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四十一 – 對策

就在光武帝想裝個沒事兒人、隨便說點什麼好把問題丟給昊天嶺的當口兒,他的雙眼已不小心與高臺之下的昊天嶺四目交接上。

那從下方遞上來的犀利眸光,讓光武帝的頭皮不禁麻了一麻。

此時的他深深懊悔自己沒事做啥要去覷嶺兒那麼一眼,可千金難買早知道,到現在的這個點兒,已是說什麼都是來不及。

而且,他從嶺兒的眸光裡覺察到,自己若不能在這時刻有個什麼說法、或是應對之策,嶺兒很可能就要為他家媳婦摞下御王這擔子不幹了。

這可如何是好?

光武帝正想抿唇,忽感到了某處有眼刀子直向門面上而來。

他小心翼翼地轉動了眼珠子,在與那道目光對上之前,便已知曉得那眼刀子應是從蘇煜那兒來的。

光武帝的眼前彷彿看見蘇煜正指著自己的腦袋瓜兒碎念個不停,頭就跟著疼了起來。

他把手虛握成拳,拿到嘴邊咳了咳,藉以掩飾自己的心虛,順道不動聲色地收回了好奇的視線,腦子裡是飛快地轉動著可能的對策、面上則是強裝著鎮靜。

唔……這蘇煜看來是已經看出自己對這和親一事持反對的態度,只是他不明白為何自己就是一直壓著這事兒不肯做出裁決吧。

於外界來說,靈兒收了赫連宸定親的簪子這麼久,兩國聯姻的締結書也在二月前被送至了紫宸殿,自己這個天耀的皇帝扣著人家未過門的皇太子側妃不放,於情於理確實是說不過去……

所以蘇煜才會趁今兒嶺兒難得前來應卯的日子,不得不將這事提出來好問個清楚明白、指不定還能逼自己直接定奪和親的日期。

可嶺兒先前就已經在操辦他們倆的婚事,依他的性子,他是非靈兒不娶的態勢。

更何況,雪皇那邊已說,嶺兒既與靈兒成了好事、二人也彼此心悅,怎好讓自家的公主嫁與嶺兒以外的人?

再者,靈兒都已懷上了嶺兒的骨肉……這些種種,都說明她是絕不可能和親到赫連去的。

可有些事目前還不能言明……如此……要如何才能圓過去呢?

嶺兒會有什麼辦法嗎?

嗯,為了自家媳婦,他肯定是已經想好對策了吧?

光武帝想到這兒,不由得帶著希冀的目光看向了昊天嶺,盼著自家兒子能給自己一點提示。

昊天嶺這回倒是沒再給光武帝帶刺的眸光,他略略勾了唇角,眼眸瞥向了武將所在的區域。

光武帝與昊天嶺這對父子的眼神交會雖是隱蔽,可蘇煜在朝中這麼久的資歷,他很清楚當光武帝沒轍、昊天嶺又正巧在的時候,光武帝就會要昊天嶺救場子。

因而,他們之間的小動作完完全全地落入了蘇煜的眼中,讓他忍不住揚了揚眉。

高臺之上的光武帝這會兒得了親兒的提示,大大方方地看向了蘇煜,正兒八經、自信滿滿並中氣十足地道:「這事朕早在慶功宴時就告訴過他,德安郡主是個早有婚配之人,讓他另選他人。」

「陛下,可赫連皇太子贈與德安郡主信物的時候,老臣也在場。
她既在當時就把信物給收下,那原婚配若是未行,自然是已算作廢、無須再提。
何況,她為國家遠嫁是她的榮耀,陛下還需思量些什麼?
再說,據老臣所知,赫連皇太子送了聯姻締結書進宮不久,德安郡主就因為不肯嫁、從御王府裡失了蹤跡,一直到這幾日才被御王殿下給找了回來。
這樣劣跡的行為,會為我國帶來不好的影響,陛下要這樣縱容她?」

「陛下,可否容末將說句話?」

「說吧,鄭愛卿。」

「是。」一位將軍小心謹慎地出了列,他先向光武帝行了禮、又向周圍的同僚們做揖,才繼續說道:「大殿上的諸位都還記得嗎?
德安郡主之所以能在二月前被陛下親封為德安郡主,是因為她身上帶著軍功的關係。
而郡主她會有軍功,主要原因是因為她原先是在御王殿下的座下、任貼身侍女一職的緣故。
她以一介女流之身,卻能在殿下需要的時候,願意孤身離開大部隊去執行任務,這是讓末將一個大丈夫都佩服的勇氣。
也因此,聽聞到她在平安歸來後,能被陛下封為郡主,末將與幾位同僚都覺得這不是什麼意外之事。
只是,末將平日在外守城,今兒難得進殿來就聽聞到德安郡主要和親到赫連的這等大事,站在為國為民的立場上,末將即便還不清楚為何德安郡主得和親到赫連的原因,也得站出來,說一句,陛下,萬萬不可吶!」

「哦?這怎麼說?」

「在德安郡主任御王殿下的貼身侍女一職、被外派出去執行任務前,末將每回到殿下的軍營裡議事時,都能見到郡主在殿下身側侍候的身影。
郡主當時主要的差事除了要將議事的內容及結果逐一記錄下來之外,還必須在議事結束後的一個時辰內將整理好的要點及結論分派給每一位參與議事的人。
或許大殿上的諸位會覺得這沒什麼了不起,可各位再仔細想想,以郡主從敵營歸來後,能帶給咱們與雪國軍隊許多有用的情報看來,就可以知道,這德安郡主並非是隻只會學舌的鸚鵡。
既然,她本身不是個省油的燈,那如此聰慧又熟知我國軍情佈防的女子就這樣嫁與敵國皇太子,會是好事麼?」

「嗯……」光武帝微微頷首,目光看向了昊天嶺道:「御王,德安郡主一事,正如鄭愛卿所言?」

昊天嶺做了個揖,「回父皇,德安郡主確實是兒臣的得力助手。」

他的墨眸掃向了底下的一眾道:「德安的年紀因為尚輕,難免讓人主觀地認為她理事可能不夠周全,可事實上,她打自到了本王的身邊,確實是幫了本王很多。
也因為她的足智多謀、應變能力強,讓人能安心托付她重要的任務,本王因而派她出去執行一些機密的任務。
旁的不說,本王就拿數月前安南關危急的那件事來說嘴。
彼時,若不是德安她單獨率領一支二十人的小隊前往安南關執行機要探查的任務,許將軍等人怕是需要花費很長的一段時間,才能將要安南關給收復。
這事算是她的一個大功,應該沒有人有異議吧?」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