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世事總難盡如人意 – 之六十七 – 整個都是

「這樣……其實我也送了一個寧芙過來,正安置在選妃的營帳裡……所以這會兒就用不上了……」

「真的麼?」幻影的唇角勾起,「真的還有一個寧芙在這處?
其實寧芙的數量是多多益善的,現在啟陣的這個寧芙巫力很強,是不需要再搭一個寧芙進去……不過既然還有發現寧芙,就交給我們,我們會將她們集中,好好地使用的。
妳帶來的寧芙現在在哪個營帳裡?」

「唔……」卡洛婆婆瞇起了眼眸,並不回答幻影,而是問:「既然你們啟動了魔法陣,那我們是不是要撤了?」

「嗯,最遲中午前離開,以免被波及。」

「知道了。」

卡洛婆婆跨上了掃帚要離開,幻影一個上前擋住她的去路道:「卡洛,妳還沒說寧芙在哪個營帳裡。」

幻影的話音很冷,卡洛感覺到了他暴露出的幾分殺氣,心中有些不悅。

別說幻影的態度,就他們之間的關係,竟然啟陣這種大事都不先通知一聲,是打算過河拆橋?

她轉了轉右手食指上一只鑲嵌了大顆祖母綠寶石的指環,天空中那些卡洛的同伴見狀降低了掃帚的高度怒目看著幻影,其中有幾人的右手從衣袖裡拿出了根瘦瘦弱弱、頂端鑲了寶石的杖子。

幻影身後的四位得力手下因為對手的動作,他們的手亦是都按在了劍柄之上,現場一時間劍拔弩張了起來,似是雙方只要兩位頭兒一下令,就能立時動手。

卡洛婆婆首先開口冷聲道:「幻影,同我有交情的人可是廉貞,今兒若不是我對她的計劃有興趣,今天我何必幫忙找寧芙。你不過是她的手下,你敢用這樣的態度對我?
而且,就算退上了一百步,別扯我同廉貞有交情,我們雙方今日還身為同盟,你確定要用這種態度對我?」

幻影收起了邪笑,他抿了抿唇道:「是幻影急躁逾矩了,只是寧芙之事非同小可,有愈多的寧芙,就能助姑姑的大業愈早成就。」

卡洛睨著他,倒也不是就這樣壓著幻影,她輕輕地頷首笑道:「嗬,既然陣已經開始祭儀的部份,那也就用不著我找到的那位寧芙,我就帶著他先撤吧。」

幻影身後的四人跟了幻影這麼久以來,從未見過幻影被如此羞辱,可對方拿姑姑壓他們,再加之目前還用得上對方的情形下,確實是不適合撕破臉,於是他們垂眸把目光落在幻影攥著的拳上,將憤恨的眼神藏在睫毛之下。

「好,那妳就帶著寧芙先撤吧。」幻影想了想又道:「可以的話,還請妳先確認一下妳手頭那位寧芙的巫力有多強。」

「巫力……?」卡洛婆婆瞧了眼遠方,已是到了昧爽時分,顧不上問知曉巫力強弱的方法,她直接道:「我先走了,之後再問你。」

話落,卡洛直接上了掃帚,率眾往安置夜承影的營帳去。

幻影目送著卡洛婆婆一行,眸中的陰鷙被他壓制下去,大陣已進入啟始階段,他得先通知自家師父,好讓師父準備離開才行。

當他到了段羽恒的營帳那處,那處卻已是被燒得七七八八,營帳的殘骸裡了無人跡。

他與流風幾個在營帳的附近轉了一圈,瞧見了一棵棕櫚樹上有掌風留下的痕跡,幻影心中有了數。

他們追尋著一些痕跡,看出這處在今夜並不平靜。

依那些痕跡看起來,與師父對打之人的武力並不弱,可當他們追著痕跡來到最後的戰場,卻發現師父與對方最後可能是兩敗俱傷地離開。

幻影正想著會是誰來與自家師父對戰時,有手下匆匆來報。

「大人,有人闖進大陣裡要救走寧芙。」

 

夜承影一行來到綠洲的時候,綠洲這處給人的整體感覺十分詭異。

分明是無風的夜,可綠洲的水波卻在盪漾不止。而綠洲這處的植物不少,可眼下卻是連一隻蟲的鳴叫聲也沒有。

在守衛部份,明面上守著的人不多,可暗地裡守的人卻是很多,且看那形容,那些人還不是一般的侍衛,都是練家子。

夜承影伏在附近的一棵矮灌木叢的後方,想著要如何靠近。

時間已臨近了拂曉時刻,再不到半個時辰就是黎明,如不能趁此殘夜,天亮後要救人是更加地困難。

並且,今日入夜的三更時就是進入了晦日,考慮到不少傷天害理、喪盡天良的巫陣都喜好挑選朔日或晦日這種無月亮的夜裡進行,所以夜承影想都不用想,要救坦亞就只有現在這一次機會而已,她一定要在入夜前將坦亞給救出來。

雖說她心知,以坦亞先前的占卜結果,坦亞最終會以非常慘烈的方式離開眾人。

可就如蕭鳴鴻所言,她們既然知曉了坦亞被抓到了這裡,怎可能任憑她被人送去啟陣而不管。

再如何她們都不該沒試過就直接放棄,或許坦亞那次的占卜其實失誤了也說不一定……

夜承影看了眼修苒,修苒點了點頭,修長的手指指了指前方不遠的三處地方。

那三處的暗中藏了三個守衛,修苒會選擇那三處是因那三個位置臨近且相連,能直接拿下的話,她們在中間那位置觀察綠洲,比較不易驚動兩側。

夜承影頷首,看向了蕭鳴鴻,蕭鳴鴻以暗號問道:用真氣麼?

她看了眼修苒,比了暗號:那算是第三重保障吧。

三人溝通結束,備好了真氣箭,從藏身處以風馳電掣之勢,往那三個方向去。

她們幾乎同時悄無聲息地出現在目標的面前,對著那人撒了點東西,在對方應對不及時不急不徐地點了對方的睡穴,最後再抱住那人,將之安置在原本守著的位置,以避免其他暗處位置的人發現變故。

處理完三人,夜承影站在那處俯視著整個綠洲,她看見了綠洲的底下隱隱約約好像有著什麼亮光,心中有不詳的預感。

修苒把安德莉雅帶過來在夜承影的身畔,夜承影道:「安挅,妳看妳在這處能不能瞧出來坦亞被關在哪兒。」

「好。」

安德莉雅凝神細看整個綠洲,甚至還念了咒文再瞧了瞧,她疑惑地蹙眉道:「怪了,整個綠洲都是寧芙的氣息……」

「整個綠洲都是?」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