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十七 – 白費工夫

夜承影又再看了好半晌,特地從那沓紙中抽出了其中幾張在書案上,其他的則放置在了一旁。

「嶺兒,我記得你有張四十九陣在中土大陸上的分佈圖吧,那圖現在在哪兒?」

昊天嶺從一旁的案几架拿出一捲畫卷,將之展開放在書案上。

「嗯……」夜承影將圖紙上用來排序用的號與那畫卷上的號一一比對位置後,把圖紙的位置按畫卷上的相對位置排了出來,點了點頭道:「就用這幾個陣做為例子吧。」

「你們瞧,」她指了指,「這兩張是嶺兒已經去破過的陣,這幾張則是還沒去破過的陣。」

夜承影見眾人點了點頭後,將已破過陣的那二張圖紙拿起來,按在一扇透明琉璃窗上,「你們瞧,這二張圖雖然不同,可若仔細看,卻是能看見個什麼。」

幾個腦袋瓜兒一起湊到了窗前仔細地瞧著圖,藉著透紙的日光,兩個陣圖似是能拼成一幅更為完整複雜的巫陣,然後再將其中的那些複雜拿掉,就餘下兩張圖都有的部份。

「幫我拿一張宣紙及炭條過來。」

昊天承一聽到夜承影需要東西,在雲頎、修苒還未動作時,已將她要的宣紙及炭條拿回來了。

「我想你們都已經發現兩個圖中一樣的部份了。」夜承影邊說著,在紙上畫出了幾人腦中所看見的陣形。

「好,再瞧瞧這兩張,這兩張是東部那邊還未去破過陣的。」

夜承影讓屋裡的一眾看過了東部那處的二個陣後,一樣把二陣中出現一樣的陣形給畫了出來,最後還有北部以及中土大陸、北大陸南方的兩個陣疊合後出現的陣紋。

「疑?這些沒破過的陣,在那日浮出的巫陣中都有一樣的陣紋……」

「沒錯,接下來你們再來看看這個。」

夜承影將已破過陣所浮現出的陣紋、再在把疊合後出現的陣紋與未破過陣並排除不同部份之後出現的陣紋擺在一起讓一眾瞧了瞧,便是將最後這一個陣紋給畫好了。

她把這二個分離出來的陣紋一道擺在了書案上。

「這、這怎麼會是這樣?」雲頎面上的吃驚已是掛不住,「那二個巫陣不是已經都被破作廢了麼?怎會與這些還未破過的陣浮出一樣的陣紋來?」

她指著最終分離出來的兩種陣紋道:「這兩個巫陣是最基本的巫陣,這個是做為補給之用,這個,則是用來做修復的。」

昊天嶺思忖了一下,抬眸道:「師兄,妳的意思是,已經被破的那些巫陣在晦日那天被修復及補給了?」

「嗯,恐怕是。」

昊天策問道:「師兄,補給是什麼意思?」

「簡單來說,就是透過那個巫陣,把巫力給傳遞到接收處的巫陣上。」

「這有可能麼?可以將巫力傳到指定的某處嗎?」

「可以,只要事先在接收巫力的那處將接收巫力的巫陣給畫好,就可以在想要的時候,把巫力傳送過去。」

「那修復是指將原本已經破損的巫陣修復成原本的樣子?」

「是,不過修復是有其極限的,破損太過嚴重的巫陣是無法被修復的。」

「哦?大概要到什麼樣程度的才修復不來?」

「巫陣即便是再複雜,陣紋多半都是對稱的,修復便是利用這樣的方法去替補被損毀的部份。
所以說,要被修復的巫陣不能是連續損毀的,也不能被損壞超過一半以上,否則,修復的時候,很可能修復出來的陣紋並非是原先的陣紋。」

「可我們已經去破過的陣,現在卻是出現了修復的陣紋……這是怎麼一回事?
我們當初在破了那些地方的奇門遁甲陣後,可都是按師門所叮囑的去破壞那些陣紋以及那些會被用來做為陣助的大石、小溪之類的東西。」昊天承支著頭說道。

「這……」夜承影擰眉,看向了昊天嶺道:「嶺兒,你們在破陣前,有從山上臨摹要破陣那處的巫陣陣紋及山坳裡的佈置圖嗎?」

「有。」昊天嶺從一旁的案几架上拿出一本裝訂成冊的書道:「這是全部四十九處的陣紋及山坳佈置圖。」

夜承影接過那書,坐下來就開始翻看,她還拿了方才做為舉例、那個已被破過陣的某處山坳的陣紋及佈置一起。

昊天嶺見她似乎要看好一會兒,便道:「師兄似乎需要一些時間,雲頎,把紙及炭條多拿一些過來,我們先來把這些陣套陣的陣紋給分離出來。」

「好。」

幾人分了工,開始把晦日那日所浮現出的陣紋除去修復及補給的陣紋後,重新畫了出來。

時間不曉得就這樣過了多久,久到廳外的天色都已整個暗了下來,小武已悄悄地進來把屋子裡的燭火都給點好、茶也不曉得上了幾回,夜承影才抬頭揉了揉痠澀的眼睛。

「你們把陣紋都分離好了嗎?」

雲頎埋首:「最後了,請稍微等等我。」

夜承影聞言,得空喝了口茶潤喉,昊天嶺把所有分離好的陣紋按先前排序的號整理好,就把一整沓的紙遞給了夜承影。

她翻看了一小會兒,將之與先前四十九處的陣紋相比了比,有些憤憤地道:「我們被耍了。」

「被耍了?」

「對。」她指了指分離好的陣紋道:「這些才是那些地方真正的巫陣,你們先前所費的工夫全都是白費的了。」

「額……妳是說我們先前去破的陣都是徒勞了,是麼……」

「嗯,而且這些巫陣已經被灌過巫力,無法再輕易失去效用了……」

「難道我們就要讓這些害人的巫陣一直放在那些地方?」

夜承影搖搖頭:「我認為廉貞會選在這個時候為巫陣灌入巫力定是有原因的,我們趕緊把這些分離好的圖送進師門,讓懂巫陣的人去確認這每一個小巫陣是做什麼用的,又,這些小巫陣做為組成等同於是都天神煞大陣的毀滅大陣的基石能讓這毀滅大陣變成一個具什麼樣影響力的大陣,如此,才能真正瞭解廉貞到底是想用這陣套陣做些什麼事。
還有,讓星占那脈的人確認一下這半年內是不是會有什麼大事發生……她消失了這麼多年卻選在這個時候大張旗鼓卻不加掩飾,我認為這絕不是巧合。」

「好。」

廳門在此時被敲了敲,昊天嶺道:「什麼事?」

「主子,晚膳已經準備好了,您要在廳裡用膳麼?」

還不待昊天嶺回答,又有一人到來道:「承影藥師,蕭大夫醒了,您現在要過去瞧瞧麼?」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