡。

「這兒就是太學麼?」

「對,這裡是在太學的範疇裡。」

「太學佔地面積看起來不小,很多人在這兒上學麼?」

「太學可說是集中了全天耀八成左右的頂尖人材,此處區分了許多不同類別的學問,在這兒求學的人都是長時間住在太學裡。」

「原來如此,經你這麼一說,就不覺得這裡很大了。」

馬車一直行到了一座氣宇非凡的正殿之外停下,昊天嶺小心翼翼地牽著鞏毓靈的手下車。

「靈兒,這兒是太學裡的大學堂,太學裡有什麼特別的事都會在此處舉辦。
若是比武,就是在前方這廣場搭上擂台做為比試臺。若是比文,就是在大學堂裡。今兒拜師是屬文類,所以是在大學堂裡。」

鞏毓靈仰頭看著大學堂的正殿。

這大學堂正殿的屋瓦是翠綠色,牆面為白色,木色門片上的雕花主要以梅、蘭、竹、菊為主。屋子的設計清新爾雅,讓人直接想到「君子正氣」四字。

門片的雕花透出了正殿裡正有不少的人影,鞏毓靈以為自己來遲了,人無意識地朝前傾了傾。

──

滑翔翼的使用方法,詳見 13-23 (十三、水面下的情景 – 之二十三 – 異狀)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