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六 – 只餘黃沙

話落,昊天承就往廳門口移動,昊天嶺道了句:「路上小心。」

昊天承聞言,並未停下腳步,只是手在空中揮了揮。

雲頎目送昊天承出了廳門,轉過身子道:「王爺,今兒要上朝麼?」

昊天嶺扭頭,看著榻上的人兒,一會兒後才道:「不去。我寫幾封信,你幫我送出去。」

「是。」

 

在南方,守在沙漠外圍村落的小五,在地動後於原地待到申時,都未等到前一日先行出發前往蛇窩的小三的聯繫。

一般來說,御王府出來的這些人如果在執行任務時,所在位置如發生了如地動、水災之類的天災,都會在二個時辰內發出信號,以讓鄰近的同伴曉得自己是否平安,好能有個及時的照應。

雖說小三先行一日,按預估的,已進入了蛇窩的範圍,但如此大的地動,二個時辰的時間,也足夠他派人出來在安全的區域發出信號、或者是派人回來搬援軍。

雖不能排除小三派的人在半路上,可再如何,二個時辰都沒有信號,小五定會擔心小三一行是否出事了。

他派人往北到最近的情報處將此處發生的事以最急的方式送回御王府、留了五人在這村落等著接應,就率人往蛇窩的方向前進。

當小五帶著人往蛇窩的方向前進了約莫有一半的路程,他們遇上了一行江湖打扮的人。

由於四周都是黃沙,他們行徑的方向又相同,就這樣直接打了個照面。

可雙方身上實在是看不出是誰的人馬,只曉得兩邊的人皆是從北方而來,又是在這地動之後的時間出現在這處,彼此都懷疑對方可能是蛇王的後援或是誰派出來的探子,就這樣兩邊的武器都被直接地亮了出來,以敵不動、我不動的方式,一聲不吭地對峙著。

兩方的殺氣就在就在兩邊的頭兒同時動了手的那一瞬間最為高漲。

既然頭兒開打,下面的手下當然也開打,滾滾黃沙之中傳來了武器相交的鏗鏘聲。

雙方的武功與套路似是差不多,戰況很快就陷入了膠著,刀影交錯了好一會兒,小五手下的一名暗衛忽地就向小三出了手,對方的一名手下亦是向著自家頭兒出手,二人聯手撥開了二位頭兒正交戰著的短劍。

「十七,你做什麼?」

「念六,你做什麼!」

二道分屬於不同頭兒、卻同樣憤怒的聲音在這處的沙漠中響起。

「五隊,是自己人。」

「對呀,念一長,是自己人。」

「自己人?」

雙方的頭兒面面相覷,其他正打鬥的人全停了下來。

小五確實對於對方近戰時的套路也有所懷疑,便向對方頭兒道:「有令牌麼?」

「有。」

「那數到三,一起亮令牌。」

「好。」

二位頭兒皆伸手入懷,小三與對方一起數道:「一、二、三!」

當喊聲數到三時,二人的令牌同時一亮,一面是御王府的,另一面則是宇王府,雙方皆吃了一驚,齊齊道了一聲:「難怪!」

小十七笑著向小五解釋道:「這位念六,先前屬下配合宇王殿下、執行無雙公子的任務時曾並肩作戰過。
只是當時是臨時的任務合併,我們只見過了那麼一次,因他使用的武器是少見的小環刃,方才對戰的時候,我才認出了他。」

小五點了點頭,向念一問道:「你們怎麼會來?」

「我們是奉了主子的命令,前來做為承影藥師的後援的。」

「哦?這可巧了,我們也是奉了自家主子的命令來做為承影藥師的後援的。」

「那話不多說,我們就一起吧。」

「好,先前地動得嚴重,我們先進入蛇窩的人沒有傳平安出來,所以我就帶人要直接闖進去了。
你們呢?」

「主子是讓我們在承影藥師進蛇窩的第二日再進去,在蛇窩的外圍等待承影藥師的命令。」

「嗯,邊走邊說吧。」

二批人馬匯成一股,以最快的速度趕往蛇窩。

半日之後,他們已經來到了應該可以看見蛇窩的外圍,可那處與原先預想的不同。

原先的探察雖說因為蛇窩裡有些江湖高手,再加上時間問題,所以情報並未有蛇窩內部的佈置圖。

可按此處已知的位置,到了此處應該能看見遠方有木欄、營帳等物包圍著綠洲才是。

但他們到了這以星星做為輔助標記的這處,入目的四方盡皆黃沙,遠遠望去,沒有綠洲、也無帳棚。

小五及念一確認了自己手上的地圖好幾回,此處就真是毫無人煙,他們不禁懷疑:難道他們這夥這麼多人同時都見到海市蜃樓?

可這也不對呀,所謂的海市蜃樓是沙漠的旅者見到有市有樓,可怎樣都到不了那市集樓房,最後給渴死餓死。

他們的情形……是屬於相反的吧?

而且,現在都夜裡了,哪兒來的海市蜃樓?

小五及念一只是在原地討論了一小會兒,他們決定直接繼續向前查看前方情況。

只是,他們再次出發還沒走幾步,前方便來了一行人朝自己而來。

小五最先認出,前方那行人為首的是小三,他們趕忙向前與小三一行人會合。

他們才上前,就清楚見到了那一行人的狼狽模樣。

小三一行去時共二十一位,現在回來也是二十一位,每一位幾乎身上都有傷,或許是都傷得不輕,因此這些人現在互相扶持著走出來。

雖說出去回來的總人數上是相同的,可小三帶出去的二十位先鋒實際上只回了十六位,取代在蛇窩折損的那四位暗衛、一起從蛇窩裡出來的便是夜承影、蕭鳴鴻、修苒及安德莉雅。

對小五及念一來說最重要的夜承影,此時面容嚴肅略帶些哀愁、身上看起來有些傷之外,整個人是完好的,他們算是達成了自家主子所給的任務。

「小五,你來支援了。」小三有些疲憊地道。

「嗯,傷的狀況如何?要不要我們在這兒先紮營再說?」

小三看向了夜承影,「藥師,您認為呢?」

夜承影看了眼前來的這麼多人,她舔了舔乾渴的唇角道:「來這麼多人真好,我需要一些藥草,你們能不能先將我們儘快送回到你們先前駐紮的地點?」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