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世事總難盡如人意 – 之六十五 – 陣在啟動

「不,我能肯定,那蠱一定是別人下的。」

「為什麼?」

「懂蠱的人,是斷不可能在自己身上養連枝蠱的,除非那人是以連枝蠱要牽制別人。
可若是如此,那體內的連枝蠱就一定是母蠱,可藥師體內的蠱分明是條子蠱。」

修苒聽聞安德莉雅所言,眉頭糾成了一團,她抿了抿唇才道:「……好,我曉得了。」

「對了,安挅,」好半晌未開口的蕭鳴鴻驀地出了聲道:「方才修姑娘也吐血了,能勞煩妳為她瞧瞧麼?」

安德莉雅正要應聲,修苒驟地朝二人擺了擺手,比著禁聲的動作。

跟著,修苒拉了蕭鳴鴻的袖子往那大水瓶走,她輕而易舉地把那沉重的水瓶給舉了起來,讓蕭鳴鴻先進去地道後,自己也跟著鑽了進去。

當修苒頭頂著大水瓶進入了地道,把水瓶穩穩地放回了地面、堵住了那地道時,帳外聽聞到了一個掃帚輕輕在沙上掃過的聲音,再來便是營帳外羅頓夫的人道:「卡洛婆婆?」

「婆婆,您怎麼這麼早?是趕路過來的?我還以為您是在臨近中午的時候才會到呢。」

「嗬嗬,夜裡比較安靜,趕路比較方便些,而且坐掃帚還比馬兒來得平穩得多。」

「那些是您的姐妹?要不要我們搬些椅子、上些涼茶好讓她們休息一下?」

「好呀,一路上趕來都沒休息,而且入了沙漠風沙又大,真的是讓人覺得挺渴的呢。」

「好好好,我們馬上讓人端一些茶水出來招待。」

「噯,先別忙,那人呢?有沒有乖乖地待在營帳裡?」

「婆婆,安德莉雅給那人用了那個,當然是乖乖地待在裡頭。」

「還在夢裡?」

「嗯,頭兒說,等宴會前整個清醒就好……對了,安德莉雅也在裡頭,婆婆有疑問可以直接問她。」

「這樣呀,我進去瞧瞧。」

「好呀,要不要我幫您拿著掃帚?」

「不用麻煩了,我擱這兒就行了,可別給我拿去當柴火燒呀!」

「怎麼會呢!您放心吧!我會用生命看著您的掃帚的!」

「嗬嗬嗬,年輕人就是愛說些誇張話。」

卡洛朝空中比了個下來喝茶的動作,把帳簾一掀就進了帳。

卡洛婆婆一進到營帳裡,就聞到了在煮藥草茶的味道,只是那味道中好像還混了一絲熟悉的男子氣味。

她回想了一下,想到那氣味很像是當時那個逃走後一直未被抓回來的男子,難不成安德莉雅在這營帳裡窩藏了那個男子?

營帳裡的情況被眼前的一個大屏風給遮擋住,她無法一眼看見裡頭的情形,更是懷疑那男子真的在這營帳裡。

卡洛婆婆瞇著眼眸大步地繞過屏風,顧盼了四周,只見安德莉雅在屏風後煮著藥茶。

她覷了眼不遠處的軟榻,看見夜承影躺在那兒一動不動,急道:「安德莉雅,妳怎麼這個時候在煮藥茶?是他怎麼了麼?」

「欸?卡洛婆婆?」安德莉雅抬眸見到了卡洛,意外地道:「您怎麼是這時間到的?您夜裡都不用睡的麼?」

「嘿,老人家夜裡不用睡這麼多。」

安德莉雅覺得奇怪,卡洛也不再解釋,只問道:「妳這是在煮什麼藥茶?」

「頭兒說希望他明日選妃時別痴痴傻傻的,我為了預防萬一,所以煮這個藥茶,等他那個藥效退去、醒來時給他喝,好讓他能在蛇王面前熱情點。」

「噢——妳想得很周到,可為何是這時候煮藥茶呢?」

卡洛婆婆的語氣帶著十分懷疑的口吻,令人猝不及防地急轉直下,再不見甫進來時的溫和。

安德莉雅張了張口想辯解什麼,只是她還未來得及說出來,已見卡洛婆婆快步地往軟榻那處去並在那兒蹲了下來。

她伸手探了夜承影的氣息,發覺夜承影並不如自己所想的那樣病了,便回過身,等著安德莉雅給她一個解釋。

那形容在安德莉雅的眼中只覺得卡洛婆婆那個如鷹嘴般勾起的大鼻子似是在瞪著自己。

她垂眸攪拌著小鍋子裡的藥茶,斂了斂心神才回道:「這夜裡我倒是也想睡,可他不曉得是不是因為昨兒到這兒來時比較顛簸,他在我要睡的時候,似是因為做了惡夢,很突然地暴動了起來。
婆婆您也曉得用了那種東西,如果在夢裡夢得不好,也是會有影響的,再加上已給他用了解藥,若夢得不好狂爆起來,還真是挺難處理的……這一個晚上,我可是好不容易讓他再安靜睡去的。」

「這樣麼……」卡洛婆婆心中判斷著安德莉雅的話,總覺得這話裡有些不對。

她張望著營帳裡的各處,再想著這裡頭何處能藏著掖著一個成年男子,小半晌後她才又道:「總之,他是個很重要的人,對蛇王很有用的,一定要好生照顧了。」

「好的,我一定會盡力的。」

卡洛垂眸,伸手摸了夜承影的臉一把,還擰了擰,喃喃道:「這麼柔軟滑嫩的肌膚還真是讓人羨慕呢……這應該是寧芙沒錯……」

安德莉雅聞言,心中有些吃驚。

她先前在路途中有聽見到那些壯漢們閒聊是如何抓到夜承影的,可因為她當時已與打小在族裡就聽聞過許多「豐功偉業」的承影藥師相認,自然是曉得夜承影是有目的被抓的。

可原來這些壯漢能抓到承影藥師,與卡洛婆婆有些關係……只是這卡洛婆婆是從何知曉寧芙到南方來的事呢……?

安德莉雅還未想個透徹,就聽見軟榻那處有了動靜。

被卡洛婆婆捏著臉的夜承影陡地坐了起來,安德莉雅慌忙道:「婆婆、小心!」

卡洛婆婆冷不防被安德莉雅又急又怕的話給驚嚇到,她想到剛剛安德莉雅所說的,連忙放開夜承影的小臉,人從軟榻旁站起、還退了好幾步,那動作之快,一點兒也不像個上了年紀的老人。

卡洛防備地看著夜承影,夜承影不曉得是否因是剛醒,她的雙眸還帶著些迷茫。

安德莉雅趕忙上前按住夜承影了的雙肩暗暗示意她別動別出聲,卡洛婆婆見夜承影未有下一步動作,欲向前一步時,營帳門口恰好來了個人聲,轉移了卡洛婆婆對夜承影的注意。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