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七 – 失控的青燄

「好的,沒問題。
藥師要找什麼樣的藥草,要不要弟兄們幫忙?」

「藥師,還是到安挅的屋子去拿?」安德莉雅蹙眉道,「蕭大夫的狀況……」

「妳那裡有洋金花嗎?」

「有。」

「那殭蠶、山慈菇、靈芝呢?」

「都有,只是殭蠶只剩最後一點點而已。」

「沒關係,就先應急吧。阿……還是我們直接去往安挅先前居住的村莊去?」

「藥師,那樣不是不行,可若時間緊張,佈防與退路問題……」

夜承影想了一下先前小三說的村落位置,那處對撤離其實也比較有幫助,她便道:「我知道了。
念一,麻煩你讓一些人護著安挅去她先前的那個村莊,再過來與我們會合……」

「是。」

「藥師,安挅不會耽擱太久的。」

討論畢,小五他們分配好誰揹誰,立即施展了輕功回村落。

待到傷者都在屋子裡暫時地安置下來,東方的天空已是微亮。

「三隊,你們是從蛇窩出來的嗎?地圖上記載的是不是有錯?我們在標記的那處往蛇窩的方向看,那邊就一片黃沙大漠而已,什麼也沒有呀。」

「我們是從蛇窩出來的……那地圖並沒有標錯……」

「沒有標錯?可……難道蛇窩裡並沒有什麼綠洲?」

小三搖了搖頭。

小五想了想,問道:「那到底是?」

「我們抵達那處時,那處就如情報與地圖上所記載的那樣……我們在蛇窩的不遠處遇上了安挅,她確認我們是去幫藥師的之後,就告訴我們藥師在綠洲那處救人,希望我們能快點兒進去幫忙。
可我們才靠近到了蛇窩,正要找個機會進圍欄的時候,地就動了。
那地動與平時遇上的都不同,平時的地動都是左右或者似是畫圓的方式,我們在那處遇上的地動是上下劇烈地晃了幾晃。
待晃動結束,我們還不及緩過來時,就見到一大簇通天的青燄,氣勢磅礡地從蛇窩內以極快速度往外膨脹,它行過的地方,就像是要毀天滅地那般,沿途上遇上什麼就吞噬掉什麼。
由於那青燄來的速度太快,從眼裡看出去是一片青色,我們當即用了真氣護住了自己,才免於被那些青燄吞噬。
說到這兒……」

小三看向了在一旁搗藥的夜承影,「藥師,那位安挅姑娘……」

「她怎麼了?」

「她好像會巫術……?青燄來的時候,我做了真氣障壁才想到她似是沒什麼功夫,不曉得需不需要我們幫忙。
不過當我回頭找到了她,她那時雖然連站都還來不及站起來,可她跪在沙上,好像是撐起了一個巫陣保護自己。」小三不是很肯定地道。

「嗯……」承影藥師面上未有異色,繼續著自己手頭上的事道:「她沒什麼問題,不需擔心她。」

「是,小三知道了。」

「我們在村落這處也有遇上地動,不過那地動只上下抖了一下,就是像平常那樣畫著圓的那種……至於青燄嘛,我們在村落這處也有看見,不過並不如你說的那般通天……那些青燄出現不一會兒就好像被天空中的什麼給吸引過去,在空中匯聚成了一道難以目視的極亮光芒,我就不得不避了開眼……
後來我覺得可能可以目視的時候,就看見了幾十道紅光往北方去。」

「嗯,你說的,我們在那處也有看見……
不過那青燄過後,圍欄、營帳什麼的都已經消失了,連帶綠洲也沒有了。」

「什麼!原來是因為這樣,難怪我們去時已經沒有地圖上標註的那些東西了!
那後來呢?你們怎麼搞得渾身是傷的?
蕭大夫怎會中了連解百毒都解不了的毒?」

小三看了眼承影藥師的身影,只是簡單地向小五說了自己看見的情景,夜承影在一旁倒是聽著聽著,就陷入了自己的回憶之中。

青燄……

為什麼會是青燄?

一個巫女要喚出天地間那五色的燄火並非是件難事,尤以坦亞這樣巫力高深的巫女。

只是,需要召喚燄火的情形少之又少,多半只在重大情節才會使用,而召喚出來的燄火顏色,亦是有一定的講究,什麼情況需要召喚出什麼樣的燄火,有時候甚至是一種以上不同色的燄火同時在同一個區域裡梭巡。

至於燄火召喚出來之後的大小、效力當然是取決於巫女自身巫力的深厚程度。

坦亞……她在她生命的最後並未化為修羅,因此她不使用能毀滅一切的白燄……是可以理解的。

夜承影想到這處撓了撓頭,她不明白坦亞最後會選擇召喚出來的是洗滌污穢的青燄,而不是能燒盡一切業火的黑燄,又或是能淨化所有的金燄……

而且,坦亞以自己的巫女本陣加上她剩餘所有的生命力做為祭品,喚出了青燄,那青燄本就會因為她所獻祭的那些十分強大,強大到能洗滌整個沙漠的污穢。

可以青燄本身的特質,綠洲按說是不會消失的,清洗的應該只是那些罪惡……

夜承影又想了想她所認識的坦亞,驀地,似是能曉得坦亞的想法了……

坦亞……坦亞是個慈悲的孩子吶……

夜承影不勝唏噓。

坦亞受了那些罪,自此再也不可能恢復成原來的她,可她卻沒有想要復仇。

她在最後燃燒了自己只是想破了那邪陣、讓那些還沒死的藥人從那些藥中解脫出來、讓有邪念之人洗去那些邪惡能重新做人,所以才會選擇召喚青燄。

可這青燄所到之處並不如坦亞所想,從根本上來看,完全是失控了。

綠洲在一片青色之後只剩一片黃沙,營帳、圍欄那些也不復存在了,更別提那些等待選妃的人或侍女……當時,如不是她們以真氣障壁的方式護住自己,她們恐怕也已經被那青燄給燃燒殆盡……

最奇怪的,還要屬最後青燄消失的情形了。

那時,逐漸被分成了許多小簇的青燄被吸上了天空凝聚成了一個難以注目的光球……那時自己好像在天空上看見一個血色的陣紋…而且那陣紋好像在哪裡見過……?

接著,原本由青燄凝成的光球就迸散成數十道紅光往北而去……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