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六十六 – 洞裡無人

修苒眨了眨眼,再轉了轉眼珠子,不曉得想到了什麼,眉頭鬆了幾分,她淡言道:「去追蹤。」

「是。」

那位弟兄應了聲,正要喚了幾個輕功及追蹤術好的人去追那些殺手,天上忽然飄下了雪花。

下雪了……?

修苒伸出了手,垂眸看著那些雪花落在自己的手上、融化。

那位弟兄收回了踏出的腳步問道:「姑娘?」

「沒事,雪天仔細點,回程時可別讓人給追蹤了。」

「是。」

她吐了口濁氣,朝其他留下來的弟兄們道:「找水源、滅火。」

「是。」

弟兄們依言去找水源,使者為難地看著修苒,想開口說些什麼。

「你帶著的尾巴因為這場戲已經走了,這火也沒必要再繼續燒下去。
何況,眼下雖是下了雪,可瞧這天色恐怕是下不了多久,倒不如我們先滅火,免得有的萬一、波及到整個老林總是不好。」

使者愕然,好半晌才點了點頭。

一眾忙活了一個多時辰,最後的火星子終於是熄了滅,修苒迫不急待地想進山洞裡尋找夜承影,卻迫於洞中的溫度還很炙熱,終是只能站在洞口附近往裡頭張望。

山洞裡除了溫度,還因煙塵飄盪的關係,就算修苒調動了內力加諸在眼眸之上,還是無法越過那些揚起在空氣中的塵埃看清裡頭的情形。

她雖然猜到那安支教主為了讓藥師能徹底甩掉尾巴前去相見而特意使了個小計,可自己未能與藥師在一起總是心有不安。

先前聽藥師的話讓她自己同使者一道離開已是失職,這會兒天色就快暗下來,她非得在入夜前找到藥師不可。

如此想著,修苒的腳步一錯,身形已是往山洞裡去。

這樣慌張衝動的修苒於眾弟兄們的眼裡是陌生的。

他們追隨無雙公子這麼多年,姑娘在他們心中一向是冷靜內斂的。並且姑娘因為得經常為盟主出面處理各項事務,還得時時冷著一張童顏、下達冷酷的命令。

可如今……

一定是因為承影藥師是位非常重要的人物!

有位恰巧就站在修苒身旁的弟兄手一伸、趕緊抓住她的手腕低聲疾呼:「姑娘!」

幾位弟兄在此時亦十分默契地擋在了她的身前,其中一位弟兄蹙眉上前一步道:「姑娘,不可。」

修苒知道自己先前在弟兄們面前失了分寸,他們如今不得不為了她的安全而阻止自己。

她忍住了衝動站在原地,輕輕地甩了甩手,握住她手腕的弟兄便放開了手。

「你們到兩側去。」修苒淡淡地道。

「姑娘……?」

「小心、別燙著了。」

修苒只說了這句,就自行調集了內力於雙掌之上,等前方的弟兄們一讓開,她雙掌同時向山洞方向擊出。

掌風將洞外的空氣一股腦兒從洞口下半部灌進了山洞裡,洞外冰冷潮溼的空氣就這樣擠壓著山洞裡的熱氣。彈指間,洞外一眾就見洞口上方出現了氤氳的霧氣向空中散逸。

幾位內力深厚的弟兄,轉瞬間明白了修苒的意思,便也聚起了內力一同用她的方法以掌風把冷氣送進山洞中。

不一會兒,山洞裡的熱氣全被趕了出來,一位弟兄先行靠近山洞,確認裡頭的溫度已完全降下,比了個手勢讓出掌的人不必再費功力。

一眾收到暗示連忙收回了掌,在他們斂氣沉息間,未出掌的弟兄們早一步進到了山洞之中。

可他們進去才發現,山洞裡並不深,一行人的速度不過是數個彈指的時間就已走到了盡頭。

可這全無岔道及暗道的山洞裡,竟是一個人影也沒有。

修苒沒料到會是這樣的結果,一方面慶幸承影藥師真不在山洞裡,另一方面又是愁藥師人在哪兒。

 

夜承影走進山洞不久,懷裡的毛球就從她懷中的暗袋裡探出了頭,牠在那處安份了沒一會兒,一個蹦跳,就落到夜承影的前方,迅速往前竄去。

猜測到了毛球想做什麼的夜承影,自是疾步跟在牠的身後。

一人一鼠沒多久就走到了山洞深處,可還未到洞底,毛球已是在一灘水前停了下來,回首看著夜承影。

夜承影點了點頭,毛球一吱聲,回頭就往那灘水一躍,夜承影緊跟著牠,亦縱身跳入那灘水之中。

噗嚕噗嚕,那灘水真不只是攤水,裡頭是寬約三人的水道,夜承影一進去,水朝她迎面而來,很快就包圍住了自己。

她見毛球在自己的前方,用力向前一划,伸手把毛球撈向了自己。待牠抓好衣裳,她在不大的甬道裡奮力往前游。

游了一小會兒,前方的水道豁然開朗,上方的水色不若先前山洞裡的深沉,白光滲入水裡的感覺讓夜承影猜想自己可能已進入一個河道或潭水之中。

她此時胸中餘氣不多,垂眸一瞧,毛球一臉糾結、幾乎快沒氣兒的形容,她當機立斷,直接向上方游去。

夜承影一靠近水面,立刻以輕功破水而出、飛快地在河面上掠過,她隨便找了一顆河岸旁的大石,將毛球四腳朝天地置放於上,接著用單指有節奏地輕壓毛球的腹部。

不一會兒,毛球吐出了水,牠翻身就是從頭抖動到尾、以甩開附著在身上的水滴。

「別甩了,你是跟巫女們在一起太久沒練功,都忘了?」

毛球聞言停止甩水的動作,牠睜著無辜的大眼,往夜承影方向靠近了二步。

「真是個小懶鬼。」夜承影搖了搖頭,寵溺的眼神落在毛球身上,伸出了自己的手指。

牠不客氣地跳上去,讓夜承影運起內力,為自己蒸乾身上的水。

「承影藥師。」

「來了?」夜承影睨了眼身側那個約莫十歲的孩子,自顧自地為毛球理毛。

「是。」

「暗道處理了?」

「叔叔他們去處理了。」

「好,那你……」夜承影還未說完,毛球就吱了一聲。

夜承影好笑地看著牠,「怎麼?你要帶路?」

毛球跳下地面,孩子識趣道:「既然毛球大人要為藥師帶路,那……」

「嗯,你去看看你叔叔他們有沒其他要幫忙的,毛球帶我去便行。」

「是。」那孩子向夜承影做了個揖,轉身就往河裡去。

毛球向夜承影吱聲,確認夜承影看著自己、就往前奔去。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