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六十二 – 信物

修苒上前一步道:「何人求見?」

「來人並未明說,可拿了這個說是信物。」侍從邊說邊拿出了『信物』放在掌心讓修苒過目,「對方說只要將這個交與藥師,藥師便曉得了。」

修苒一瞥見那信物,雙眸忍不住瞇了瞇,面上的疑惑就被她給藏了起來、恢復成平時凜凜的形容。

她從侍從的手心裡拿起了信物,一個回身,就把信物遞給夜承影。

「藥師,您瞧,您認得這信物麼?」

修苒在動作的時候,廳裡的一眾自然是一同見到了那個信物。

那所謂的信物不過是一片沒什麼特別的薄薄綠葉,若真要說它特別嘛,就是在這季節裡很難找到如此嫩綠、又是這樣形狀的葉子。

除此之外,這片在夏日中隨處就能見到的綠葉實在是太難說服人說它就是件信物,因而眾人見這葉子的感覺是一頭霧水。

可夜承影只一眼就立即抬眸向侍從道:「請來人到偏廳等候,我很快過去。」

「是。」

「藥師,這片葉子到底是……?」

夜承影從修苒的手中將那片綠葉給拿了起來,目力好的,輕易就看見綠葉的正中心上有一個「影」字。

「這……」

夜承影不語,她將葉子向天空輕輕地甩了甩,影字竟從綠葉上被揚起、飄落。

影字在飄落時,幻化成了「隨信使速來」五字,又再回到了綠葉之上。

「這、這……」葉支教主顫抖著唇,只說了幾個「這」字便哽咽了。

一旁的林支教主一臉希冀地急忙問道:「是安支教主的信物?」

「是,是他沒錯。」

「這是怎麼回事?」

修苒有些不解道:「藥師,您確認是他本人的信物麼?」

「嗯……這是他的筆跡不會有錯……」夜承影有些安慰地道:「安善可這人的話雖少,可卻是我們之中最調皮的了,這樣的信物的確是他的風格沒錯。
對了,葉支教主,你方才想要說什麼?」

「藥師,您不用先去找安支教主嗎?」

夜承影垂眸思忖,她無意識地將手中的樹葉翻了面,赫然見到樹葉背面出現了「危險、當心」四字。

她深吸了口氣,壓下心中的難過向修苒使了個眼色,修苒便向廳外走去。

「這倒是不用……我們先議事便行,就讓使者在偏廳裡等一等。」

「那、那好吧。」葉支教主頓了頓道:「藥師,老實說葉某不才,不若您活的長久,此生也不過才遇上一次新舊巫女大人交替的事,可依前輩們的記載來看,前後任巫女大人青黃不接的時候,總是由貴門的門人來相助。

就近幾任的鎮國巫女來說,都是藥師您幫忙尋找巫女大人才完成交替的,咱琮瓍理當感恩……」

夜承影揚手打斷葉支教主的話,在面上升起了幾分薄怒道:「有需要如此見外麼?葉支教主有話可以直說,若是信不過夜某,不說也無妨。」

葉支教主正了正神色,目光嚴厲地巡過現場一眾,「在座的各位,咱們認識也有多年了,如果有人不能對咱們這群人彼此忠誠,又或是對我國、對巫女大人忠誠的人,請你現在就離開。」

眾人聽聞葉支教主如此說,個個面色跟著凝重起來,葉支教主等了一小會兒,見無人離開,他續道:「既然眾人都無異意,那麼,你們是否有膽來與藥師立個血盟,表達永不背叛藥師的誠意?」

「那有什麼難的!立就立吧。」

「對呀,廢話別那麼多,就立誓吧。」

夜承影搖搖頭:「不用這麼麻煩……葉支教主,我無所謂,你就說吧。」

「這……」

夜承影向他點了點頭,葉支教主咬了咬牙道:「藥師,您為巫女大人、為我教所做的那些事情,在下都銘記於心,只是這些年來火神教的主教不知為何不再遵從教裡一慣的行事方式,積極地將各地分支的權力一點一滴的收回。
原先我以為這是巫女大人失蹤前就下的指示,可後來某次不經意知道有個小分支會被主教派兵團鎮壓圍剿、僅僅只是因為那支教不肯接受主教派去的新支教主。這事讓我與善可覺得奇怪,想著會不會是誤傳或是主教處與該分支處有誤會,便私底下偷偷地去查探這事。
這不查沒事,一查卻發現有許多小分支教都是這樣消失的……這讓我們不得不覺得事情十分弔詭,以巫女大人的傳承來說,怎可能會允許主教那方以這樣的方式處理不聽話的分支教呢!」

「這事兒有多久了?」

「主教每次做這事兒的時候可是都把我們這些分支瞞得嚴嚴實實,我們查了很久,發現這樣的事情可以回溯至少八、九年前……」

「八、九年前?
那時豈不是三國聯軍挑起的那場戰爭結束不久、東北方各國情勢才真正穩定下來的時候麼。」

「是,戰爭的時候,因為各地都很亂,很難打聽到真正的情形,不過,那戰事結束後的一、二年間,我國因戰爭,有些領地被赫連、北原佔據的關係,各分支教亂雖亂,但聯繫上不若戰爭時受到外力的影響那麼大,有些事就被記錄了下來……
我們查到戰爭前後的分支教數量差異很大,雖說那些已無法確認是因為戰爭造成分支合併還是如何,可以後來查到被主教消滅或收回的分支,我們能合理懷疑主教裡有人利用戰爭在行什麼陰謀。
也因為這樣,我們就開始往主教裡頭查,發現長老會裡有兩個大祭司疑點非常多。」

「哪二人?」

「司徒大祭司與解大祭司。」

「古縝呢?」

「古大祭司長倒是沒有查到什麼。」葉支教主停頓了下,疑道:「藥師如何會問到古大祭司長?」

「也沒什麼,德亞的占卜結果不就是古縝公開的麼?想說他有沒有可能篡改德亞的占卜結果……」

「藥師的意思是……」林支教主驚道:「那個占卜結果是假的?
藥師是如何知曉的呢?」

夜承影搖了搖頭,輕嘆了口氣道:「寧芙坦亞為了不被變成修羅,以已身呼喚青燄……她死時,我就在她面前卻救不了她……」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