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八 – 以血為刃

唔……那究竟是怎麼一回事,為何青燄會去凝成光球,然後迸散成數十道紅光呢?

是坦亞身下的陣紋造成的麼?

夜承影覺得自己好像抓到了什麼……

坦亞……難不成……坦亞會喚出青燄除了是為了清洗那處的污穢、罪惡之外,其實是為了與她身下的那個巫陣對抗?

若真是如此……那坦亞是不是早已知曉她身下陣紋的用途,所以她才會特地選用的青燄麼……

夜承影回想起坦亞的巫女本陣迸出白光通天不久,白光便幻化成一簇簇的青色火苗一事。

不對,現在冷靜想想,她發現事情早在那時便有些古怪了!

按理說,青燄只是起到洗滌的作用,把不好的部份洗去罷了,並不會造成太過嚴重的傷害。

可依她親眼所見到的,在密室躍動的青燄沾上人後,最後卻是將人給吞沒舔淨到連點渣都不剩。

因為如此,在她發現那些青苗被吸入巫女本陣時,她在當時雖未曾深思其原因,可她下意識就覺得那些青燄不是一般的青燄,如不設防很可能會傷害到自己,她也才會去急忙地拉著蕭鳴鴻,築起防禦障壁來。

可現在有時間能好好地深思了……那時的青燄果然是不對勁得很。

這麼說來……

在坦亞召喚青燄的時候,那青燄很可能就已經被……?

這真是太惡毒、太喪心病狂了!

夜承影才新放入藥缽的藥草因她的怒火在轉眼間就被搗爛,在她附近說著話的小三、小五及念一嚇了一跳,紛紛往她這處瞧。

可夜承影毫無所覺,還沉浸在自己的思緒之中。

她擰眉細想,想要回憶起那巫陣上的圖,可以當時的情況,她怎可能放多少心思在那巫陣上,且有部份的陣紋在坦亞的身下,彼時坦亞未曾離開那處,她也不可能看見被坦亞遮住的那些陣紋。

唔……說到陣紋……自己在蛇窩裡是不是還看見了一個什麼別的陣紋……可現在沒印象了,到底會是在哪兒呢?

夜承影想了一時半會兒想不出來,那雙雲眸眨了眨,恰恰就看見幾滴滴在了缽外的藥草汁,她感覺自己的怒火從丹田處往上竄升,自己更加地氣憤了。

沒錯!若無蛇窩裡的那一戰、若無蕭兄以身為她抵擋那些血刃的攻擊,她這會兒還不曉得原來夜承光在暗處養了一批有武功、又忠心的藥人、毒人……

夜承影的面色很冷,小三、小五很少看見冷到能堪比自家主子那般的人,小三忍不住開口道:「藥、藥師,怎麼了嗎……?」

「什麼?」

夜承影不開口則已,一開口,那語氣之冷、眼神如淬了千年寒冰一般,連久經戰場的小三、小五及念一都嚇了一跳。

其實他們與承影藥師搭配出任務已不是第一次了,可如此形容的承影藥師真是鮮少見到。

念一張了張嘴,不一會兒才支支吾吾地道:「沒、沒什麼……」

夜承影沒反應過來,她想了想,好像先前有聽聞他們在問自己什麼,便道:「你們是要問解百毒為何解不了蕭大夫身上的毒麼?」

三人皆感覺背後來了道冷風,隨著那風似是有人要對自己下毒的樣子,不禁喉頭滑動,咽了咽口水,同時點頭道:「欸……」

夜承影見狀,眉頭皺了皺,又眨了眨眼,恢復成了平時的樣子,而屋子裡的寒冷亦立刻消失,瞬間就回到了這處該有的夏季溫度。

她看著三人還處在驚嚇的形容,溫和地道:「回頭我會把解百毒的藥方改一改,你們再重新製藥、分配下去。」

「還得將解百毒的方子改過,藥師……這事看來很嚴重。」

「嗯……不過是即便改過方子,也未必是能解全……」夜承影輕嘆了口氣,轉過身去放了新的藥草進缽裡繼續搗藥道:「小三親身參戰過,應該是知道的吧?」

「是……那些人竟以自己的血為刃,真的是很瘋狂。

可更瘋狂的是,那些血刃帶著毒又帶著真氣,輕易便能突破你的真氣壁或護體罡氣,在你的身上劃開一道染了毒的口子。」

「那些人是廉貞養的毒人……」夜承影若有所思地道:「你們應該曉得,即便是在江湖之中,真有那種沉迷於醫術的藥師會將人做成藥人,又或者醉心於毒物的醫者、毒師會將人做成毒人,可那些藥人、毒人通常都是被圈養在那些藥師、毒師的駐紮地,沒什麼出來攻擊人的疑慮。

可我們這回遇上的竟是有武力的,甚至他們也有不錯的真氣能力……要培養出這樣的人,並非是易事……

這樣的藥人、毒人若是培養成功又行走在江湖上,是非常難從常人之中給辨別出來……

你們試想,若是這樣的人帶著任務到了某城鎮,隨便往井裡頭放點血什麼的……又或是在戰場上又用了血刃之類的……會如何?」

這席話,讓屋子裡的人都沉默了。

 

彼時,在蛇窩圍欄旁的小三,是在眼前一片青恢復成了一般的藍天、黃沙時才繼續往先前看見有許多棕櫚樹的方向去。

當他抵達差不多是原先綠洲的附近時,看見那處正是打得熱火朝天。

未被青燄給吞噬的近百號人正圍攻著他這回任務中主要要保住的夜承影及蕭鳴鴻,小三當然是當即就帶著人直接加入戰局之中。

由於先前是近百人在圍攻三人、而且能在青燄之中活下來的那些人,在北方皆是能入高手以上級別的人,再加之有人喜好使用暗器,所以夜承影、蕭鳴鴻及修苒在難以避免的情況下,無一不負傷。

只能說,承影藥師她們所幸是傷得不重,要保住人撤退應該不是太困難的事。

小三帶的人馬一衝進了戰圈,便是打破了夜承影她們三人被圍攻的一個僵局,圍攻的那些人未料到他們三人會有後援的到來,並且是如此驍勇善戰的二十一人。

戰況的形式改變得很快,尤其小三的人馬並非是個個獨自作戰,他們二十一人分成三組,擺開了戰陣,對付敵人。

而蛇窩餘下來的那些江湖高手,雖然都是江湖高手,可平時並無通力合作的經驗,也鮮少有人懂得陣法,即便是有的人是原本就認識,聯手的時候帶了默契,可誰又曾真正在對戰中與陣形相對過,因此戰況簡直就是一面倒。

在殺聲中,對手終於只剩下了十餘人。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