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七十四 – 迷蹤陣

御王府的暗衛們跟在嘉柔帝姬的身後不久,就又發現了一件怪事。

按說,赫連嘉柔帶了這麼些的高手隨扈,以一行僅二輛馬車的輕裝姿態上路,又,赫連嘉柔出門時不若一般公主會因難得出門一趟、在馬車上待不住,就做出讓馬車走走停停的行徑,但這二輛以軍馬拖行的馬車,在行走速度上,竟是只有平時速度的一半,實在是非同尋常。

冥殤為了方便後面的安排,特地讓人去做了偵察。

偵察的人在回報時,特別提到了二事。

一是帝姬乘坐的馬車在經過較軟的土地時,車輪壓下的痕跡較一般馬車深,很有可能她乘坐的馬車裡其實裝了很多、很重的東西,因此,每當他們停下休息的時候,那些隨扈都會將拖拉馬車的馬兒給換過。

二是,此次偵察時,有聽見帝姬催促隨行的人,希望能讓車行速度加快,好早日看見母后。

「你真的聽見嘉柔帝姬提到『母后』二字?」

「是,不止是我呢,連十三也有聽見。」

「唔……可赫連帝君從未立過帝后……何來母后之說呢?
再說,嘉柔帝姬的母妃,不是在十年前就薨逝了麼。
所以……所以那妃子很可能不是死了,而是被藏了起來……如果那妃子真如主子所猜的,是鎮國巫女,那為何赫連帝君要將她給藏起來呢?」

冥殤神色一凜,取出紙片戳洞,再以另一張紙包住後遞給小二十五道:「讓情報處把這個送回去給主子。」

「是。」

因為知曉了嘉柔帝姬馬車裡裝載了許多的重物,她們要從赫連都城到岱宗聖山的這麼長一段路程亦不可能全程讓那些高手施輕功帶馬車前進。所以,冥殤即便希望能早日知曉帝姬的目的地,也只能按捺住性子,等對方慢慢地帶著自己一伙人前往。

這之間,為了不使赫連嘉柔一方察覺到自己這方,冥殤特意與帝姬一眾儘可能保持一段較遠的距離,只偶爾為了勘察地形及留下記號,內力高深的幾個暗衛會抄道她們的前方探察。

二撥人就這麼一前一後地走了數日,卻不想,冥殤一行在進入岱宗山區後的第三日,很突然地覺察到前頭的那些個高手氣息正快速地遠離、消失。

冥殤雖在第一時間就發覺到了不對勁,可當他帶著人、冒著被對方發現的可能、以最快的速度往前掠去,那附近已是完全找不到那群人經過的痕跡了。

「這怎麼回事……怎麼可能會毫無痕跡呢!」

「嘖,前面就是岱宗山的主山脈了,會不會是直接進去了?」

「可進去的路那麼多條,究竟是走哪條?」

「會不會是那些人以輕功將馬車整個抬高上去?我到樹上去瞧瞧!」

數人分為幾個小組,分散在谷裡頭尋找,可找了半日都是徒勞。

更糟的是,他們進谷地的這半日裡,都未有傳信的人依暗號找來,也就是說,他們與外界失聯已逾一日。冥殤當下決定先撤出山谷,與自己人聯絡上再說。

他們按原路撤退,走了不知多久之後,一轉身發現自己依然是在先前出發的那片谷地裡。

至此,他們才注意到,這谷地裡可說是安靜得可怕,若不是彼此間說話時還聽得到對方說些什麼,否則會以為這是個萬籟俱寂的方圓之地、又或是自己已喪失了聽覺的本能。

還有,這冬日裡雖然在外頭活動的動物本就不多,他們在進到了這谷地的這段時間裡,愣是連偶爾在冬季裡會看見的雪地小兔子或松鼠都沒見過半隻。

而谷裡的光線……

不知何時,這谷中便一直處在有如天光乍現的朦朧狀態,既不天黑、亦不天亮,教人無法得知自己進到這裡頭究竟已過了多久的光陰。

一路上看似穩重的隊伍,此時此刻也難得心浮氣燥了起來。

「頭兒,從先前到現在,也不曉得我們被困在這兒多久了,接下來我們該怎麼辦?」

「我們該是中了對方佈的奇門遁甲。」

「那該如何是好?我們一眾兄弟,好像都沒人會這個。」

「慌什麼,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的,出門嘛,難免會遇上這種事。
先原地休息,看看我們還有多少乾糧,把肚子填飽了再說。」

「是。」

弟兄們讓馬兒在一旁吃草,就圍坐下來清點乾糧,冥殤在附近遊走了一小會兒,才坐下與弟兄們一起吃。

由於冥殤的面上始終都未露出什麼不安,弟兄們瞧他吃好、喝好的沉穩形容,心裡也逐漸平靜下來。

待一眾休息了一會兒,冥殤讓弟兄們把自己的馬兒拉過來、矇住眼睛,再把馬兒安排以馬頭朝外的方式、排成一個圓。

接著,他要弟兄們聚集在馬兒環繞的圓圈裡、看著馬屁股挨個盤坐在地上。

至於他自己,則站在兩個圓的正中央。

「等會兒聽到我的口令時,就盡力將你們的內力往自己的前方延伸,範圍就像一把折扇撤開時的形狀那般,咱們來瞧瞧能不能直接與這個障眼法碰撞、破除任何一個陣腳。」

「是。」

「聽令、預備……」冥殤瞇起眼眸警戒著四周,再一次確認周遭無虞後,他喝道:「開始!」

弟兄們在冥殤的一聲令下,將各自的內力提起後、朝前散發出去。

這些內力在向前的時候,並未遇到什麼阻力。甚至是眼前不遠處分明有棵粗壯的樹杵在那兒,可當內力與樹幹相碰撞的時候,並不如預期的——樹幹枝葉等的潰散,只見內力直穿過樹。

「專心!」冥殤見有幾人因幻象分心,不得不厲聲提醒道。

他們將內力發散出去了好一會兒,僅能憑著意念去覺察內力離自己有多遠。

很快地,內力約已擴展了有十丈之多,四周都毫無回應,弟兄們內心裡開始有些擔心。

又再過了小半晌,轟——地一聲,遠方傳來似是樹木碎裂的聲音,一位弟兄的馬兒揚起了蹄,向前方奔去。

「收力,跟著馬兒的方向移動。」

眾人聞言,收了內力、騰空上馬朝聲響的位置去。他們急忙地到了那處,只見馬兒在一處小溪旁刨著地,並沒有什麼樹木的殘屑。

冥殤在溪旁走了走,深吸了一口氣,道:「陣型變化了,再來一次。」

「是。」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