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世事總難盡如人意 – 之六十四 – 有很多蠱

蕭鳴鴻蹙眉,瞧了眼四周,與修苒找了個暫時的遮蔽處。

他們到了那兒,蕭鳴鴻垂眸就要為夜承影擦掉嘴角的那些血。

那血似有不少,他抬手拿衣袖為她擦了幾下,血還在涓涓地往外溢出來。

更讓他擔心的是夜承影的眼神看起來有些飄忽與渙散。

他想,莫非是她先前下的那針是下在什麼大穴上麼?

是不是因為那針下得狠了,所以讓她看起來如此孱弱還帶著些病態。

可惜,他是個外科醫生不懂那些。

往昔,族中是傳承古武,當然中醫部份定是有人在傳承。

族老裡有人曾想帶他中醫,可他學了一陣子,實在是天份不足、僅能照本宣科,後來就專攻外科手術了。

現在來了個醫者不自醫的情況,他真是不曉得該如何是好。

蕭鳴鴻想開口問問夜承影該怎麼幫忙,正巧她就伸手,輕輕地撥開了他正為她擦著血的手,然後艱難地將手往右手上、插著金針的那處挪動。

他注意到了她的動作,就明白了她的意思,立時以他的大手包著她的小手,來到了金針旁。

夜承影的手指捏住金針,喘上了二口氣,就咬著牙、一鼓作氣地拔了右手上的金針。

金針甫拔出來,就落到了沙地上,一直注意著夜承影的蕭鳴鴻與修苒,見她已經暈了過去。

蕭鳴鴻看著夜承影唇角的血又溢出來許多,急著問道:「修姑娘,妳有見過這樣的情形麼?」

可他的疑問,修苒卻是過了一小會兒都未回覆,這引得蕭鳴鴻奇怪地回首。

蕭鳴鴻一扭頭,見到的是修苒正默默地擦著唇上的血。

「妳怎麼了?怎麼也吐血了?」

修苒搖了搖頭,將沙上的金針拾起收好,把手搭上了夜承影的腕上。

她秀眉輕蹙、細細地把著夜承影的脈像,可一會兒後她道:「修苒無法確認藥師現在是怎麼了。」

「那我們……?」

「以段羽恒走前的樣子再加上他所說的那些看來,我猜想藥師大抵上是用了什麼傷敵一千、自損八百的招式……
不過修苒想,他們退走了之後,應該就不會再來……或許我們可以先回安挅那營帳裡讓藥師休憩一番。」

「那處安全麼?我們直接出蛇窩會不會比較好?」

「當然是沒有出蛇窩來得好……可修苒為藥師診了脈也看不出藥師現在到底是如何,先前聽藥師說安挅的醫術不錯,就讓她先為藥師瞧瞧吧,等瞧過了,我們再離開這裡。」

「嗯,只好先這樣了。」

修苒與蕭鳴鴻帶著夜承影避開了圈圍地的守衛,好不容易回到了先前羅頓夫安置夜承影的那個帳蓬,修苒看到安挅留的暗語,便走到水瓶旁敲了敲暗號,再將那隻沉重的水瓶舉起來。

地道裡,安德莉雅的頭鑽了出來,劈頭的第一句便是:「修姑娘,找到藥師了麼?」

「嗯,找到了,可藥師不知怎地暈過去了,妳能幫忙瞧瞧麼?」

安德莉雅的面上露出了緊張的神色,「藥師怎麼了?」

她一爬出地道就急忙奔到了軟榻旁,為夜承影切脈,蕭鳴鴻與修苒立在一旁擔憂卻並不打擾。

好一會兒,面色凝重的安德莉雅放下了夜承影的手腕,修苒見狀就上前問道:「藥師她……如何?」

安德莉雅陷入自己的思緒裡:「還是第一次瞧見像這樣的脈象……」

「什麼脈象?」

「阿?」安德莉雅抬眸,一臉似是被驚嚇到的表情,她定了定神道:「你們不曉得藥師體內有很多蠱麼?」

蕭鳴鴻擰眉道:「很多蠱?」

他看向修苒,「修姑娘,妳曉得麼?」

修苒搖了搖頭。

「藥師的體內有很多隻的蠱蟲,不過,那些蠱蟲看起來不像是別人下進藥師體內的……一般來說,養蠱的人若要將蠱養在體內,就只會養一隻護身蠱而已,因為要養一隻護身蠱就須要費上十二萬分的心力……
可藥師體內卻不止有一種蠱,她身上的蠱蟲多達二十餘種……我猜想那些蠱蟲應該是藥師為了要抗衡體內一隻特別的蠱蟲而養的。
藥師之所以會突然暈了過去,應該是因為那隻特別的蠱蟲受傷,以至於她體內不平衡,她一時受不住,所以就暈過去了。」

安德莉雅一口氣說了這麼多,才想到似乎有什麼事不對。

她貌似訝異的形容,眼珠子在修苒與蕭鳴鴻的身上打轉,一小會兒後,她揚了揚眉道:「奇怪,瞧你們的樣子與藥師十分相熟,不是?
怎你們會不曉得藥師的情況……」

她一手抱胸撐著另一手摩挲著下巴,嘀咕道:「唔……不過我若是藥師的話,大概也不會輕易地說出自己體內有這麼多蠱蟲……」

蕭鳴鴻在一旁倒是一直琢磨著安德莉雅的話。

難道夜兄將金針插在右前臂上就是為了讓自己體內的那隻蠱蟲受傷?

可那蠱蟲究竟是如何能與段羽恒有連結,可以讓他吐血退走?

從先前夜兄與段羽恒的對話看來,夜兄明顯是不認識段羽恒的,她是何時安排讓那蠱蟲能影響到段羽恒的……?

蕭鳴鴻的心中有許多的疑問紛至沓來,在他的腦子裡一直轉個不停,直到了修苒的聲音在帳內響起,他才將目光放至安德莉雅的身上。

「安挅,那現在該如何是好?我們方便移動藥師麼?」

「別擔心,藥師暈過去只是一時的而已,相信她很快就能醒來,不過以她的情形……我想煮個藥茶好讓她醒來時能在第一時間喝到。」

「嗯……勞煩妳了。」

「快別這麼說。」

安德莉雅轉身要去準備藥茶,修苒卻叫住她:「安挅,我能問個問題麼?」

「妳說吧,我知道的都會告訴妳。」

修苒點了點頭,「妳曉得藥師身上那個特別的蠱是什麼蠱麼?」

「唔……依那脈象有點兒難判斷,有好幾種霸道的蠱都符合那種樣子,不過,以藥師用了這麼多蠱去牽制那種蠱麼……我想很可能是連枝蠱。」

「連枝蠱麼……按妳先前的說法,藥師在自己體內養了很多蠱是為了牽制那蠱,那連枝蠱也是藥師自己下在體內的麼?」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