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七十三 – 追蹤帝姬

「是。」

夜承影翻了個白眼,才道:「明日我得進京、進宮,這是已經安排好的事,妳不反對吧?」

「是,修苒會陪您進去。」

「嗯,妳是女兒身,進宮應該沒什麼問題,只是妳的臉……」夜承影偏著頭看著修苒沉吟著。

「嗯?修苒的臉怎麼了?」

夜承影瞧著修苒的小臉好半晌都不說話,廳裡的氣息凝結了起來。

修苒一向沉穩,她年歲在過了二十五後,好奇心也不如年少的時候,可依然是招架不住夜承影如此吊人胃口的舉措。

終於,她擋不住心裡的疑問,伸手摸向自己的臉。夜承影見她有了動作,朝她勾了勾手指。

「藥師,修苒有什麼不妥的麼?」

「靠過來一點、再過來一點……」

修苒依言往夜承影的身前靠。

「對、真乖……」夜承影以食指勾住了修苒的下頦認真地對她道:「妳曉不曉得……?嗯?」

修苒注視著夜承影的眼神不知何時已變得迷茫,夜承影問她的話,也不曉得她有無聽進耳裡,只見她低喃道:「什麼?」

夜承影的神色倏爾一轉,咳了二聲道:「臉……妳的這張臉太美,連我們相處了這麼久,我還是忍不住起了邪念呢……」

修苒回過神,羞赧得雙頰泛紅,夜承影見她如此,再忍不住噗嗤一聲、哈哈大笑起來。

「藥師、您、您別取笑修苒了。」修苒垂頭道。

與修苒相熟的人都曉得,修苒平時在人前是精明幹練,可私底下是大大剌剌、不拘小節的女子。

她多年來跟在昊天承身側永遠都是呈忙碌的狀態,再加上她事事皆以自家主子為中心,對於情事上的那些,混在男子堆中的她難以避免去知曉一二,可實際上她是純情的很。所以,她被夜承影一個撩撥,這會兒不止是面紅耳赤,大抵是連覆在靴裡的腳趾頭也都紅個通透。

夜承影笑得淚水都從眼尾溢出了眼眶子,她搖搖手、斷續地道:「沒想到呀、哈哈!
沒想到我的魅惑術現在也還算可以……
這到底算什麼呀?」

修苒不解地看著夜承影、聽她說著自己聽不懂的話,只覺她那看似張狂的笑容裡,自己彷彿是看見了她內心裡的孤獨與哀傷。

為何藥師會給人有這樣的感覺呢?

是不是該回稟給主子知道呢?

還不待修苒想透,已是聽聞夜承影道:「妳可以安心,明個兒進宮沒什麼大問題了。」

修苒眨了眨眼、吐了口大氣,「修苒知道了。」

夜承影斂了唇角的彎度,抬手將眼角的淚珠拭去,「對了,我想託妳幫我安排一些可靠的人,我要他們送安挅平安回火神島去。」

「您不去火神島了麼?」

「嗯,我想我這趟是沒辦法走火神島了,另外有事得在進琮瓍王宮後立刻去走一遭。」

「好,修苒立刻去安排。」

「先這樣吧,我看安挅丫頭應該睡了吧,明早那丫頭要是起來了,立刻讓她來找我。」

「是。」

「另外,修書一封……」夜承影伸出右手,拇指在食指等各指頭的指尖上來回點了點,道:「通知嶺兒讓他準備準備,待我們通知,就動身往岱宗聖山去。」

「是。」

「對了,幫我拿些酒到屋頂上。」

「您要喝酒?」

「嗯,去買好一點兒的酒回來。」

「可這樣明早會不會……」

「讓妳去就去,說這麼多做什麼!」

修苒不安地瞧著夜承影,藥師今個兒回來後的心情真是不怎地,是又想藉酒澆愁麼?

可藥師又說了要安挅明早起了就讓找……

夜承影也曉得修苒在看自己,可她現在真沒心思解釋什麼。她抱起方才進屋時擱在茶几上的玉壇子就要出門。

在臨出門時,夜承影腳步頓了頓,她輕拍懷裡的玉壇子道:「時辰已經晚了,妳就快去快回吧,我只是想跟安善可喝個兩罈不會醉的,明日不是還有場硬仗要打麼。」

「是,修苒這就去酒肆為您買酒。」

「嗯,等會直接送到屋頂上來吧。阿、記得幫我買些下酒菜回來。」

「好的。」

 

修苒匆匆到了酒肆買好酒與酒菜,她甫回來就急忙地躍上了屋頂。

她一上去看見的,是夜承影正一手撫在身旁的玉壇子上、看著夜空在思忖著什麼。

那個蕭索單薄的背影教修苒看得心頭發酸,她走到夜承影的身側把放著酒菜的托盤放下,輕聲道:「藥師、支教主,酒菜來了。」

夜承影連看也沒看她一眼,只淡淡道:「謝謝妳,去休息吧。」

「是。」

修苒恭敬地行禮就下了屋頂,她握緊了拳頭,決定在回稟給主子的書信中、將今日藥師神傷之事提上一筆。

 

冥殤一行是追循著赫連嘉柔的蹤跡進到岱宗聖山裡的。

要跟著赫連嘉柔於他們這些擅長追蹤術的人來說,並非是什麼難事。

尤其嘉柔帝姬本身完全不懂武,即便她身邊都是武功極高的人在保護,也是難以完全隱藏住她的蹤跡。

只是,他們才出發,就發現赫連嘉柔一行不同於一般公主出行時的儀杖。

拖拉馬車的二匹馬兒是常見的棕色鬃毛的馬匹。乍看之下,會以為那只是一般的馬兒,只有懂行的人一瞧,就會辨出那馬兒根本是精壯的軍馬。

馬車的外形也很普通,甚至比一般民間大戶人家的馬車還要樸素。連馬車窗上的簾子,用色也是選擇與車廂差不多的棕黃色,只有近近細看時,才會發現那些布匹、木頭的用料都是一般人家用不起的珍稀品。

唯一會讓人想揣測馬車中人的,就是馬車周圍的那些護衛。

那些護衛騎著的馬兒看起來亦是十分普通,只因護衛們個個嚴肅、生人勿近的形容,會給人一種錯覺,以為馬車裡坐著什麼不茍言笑的古板老頭。

就冥殤一行而言,這些看來僅略懂些武的院護並不平常,就說他們能使一般人以為自己只是普通的護衛,就足以證明這些人的功力高深。

再看這些人的動作,全無江湖人士的作風,相比之下,倒像是長期居於大內之中、聽令於君王的高手。

然而,這樣的安排,明顯與赫連嘉柔過往去岱宗聖山時所帶的護衛類型不同。

冥殤暗道:看來,先前嘉柔帝姬在邊境被山賊偷襲擄了去、還差點被不軌之後,赫連帝君對於帝姬出行的安全十分憂心,所以這次出門,特意調派自己身邊的高手,好一路護送她。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