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三十六 – 信裡所言

鞏毓靈把小木盒打開來,就見小盒裡靜靜地躺著幾封信。

她拿起了最上面的一封,將信封的正反二側先瞧了瞧。

信封的正面,那蒼勁有力的筆跡寫著「靈兒啟」,在信封的背面,或許因為信是由昊天嶺自己或是他的親信去放置在暗格之中,因此封口上只有信件書寫的日期,並未上了封蠟或封泥。

她看著那日期呆了一呆。

這最後一封信的日期……是押在她離開御王府的前一日早晨。

可惜,彼時的誤會頗深,自己的情緒又失了控,無法及時覺察到一些枝末細節,當然就未能在那有效的時限內讀到這些信……就這樣,自己離開了御王府,直到現在……

鞏毓靈輕嘆了口氣,卻也未就此展信。她把小盒裡的第二封信也拿出來,眸光看了眼信封正面的「靈兒啟」後,就直接把信翻過面,掃向封口那處確認日期。

待她看清了日期,她把信按原先的順序擺回去,然後將整沓信封從小盒中拿起,摸出了最下面的那封信,展開。

信一展開,一連串的豆芽菜符號躍然進了她的眼簾之中。

鞏毓靈有點兒訝異,可很快就反應過來。

這中土大陸上沒有一個國家使用英文,想來這處大概是無人會英文了……這或許就是為什麼昊天嶺在書寫時選用英文的原因。

於她來說,讀信的時候,除了無須再行解譯暗碼之外,溝通上自然也比使用暗碼來得容易得多……

當然,使用英文做為他們倆溝通方式的前提是只有自己與昊天嶺能以用英文交流,如今既曉得鞏毓秀、鞏毓宏也來到這世界,為避免日後再發生截信之類的事,致使訊息外流,之後還得再換個語言或溝通方式了。

在昊天嶺那一手好字的陪伴下,鞏毓靈開始讀起那些信來。

小武見她在讀信並不打擾她,還特別怕自己會不小心見著了內容而特意走得離床榻有點兒遠。

只是,她掛心著鞏毓靈的身子,眸光不敢離開她,所以,在鞏毓靈開始讀信後沒多久,她就看見自家郡主的眼眶子紅了。

鞏毓靈看著手中的信紙,有些說不出的感慨。

小木盒中的每封信都是昊天嶺寫給自己的,每封信裡都是厚厚的一沓信紙,她得要讀好半晌才能將一封信給讀完。

信裡密密麻麻寫著他懷疑的事情、現在的計劃與佈局以及希望自己能如何配合等等,字裡行間明顯能看出他藉信紙在傾訴著對自己思念的苦、他對自己的情感及他擔心的隱憂。

甚至於他在第一封信裡就說清楚了他的前王妃是怎麼一回事、而他又是如何與夏文嫣在京都街頭初見,這讓鞏毓靈對於小雨與莫邪二人之間的感情不勝稀噓之餘,又再一次對於當時無法冷靜分析、被人挑撥而懊惱。

隨著信件的日期愈往後,昊天嶺也寫了不少新查到的情報,後來似是因為赫連所提的聯姻一事在朝堂上有些壓力,他還在信裡強調了好幾回,說古老爺是受赫連宸誤導,恰好自己又與古瑜珍長得幾分相似,所以失了憶的她才會以為自己就是古老爺苦苦在找尋的古瑜珍。

他還說,待到夏文嫣這事結束後,他想親靠口訴她一件對自己至關重要的事,他相信只要那事能說個清楚、自己也相信的話,就再不會認為自己是古瑜珍了。

鞏毓靈又再次從這些信中得到證明,昊天嶺……他是真的很在意自己的,否則,他不會在這些信中把事情的點點滴滴說明得如此詳細。

昊天嶺進門時恰好見著她在讀著什麼,他覷了眼她的周身,見到那個小木盒在一旁,心中立時了然。

他快步地走到了床榻這處,在鞏毓靈還未反應過來時,就從她的身後抱住了她。

「對不起,我以為這會是個保險的方式,殊不知就是這樣,讓一切都變成了陰錯陽差。」

鞏毓靈聽聞這來自耳畔的話語,身子不由得僵了一僵。

昊天嶺的這番軟語,令她想就此把他殘忍地從自己身邊推開的決心有些動搖。

她死死地咬住唇,鎖住眼眶子裡的淚水,在心中吶喊道:我們彼此相愛,不能就這樣好好地廝守一生麼……?

昊天嶺保持這樣抱著她的姿勢好半晌,才放開了她,轉而到了她的面前,與她相對。

他深情款款地看著她的雙眸道:「靈兒,妳怪我麼?」

鞏毓靈咬住唇的力道愈發地大,她搖了搖頭,定定地看著他的雙眸。

昊天嶺與她對望了好一會兒,她終究是抵不住昊天嶺眼神裡那濃烈卻默默流淌的真摯愛意,她張了張口,想說些什麼。

這一張了口,昊天嶺就看見她唇上鮮豔妖冶的血珠愈凝愈大。

「天,妳怎麼把自己給咬傷了!
小武,把藥拿來。」

還不待小武將藥遞過來床榻這處,昊天嶺見鞏毓靈的面上泛起不正常的紅,氣也有些順不過來。

他著急地上前,把手撫在她的頰上,試圖以內力探查她的傷處以及藉著走氣的方式想穩住她,並同時向外吼道:「雲頎,快去請二位藥師過來。」

「是!」

昊天嶺聽著門外的回應聲扶著鞏毓靈躺下,語速極快並憂心道:「靈兒……妳別睡,要睡等藥師來了再睡好嗎?
靈兒,別睡呀!靈兒!」

鞏毓靈雖有聽見昊天嶺的說話聲,可她不僅動彈不得,還覺得自己直接墜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小武在一旁焦急卻什麼也不能做,她只能一會兒看著床榻又頻頻望向了門口。

終於,廳門被踢了開,雲頎帶著慶長藥師、有謙帶著元谷藥師衝了進來。

慶長藥師一被放在床榻前,就注意到了鞏毓靈的面色不佳,無需任何人說明,就立時上前搭脈。

元谷藥師則是一看清眼前的狀況,二話不說就去拿了銅盆,把隨身酒壺裡的酒一股腦兒地倒進銅盆裡,再把懷裡的金針都掏出來,同樣都倒進了銅盆之中。

「金針已經準備好了。」

「嗯,先等等。」慶長藥師對昊天嶺道:「殿下,你方便為靈兒姑娘運氣麼?」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